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龍婿
絕世龍婿 連載中

絕世龍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簡介:至尊歸來,只帶了三個部下,一個掌天,一個掌地,一個掌海!而他,掌命!展開

《絕世龍婿》章節試讀:

第4章 曾經往事如過眼雲煙!


聽到蕭戰的話,旁邊的醫生護士和路過的病人家屬,都傻眼了。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那個被送進搶救室的小女孩,還有這麼凄慘的遭遇,紛紛為瑩瑩打抱不平。

「真是枉為人母,連自己女兒都不顧,還去陪人喝酒唱歌,你根本不配做一個母親!」

「是啊!既然不想照顧,那還生下來做什麼,苦了孩子啊!」

「真是可憐的孩子,希望老天保佑,讓她平安度過此劫吧!」

江疏瑩腦海中被蕭戰和四周的討伐聲充斥着,整個人如失了魂一般,雙腿一軟,跌坐在了地上,淚水簌簌直下。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四周的人對着她指指點點,最後陸陸續續離開,只留下她一個人,纖薄的嬌軀還在微微顫抖,雙眼已經哭得紅腫。

她怎麼也沒想到,五年後和他的第一次見面,會是這般噬骨蝕心,讓人痛到無法呼吸!

而且,瑩瑩命懸一線,只有三天時間!

找不到匹配的腎源,一切都完了!

哭得有些麻木了,江疏瑩才起身,朝着抽血室走去。

廊道盡頭的窗戶口,煙霧繚繞,滿地都是煙灰煙頭。

蕭戰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眉心緊鎖。

他不知道自己的腎到底適不適合,但是只要有一絲機會,他都不會放棄。

畢竟,那是他的親生骨肉啊!

「能和我說兩句嗎?」

江疏瑩出現在蕭戰的身後。

不過,此時的她,面色慘白,一雙眼眶微微泛紅。

纖薄的嬌軀,憔悴的好似一片樹葉,風輕輕一吹就會倒下,看起來是那麼讓人心疼。

「還有說的必要嗎?」

蕭戰轉過身,看了江疏瑩一眼,心底說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可是,一想到瑩瑩此時的情況,心底再次被憤怒覆蓋。

他將手中的煙蒂扔在地上,狠狠將其踩滅。

這動作,就好像是在宣洩他心中的怒火一樣。

江疏瑩看着這一切,慘笑一聲。

淚水,悄無聲息的滑落。

「你這是在用你的行為,告訴我你心中的不滿,對嗎?」

「還是說,我們之間的感情,就是這麼一分不值?當年你對我的承諾,都是假的,是這樣嗎?」

他和她,在高中一場元旦晚會上相識。

一起學習,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學。

他是一個孤兒,靠着孤兒院老院長的支持,才大學畢業。

他勤奮、有上進心、愛笑,善良。

而她,是蘇城江家的大小姐,身世顯赫。

可是,就是這樣,她喜歡他,而他也喜歡她。

然而,他們在一起的事情,終究被家族知道了。

一個高高在上的富家小姐,而一個連家都沒有的窮孤兒。

她家族勒令,不準和他在一起,否則就找人打斷他的四肢,沉江!

而那一年,戰爭四起,全國上下,到處都是徵召令。

為了配得上她,他義無反顧的加入了戰鬥。

在他離開的前一晚,兩人難捨難分,度過了一晚。

沒想到,一次就中了。

他承諾,等他歸來,就會向所有人宣布,他配得上她!牽起她的手,帶她看盡世間芳華,一起白頭相守。

「我從來都沒有忘記,也從來不敢忘記。」

「當我聽到瑩瑩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難受,我的心有多痛!」

「你竟然能捨得把她一個人扔在醫院,你這個母親,真稱職!」

蕭戰笑了,笑得很悲傷,也很痛苦。

曾經的一切,果然還是在歲月里消磨得一乾二淨。

江疏瑩沉默了,只有淚水無聲的滑落臉頰。

「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沒有做到一個母親的職責。」

說完,她轉身離開了。

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會朝蕭戰怒吼:「你為什麼不問問我原因?你以為這是我想要的嗎?瑩瑩也是我的親生女兒啊,我難道不想照顧她嗎?」

蕭戰站在原地,沒有去追,只是聽到江疏瑩最後一句道歉,無比的揪心。

他很想說,該說對不起的人是他!

呼!

點了一根香煙,深吸了幾口。

就在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是雷霆的電話。

「龍主,我們到了,就在醫院大廳,您在哪?我們馬上過來。」

扔掉手中的煙蒂,蕭戰說道:「我在抽血室,你們過來吧。」

掛斷電話,打開窗戶驅散了些身上的煙味,走到了抽血室門口。

三分鐘後。

一名魁梧大漢和一名中年男子,帶着一隊老頭迎面走來。

在看見蕭戰的那一刻,魁梧大漢當即就要給蕭戰單膝跪下。

「免了,大庭廣眾下,不合適。」

蕭戰擺了擺手,示意讓雷霆免禮。

「是!」

蕭戰目光看向那名中年男子,淡笑道:「這位是王市尊?」

市尊王濤看着蕭戰,心想:這位就是世界第一組織龍王殿的主人,沒想到竟如此年輕!

他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為蕭戰回國的第一時間,國主便親自給他打過電話,在蘇城要給予蕭戰一切方便。

他連忙恭敬道:「正是在下!」

蕭戰說道:「以後在蘇城,還望王市尊多多關照。」

王濤受寵若驚道:「應該的,蕭先生以後儘管吩咐!」

蕭戰點了點頭,這才看向他們身後的四名老先生,恭敬道:「諸位老先生,小女重病,還望你們竭盡全力救治好她,之後,蕭某必有重謝!」

四個老先生連連點頭,他們雖然不知道蕭戰的身份,但能讓市尊都卑躬屈膝的,一定大有來頭。

碰面後,蕭戰立即帶着他們前往重症病房。

可剛到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你們不能進去,裏面是重症病人。」

蕭戰沒有開口,王濤快步上前,厲聲喝道:「再不讓開,讓你們的院長陳萍萍來見我!」

那醫生仔細看了眼王濤,頓時嚇得一個哆嗦:「見……見過市尊大人!」

「我們要進去看個病人,你在這裡守着,沒有我的允許,不準任何人進入,知道嗎?」

那醫生哪曾這麼近距離和市尊接觸,嚇得連連點頭。

病床邊,蕭戰滿臉心疼的看着瑩瑩帶着呼吸機的模樣,拳頭都握得咯吱作響。

而雷霆和王濤看到性命垂危的瑩瑩,都一陣揪心。

四名老醫生開始檢查,蕭戰站在窗口邊,等待他們的消息。

兩個小時後。

噗通!

包括雷霆在內,幾個人全部跪在了地上。

「龍主……」

雷霆冷汗直冒,完了,這天,要塌了!

剛剛一名老醫生偷偷告訴他,龍主女兒的病,是被人服用毒素患上的!

蕭戰看着跪在地上的幾人,眉心擰成了一股,眼神冷厲如刀。

「說!到底怎麼回事?」

雷霆知道,瞞不住的。

「龍主,小姐的病,是……是被人故意長期服用慢性毒素才患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