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孤島求生
孤島求生 連載中

孤島求生

來源:掌讀520 作者:陳太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明 陳太平

簡介:輪船遭遇風暴觸礁,眾人流落孤島,海怪出沒,信任危機,霸凌行為,逃難,求生,艷遇,一座會吃人的孤島之上,大戲緩緩拉開帷幕!展開

《孤島求生》章節試讀:

第7章 絕路


「怎麼回事?」老八嚷嚷了一聲。

「我們被人下套了!」陳太平一咬牙,招呼眾人就跑。

但是就在這時候,身後忽然有幾道亮光打了過來。

緊接着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可以啊,你們膽子夠肥的啊,居然敢打老子的主意!」

說話的正是楊明,只見他手裡拿着槍對着四人,身邊跟着一個瘦高個,不是別人,正是馬老鬼!

而另外一邊,則是幾個端着標槍的楊明手下。

「馬老鬼,你算計你爺爺?」

老八睚眥欲裂,指着馬老鬼破口大罵起來。

馬老鬼輕蔑一笑,「麻煩你們用腦子想一想,就你們幾個窩囊廢怎麼可能是楊大副的對手?所謂良禽擇木而棲,你們腦子蠢,沒有資格活下去而已。」

「草擬嗎!爺爺草擬嗎,你這個畜生……」老八還想罵,邊上上來兩個人直接把嘴堵住了。

因為動靜太大,邊上的一些人此時也都被驚醒了,楊明大手一揮,直接把陳太平帶走了。

十幾分鐘之後,陳太平和老八他們被帶到一個懸崖邊上。

月光下,幾人排成了一對,而楊明的槍口正對着他們。

「陳太平啊陳太平,原本我還想留你狗命幾天,沒想到你這麼著急去死,行,我今天就成全你!」

楊明獰笑一聲,緊接着眼光掃過眾人,「我給你們兩條路,第一條是現在開槍打死你們;第二條,你們從這裡跳下去,或許還能游回沉船活下去。」

「對啊,或許還能活下去呢,如果你們命大的話!」

馬老鬼也陰惻惻的笑了起來。

頓時,矮子眼鏡居然嗚嗚嗚的哭了起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子尿騷味,他被嚇尿了。

「楊大副,我不是真心想要動手的,都是他們逼我乾的,只要你饒我一條狗命,我做牛做馬都……」

矮子眼鏡話還沒說完,只聽「啪」的一聲脆響,邊上的趙峰直接伸手一耳光掄了過去,把他直接打蒙了。

「是不是男人,真他媽丟人,不就是死嗎?」趙峰呵斥道。

老八這時候也扯着嗓門喊了起來,「楊老狗,有種給爺爺來一槍,爺爺堵你沒有種!」

「對,有本事就開槍,磨磨唧唧像個娘們!」

「嗚嗚嗚……」

三人都選擇了第一條,他們可不想被水鬼給活生生的撕了,要是變成跟杜三那樣,還不槍斃來得痛快。

陳太平沉默了沒有說話,對於他而言,第二條路或許能有活下去的機會,但是他還沒開口,楊明就冷笑了起來。

「想死的痛快?門都沒有,給老子跳下去!」

楊明一聲厲喝,也不管矮子眼鏡願不願意,一腳將他踹了下去。

一看這情形,陳太平嘴角一勾,主動轉身朝着懸崖跳了下去,老八和趙峰也跟着跳了。

四人全部跳下去之後,馬老鬼突然走上前來,「楊大副,你直接斃了他們不好嗎,他們這樣好歹也有一線生機,萬一……」

「萬一什麼?」楊明語氣陡然一冷,隨即他拍了拍馬老鬼的肩膀,「你啊,就是心思太多了,如果把你丟進海里,你覺得你能活下來嗎?」

馬老鬼張了張嘴,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之前他們有的人坐着救生艇都翻了,更何況現在陳太平他們連快板都沒有。

「這就對了嘛,走吧,這件事情不要對任何人說,有人問就說取水失蹤了。」

楊明說完,轉身就往營地里走。

這一夜,月光如同蒙上了一陣面紗,灰濛濛的。

雖然說現在還是夏季,但是深夜海水的溫度依舊冷的讓人發抖,特別是一想到那些潛伏在海水深處的水鬼,讓人止不住的渾身顫抖。

「活不下去,活不下去了,我們活不下去了……」

矮子眼鏡的哀嚎聲響徹海面,但是緊接着又是一陣清脆的耳光聲。

「你叫什麼叫,難不成想把它們叫過來?」是趙峰呵斥聲。

「嗚嗚嗚……」

月光下,四個人就這樣浮在海面上。

「接下來怎麼辦?」

老八一臉茫然的看着趙峰和陳太平,想讓兩人拿主意。

「要不然我們悄悄上岸去?」

趙峰沉默了片刻,冒出一句話。

「我覺得可以!這個海島那麼大,我們找個地方躲起來,楊明不一定找得到我們。」老八點頭同意。

陳太平卻搖了搖頭,「我覺得不行,先不說我們上岸會被發現,就算不被發現,淡水資源被楊明掌握,我們遲早會被發現,到時候下場肯定比今天還慘!」

聽陳太平這麼一說,兩人都點了點頭。

「那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趙峰一臉嚴肅的問道。

「去沉船!」

陳太平眼神堅定的看着西北方,那個方向正是沉船的方向。

「什麼?」

「絕對不行!」老八斬釘截鐵道。

「那不是找死嗎?」矮子眼鏡這會兒也是回過神來了。

「陳太平,你小子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水潭裡的那玩意兒,你是沒見到還是怎麼著?」老八氣不打一處來,他覺得陳太平肯定是瘋了。

「楊明的優勢在於他們手裡有武器,如果我們手裡也有武器,那就不用怕他們了,沉船的位置不深,如果我們能到那裡搞不好可以弄到武器,運氣好還能弄到一些肉罐頭。」

聽到陳太平提到了肉罐頭,三個人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

他們三人自打上島以後,加起來就吃了三個饅頭,半點油腥沒見到,哪像陳太平中午還吃了一頓網站炒蛋蓋澆飯。

「就算你說的對,我們怎麼到沉船那裡,總不能游過去吧?」

趙峰滿臉不解,他們現在身困體乏,肚子里還是空蕩蕩的,壓根沒有那麼多體力游過去。

「我有船!」

陳太平此話一出,眾人眼前一亮,頓時就跟打了雞血一樣。

「真的?」

「你什麼時候弄來的船?」

「船在哪裡呢?」

對於他們而言,雖然說海底下有水鬼潛伏,但是如果有船的話,還是能搏一搏的。

但是半個小時之後,當他們看到陳太平所謂的船時,一個個忍不住罵娘。

「你是在逗你爺爺我?這能叫船?」

老八看着陳太平的簡易帆船,頓時怒目圓睜,七竅生煙。

「陳太平,你是認真的?」矮子眼鏡滿臉沮喪。

陳太平點了點頭,「當初我跟任小姐就是坐這條船登岸的,你們要是不相信,可以留在這邊等我回來。」

他不願意太多廢話,辨別了一下方向之後,就爬上了木板,搖動船槳出發了。

剩餘的三人面面相覷,猶豫了幾分鐘之後,也都跟着上了船。

他們心裏都很清楚,就像是陳太平說的那樣,去找沉船或許有一線生機,留在這裡幾乎沒有活路。

四人出發沒有多久,一個很棘手問題就擺在了他們面前那。

這個問題就是季風洋流,陳太平來的時候藉助季風洋流很快就追上了隊伍,但是回去的時候卻是逆流。

沒有辦法,四人只能下掉船帆,四人搖動自製的船槳朝着沉船位置出發。

直到東方泛白的時候,雖然四人已經將距離縮短了三分之二,但是他們現在又渴又累又餓,連動一下都費勁。

陳太平抿了抿乾裂的嘴唇,手搭涼棚辨別了一下方向,隨後催促三人趕緊划船。

「動不了了,我動不了了,讓我死在這裡吧……」老八半躺在船板上,面色慘白,顯然已經疲憊到了極點。

而身體素質最差的矮子眼鏡,此時長着嘴巴,嘴裏出的氣多,進的氣少,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趙峰作為隊伍里年紀最大的,此時他也渾身疲憊,但是精神頭卻還行。

陳太平看着船上的三個人,心裏很清楚,他們不一定能堅持到沉船的地方,而僅憑他一個人也不可能到達。

難道,真的已經到絕路了嗎?

陳太平望着茫茫海洋,心中生出一種無可奈何的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