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狂龍
都市狂龍 連載中

都市狂龍

來源:掌讀520 作者: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簡介:忍辱前行十數載,一朝重返豪門行
昔日的窮小子,化身神豪捲土重來,在這裡曾經失去的一切,他誓要一併奪回!展開

《都市狂龍》章節試讀:

第3章 聽不懂人話


廠房內,葉晨剛準備追問卡蓮關於父親的事情,就聽到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

「少爺,您的電話。」

身邊的保鏢立刻將手機遞過。

見屏幕顯示是呂娜來電,葉晨眉頭微皺,接通了電話。

「葉晨你特么跑哪去了?」

「死了你?這麼半天不知道回消息!」

「錢呢!還結不結婚了你。」

「老娘的話不管用了!?」

葉晨還沒開口,電話那頭就是一陣轟炸。

想到自己被綁架時呂娜的態度,葉晨頓時火冒三丈。

衝著電話就怒吼起來。

「結你媽結,老子被綁架了,你還想着那六十萬,我特么給狗,也不給你們家這群王八蛋花!」

「葉晨你這廢物,真給你臉了,敢這麼和我姐說話,我特么弄死你……」

呂浩話沒說完,葉晨便將電話砸在了地上。

「艹!」

葉晨罵了一聲,衝過去又狠狠跺了幾腳。

錢錢錢!

自己這幾年的付出,難道還沒這些紙重要?

拿出兜里的銀行卡,葉晨眼底一陣寒光掠過,連連冷笑幾聲。

「雖然我很討厭你這種拿錢砸的補償方式,但你確實讓我有了新的選擇。」

他衝著卡蓮等人乾脆無比道。

「帶我回我的出租房。」

卡蓮一臉激動,不由分說得就拉着葉晨胳膊,出了廠房。

容不得葉晨多想,幾人便將他塞進了一輛加長的林肯里。

轎車一路前行,直到停在了一處公寓區外。

他的母親住在郊區的鄉下,如果不是為了和呂娜家近些,葉晨也不會住在租金如此高昂的地方。

「你們不用跟過來了,我就收拾些行李。」

葉晨擺了擺手,準備拿走行李回鄉下和母親有個交待。

母親到現在還等着他帶新娘子回家呢!

卡蓮哪裡同意,好說歹說派了四名保鏢跟着。

回到自己狹窄的一畝三分地,葉晨還是有些如夢如幻。

這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好不容易又起來了,居然還是以這種方式!

不過他接受能力也強,連忙讓幾人去收拾自己行李。

剛去客廳倒杯水,就聽一陣急促的拍門聲響起。

砰砰砰!

動靜之大,險些讓葉晨一口水嗆死。

「姓葉的,快開門!」

這聲音,是丈母娘?

「開門!小兔崽子,我知道你在裏面,快給老娘開門!」

「別躲裏面不吭聲,我剛看到你進來!」

「有本事逃婚,有本事開門啊!」

葉晨撇嘴,上前便打開了房門。

丈母娘白翠芳的臉,瞬間出現在面前。

見到葉晨,白翠芳頓時一陣惱怒,劈頭蓋臉的罵道:「好你個廢物,竟然躲在這裡!」

躲?

葉晨不屑一顧,這可是他自己家。

未婚妻呂娜的聲音緊隨其後。

「葉晨,你還想不想結婚了?錢呢!到現在連個影都沒有!」

葉晨這才看到趾高氣昂的呂娜。

此時呂娜已經脫去了婚紗,一身緊身的夾克,穿着皮褲,多了些許風塵氣息。

「是你剛才沒聽清我電話里說的嗎?這婚我不結了,還有趕緊把我那二十萬和捷達還我!」

「什麼?你說不結了?」白翠芳尖叫出聲,質問道。

「你說不結就不結啊!」

葉晨冷哼一聲,無視面前的呂娜,看向白翠芳。

「大嬸,你是耳背還是聽不懂人話嗎,要不要我用外語說一遍?」

說著,葉晨氣沉丹田,一字一句,鄭重無比的說道:

「汪汪汪汪汪!」

白翠芳氣的險些直接昏過去。

「你!你這個王八蛋,我女兒都懷孕兩個月了,你現在始亂終棄,你還是人嘛!」

對方不說懷孕這事還好,葉晨臉色一沉就要質問呂娜。

那晚自己被灌醉究竟和呂娜發生沒發生關係?

噌!

還未張口,一道身影便沖了過來。

弔兒郎當的呂浩直接一把揪住了葉晨的衣領。

「不娶我姐,還想要我們退你錢?特么的信不信現在弄死你!」

葉晨見狀,頓時怒火中燒。

「不退那咱們就法院見,那二十萬彩禮的轉賬記錄銀行清清楚楚,車也是我出資購買。」

「現在雖然寫的是你呂娜的名字,但當時我可是真正的出資人,白紙黑字,咱們看看法院判誰!」

葉晨一番話,將三人嗆的面面相覷。

呂娜更是氣的面目猙獰。

「就那點錢你還好意思拿得出手?我弟哪雙鞋不是兩千打底!你個窮逼下三濫,咱們就法院見,誰怕誰啊!」

「就是,真以為我女兒嫁不出去啊?娜娜,媽這就給你安排相親,咱閉着眼都能找個百萬富翁,讓這土狗瞧瞧!」

說著,白翠芳便裝模作樣地掏出了手機。

「打啊!讓我看看,究竟是哪個傻子,肯要這麼一個帶球的!」

葉晨一句話,徹底激怒了呂娜。

她幾步便上前,抓住了葉晨的衣領,甩手就是一個耳光。

葉晨反手抓住她的手腕,冷笑連連。

「我現在可不會像狗一樣對你!」

以往呂娜仗着懷孕,沒少對葉晨提出無理要求。

那次喝醉究竟發生了什麼,只能呂娜說什麼是什麼。

之後呂娜也從來沒讓葉晨碰過她,導致他也不止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接盤俠。

呂娜的流言蜚語不少,但一想到自己追了這麼多年,他一直選擇不信。

此刻見呂娜對自己的態度,他動搖了。

「你少拿懷孕當借口,我之前就納悶那天醒來床上怎麼那麼平整,這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我還要問你呢!」

呂娜氣急,就要抬腿踢去。

被葉晨猛地一推,撞在了門上。

她尖叫道:「你個土鱉敢打我!」

「CNM,你敢打我姐!」

一聽這話,小舅子呂浩立刻上前,照着葉晨臉就是一拳。

砰!

四個黑衣保鏢從卧室內走出,氣勢洶洶。

其中一個,抓着呂浩便是左右開扇,大耳巴子如同風扇般呼呼作響。

為首的保鏢怒目圓瞪,滿嘴外語單詞。

突然冒出這麼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佬,白翠芳母子三人徹底蒙了。

「好啊,你個白眼狼居然敢叫人打我兒子!」

白翠芳衝著葉晨就是一通臭罵!

「我們家對你這麼好!現在你居然叫外人打我們!你個王八蛋,別說六十萬了,就是六百萬,你也別想我會把女兒嫁給你!」

白翠芳越說越激動。

聽得葉晨卻不禁暗罵對方無恥。

對自己好?好個機掰!

就差沒把自己當奴隸使喚了!

眼瞧白翠芳就要上前撕扯葉晨,身旁的保鏢毫不留情的一把推開。

「快放開我兒子,不然我報警了!」白翠芳尖叫,驚魂未定。

一句話沒說完,呂浩便又被扇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