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佞臣嬌妾
佞臣嬌妾 連載中

佞臣嬌妾

來源:掌讀520 作者: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介:林宛白以為顧文博就是她值得託付一生的良人
直到對方親手把她送給另一個位高權重的男人! 深宅後院里,她看似得盡寵愛,卻不過只是男人豢養的金絲雀
生死榮辱,全都系在對方涼薄的真心上
於是她假意順從,小心討好,在男人沉醉於她的溫柔放鬆警惕時,走得義無反顧! 宋瑾淮以為給她錦衣玉食,給她美玉珍珠,便是給她足夠的寵愛! 可他不明白,林宛白要的從來都只是平等的相處和尊重
直到有一天,她飛出他編織的華展開

《佞臣嬌妾》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送人


天空接近黃昏,一輛馬車晃晃悠悠地鑽進了一條衚衕里。

顧文博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聲音也愈加絕望和嗚咽:「宛娘……你,你不要害怕,雖然往後我不能陪在你身邊,但你上有高堂需照顧,你……一定會勇敢的走過去的,對嗎?」

「走過這一片漆黑的夜,便會有曙光,那個時候你就什麼都不用怕了……我知道的,你一定能行……」這沉悶的話語,最終也不知是對誰講。

隨着馬車慢慢地停下,一戶高牆深院的後門快速打開,門內兩個婆子疾步走了出來,具是膀大腰粗,好不兇悍,讓人不敢輕易招惹。

「顧舉人該下車了罷?」一穿靛藍色舊衣裳婆子走上前,直接伸手掀開了車簾,她臉色不耐,雖然很努力的壓制着,但在看到他清秀如竹的模樣後,眼風裡依然帶着些許詫異和鄙夷的打量。

這種蔑視以往必定會讓他滿腔怒火的上前理論,而如今只能狼狽而逃。

他挺直了背脊,理齊了衣裳,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落地後他的身形晃了一晃,卻又穩穩地疾步向前走去,消失在衚衕里。

幾個婆子半抱半扶着林宛白坐了轎,手腳麻利的抬着轎子從後門進了去。

沉香院守門的婆子早已得到消息,一聽到動靜就開了院門,把人放了進去。

一行人直接進了沉香院的西廂房安置好了林宛白,就要退出去,那靛藍色的舊衫婆子臨走前忍不住抬眼朝床上看去,那人兒容貌極盛,一派風流綺麗,如此容貌風華恐與仙人無異。婆子不禁一愣,隨即被身旁的人拉了一下跟出了西廂房。

那婆子出了沉香院,還未緩過神來,情不自禁地感嘆道:「我活了這麼多年,還從未見過這樣標緻的人物,難怪……」

「慎言!」早先拉她一把的婆子又捅了她一下。

這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能容她們這些下人津津樂道,更何況沉香院里住的那位爺也不是個一般的人物,知縣大人在他面前尚要卑躬屈膝,哪裡輪得到她們說三道四。

再說這本就不是什麼好差事,沾得太多了說不準還要惹一身的騷。

幾個婆子步履匆匆的離開了。

林宛白悠悠轉醒已是傍晚時分,屋內傳來一道陌生的男子聲音:「這麼久了,還沒有消息嗎?」

回話的人聲音略顯躊躇:「暫時還沒有……不過……」

僅是這幾句話,就已經把林婉白嚇得魂不附體了。

她驚得霍然坐起,惶惶地望向那兩男子談話之處。

正對面窗前的塌上坐着一個身穿黑色程子衣,輪廓深邃的青年男子,他坐姿不羈,一腿曲起長靴踩在塌上,隨性地把玩着手中馬鞭,顯然剛外出回來,一副隨心所欲的姿態。而他對面站着一個男子,背影同樣十分挺拔。

宋瑾淮聽到動靜,抬眼略一掃,手中的馬鞭一下下隨意敲打在茶桌的側面,輕笑一聲:「醒了?」

站在一旁的於才良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你到會趕上好時候,我這剛進來,你便醒了,是迫不及待的想見我一見?」他面含笑意語氣戲謔,側臉看她。

夕陽已落半,林宛白躺在屋內深處的床上掙扎着起身,聲音帶着驚惶地問:「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