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相醫
至尊相醫 連載中

至尊相醫

來源:掌讀520 作者:陳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鍾豈默 陳母

簡介:鍾豈默地位普通,沒錢沒權,面對岳父岳母的不滿,前任的鄙視,情敵的嘲諷,豪門闊少的威逼,偶獲無上傳承的他,自此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
展開

《至尊相醫》章節試讀:

第八章 再見前任


鍾豈默眉頭一皺,這熟悉感,正是前女友許司婷和她閨蜜柳曼曼的聲音。

他轉過頭,只見身後走來一個眼泡浮腫、臉色蠟黃的短髮男子,許司婷親密地挽着短髮男子,柳曼曼走在另一邊。

「這一品園歸屬東方佳人集團,人均消費上萬,而且不是有錢就能進得去。今天我就帶你們見識見識,真正的高端消費是什麼樣的。」短髮男子意氣風發道。

趙建明,那一屆大學城裡出了名的富家紈絝少爺,很多愛慕虛榮的女學生被他用錢砸服氣。

趙建明身邊從來不缺女人,換女朋友更是比換衣服還快,沒想到許司婷竟是和趙建明搞在一起。

站在趙建明右邊的女人,鍾豈默也認識。柳曼曼,和許司婷是好閨蜜,大學時兩人在一個宿舍。

當初許司婷要和他分手,柳曼曼的極力攛掇,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鍾豈默。」

看到前面回過頭來的人是鍾豈默,許司婷一臉驚訝,「你怎麼會在這裡?」

柳曼曼聞言看向了前面,果然是鍾豈默,她一臉嫌棄道:「今天真是晦氣,出門沒看黃曆。」

見鍾豈默遇到熟人,陳欣然不想因為自己恐怖嚇人的模樣讓鍾豈默丟臉,悄悄地向後退了兩步,整個人藏在鍾豈默背後。

鍾豈默拉住陳欣然的手,他已經看透了愛慕虛榮的許司婷,對她早就沒了感覺,淡淡地開口道:「來這吃飯。」

「吃飯?!」

柳曼曼哼笑一聲,神色輕蔑至極。

她很清楚鍾豈默是什麼家庭條件,鍾豈默父親是毫無文化的臭農民,住在茅草屋裡,種着幾畝地,一年的收入都不超過兩萬。這裡可是一品園,通江有名的高端場所,人均消費過萬,鍾豈默連一品園裡的一杯涼白開都喝不起。

「呵呵!半年不見,你倒是比以前幽默了許多。」柳曼曼道。

「半年不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看不起人。」鍾豈默道。

「呵呵!你有什麼資格讓我看得起你。」柳曼曼譏諷道。

「你們認識?」趙建明問道。

「他叫鍾豈默,是婷婷的前男友,和我們是同一所大學的。」柳曼曼解釋道。

「鍾豈默,有點耳熟啊……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那個每學期成績都第一,年年拿獎學金的大才子么。」

趙建明嘴上稱鍾豈默是才子,臉上卻是一片不屑和鄙夷,笑道:「沒想到你還是我的前輩,真是幸會。」

「沒想到是趙少,久仰大名。」鍾豈默道。

「大才子這是帶朋友來一品園吃飯?一品園的規格有點高,大才子進得去嗎?」趙建明故意問道。

「瞧他的窮酸樣,平時連一品礦泉水都捨不得買,哪能在一品園消費得起。」柳曼曼譏笑道。

看了一眼鍾豈默,從頭到腳都是地攤貨,加起來不超過一百塊,許司婷心中無比慶幸。

她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這裡是一品園,通江有名的高端場所,人均消費過萬,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帶着你的朋友趕緊離開吧。」許司婷特意向鍾豈默解釋,並非出於善意,而是在告訴鍾豈默,如今他們二人已經不在一個層次上。

「趙少,我們快點進去吧,這裡的空氣都被人熏臭了,我感覺自己快要窒息。」柳曼曼道。

「兩位美女着急了,我就不方便和大才子多聊。一品園的菜肴味道還是很不錯的,大才子恐怕還沒嘗過。要不這樣,大才子你和你朋友就在這守着,我們吃完之後一定打包一點飯菜帶出來給你。」趙建明笑道。

「讓你們失望了。」鍾豈默冷笑一聲,不再理會三人,拉着陳欣然,拾階而上。

陳欣然現在已經知道一品園是高端消費場所,心中滿是緊張和擔心,她扯了扯鍾豈默的衣袖。

「老婆,跟着我,沒事的。」鍾豈默拍了拍陳欣然的手,柔聲道。

「裝什麼裝!」柳曼曼冷哼一聲,一臉鄙夷,打腫臉充胖子也要看地方,這裡是一品園,門口的保安根本不會讓鍾豈默進去的。

許司婷微微搖頭,鍾豈默為了身為男人那點可憐的尊嚴和臉面,非要進一品園。等會被門口保安驅逐,他就會知道,這個社會是多麼的現實。

趙建明饒有興趣地看着,他在等着看鐘豈默的笑話。

「兩位且慢……」見鍾豈默面孔生疏,一看就不是一品園的常客,保安立刻走過來查詢身份。

鍾豈默遞過去一張卡片,正是蘇子卿之前送給他的那張紫色鑽卡。

保安看到遞過來的卡片,臉色微微一變,眼中流露出震驚。

他們上崗之前,接受過集團的專門培訓,一眼認出這是集團的至尊鑽卡。

兩人穿着普通,保安本是要詢問一番,然後趕走兩人,沒想到鍾豈默竟是拿出了集團的至尊鑽卡。

保安小心翼翼地將鑽卡插入識別器中,顯示出鍾豈默三個字,隨後保安恭敬地將至尊鑽卡還給鍾豈默。

啪!

保安身體挺直,向鍾豈默和陳欣然敬禮,然後躬身道:「歡迎鍾先生光臨一品園,兩位請進。」

鍾豈默持有集團最高級的至尊鑽卡,意味着他是集團掌控者蘇總的尊貴客人,連蘇總都要恭敬對待的人,他一個小小的保安,自然要小心恭敬地對待。

鍾豈默點點頭,帶着陳欣然走進一品園。

站在台階下的許司婷和柳曼曼一臉震驚。

趙建明眉頭微皺,他是一品園的黃金會員,很清楚一品園的規矩。

一品園雖然是餐廳,但更如同私人會所,注重高端和私密。有錢也不一定進得去,還要有身份。

鍾豈默竟然進去了,而且看樣子,保安對他非常的恭敬,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一品園最近改變經營模式了?

「一品園這麼高端的場所,竟然放這麼低端的人進去,我看這一品園是不想好好做生意了。」

柳曼曼一臉不滿。

「他肯定是在這裡打工,和保安認識,才會這樣,一定是!」許司婷自言自語道。

三人在台階下方,視線被鍾豈默擋住,因此都沒有看到鍾豈默拿出的那張至尊鑽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