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
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 連載中

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東南西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秦 季新晴 現代言情

結婚六年,季新晴卻一直是個處,只因丈夫說他性無能
深夜的神秘短訊,讓她捉到了丈夫和小三的姦情
為了孩子,她選擇忍氣吞聲
可是,她的默默忍受,換來的卻是丈夫更加無情的羞辱!她遞上一紙離婚書,轉身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深陷男人的柔情蜜意不可自拔時,她才突然發現,這一切的一切,原是早就精心設計好的一個局
展開

《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章節試讀:

第006章 當好你的家庭主婦


孟秦閱有心與她和好,幾次夾了她喜歡的菜到她碗里。

可是,季新晴只覺得好笑。

是不是,若她沒有幫他掩蓋性無能的事,他就跟她翻臉了?

況且,季新晴如今已經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真的性無能。

照片、香水,那麼多似是而非的證據……

晚上,季新晴安頓好孟闌珊後,才回了房。

孟秦閱躺在床上,似乎睡著了。

季新晴盯着他看了幾眼,然後進了浴室洗了澡,輕手輕腳地上了床。

她背對着孟秦閱。

可躺下沒多久,她就聽到背後傳來動靜。

她的身子陡地落入一個熟悉的胸膛。

季新晴的身體有些僵,「秦閱,你沒睡?」

她努力扳開他的手,可孟秦閱卻越抱越緊。

他蹭了幾下她的後脖頸,輕聲開口,「昨晚是我衝動了,對不起新晴。」

他將手覆在她的臉上,「昨晚打的是這裡吧,還疼嗎?」

隔了一天,季新晴早就不疼了。

可此刻,聽着孟秦閱的關懷,季新晴的眼眶還是很沒出息的紅了。

她沉默着沒回答。

孟秦閱自顧自地繼續說,「你也知道的新晴,爸已經老了,他最近將孟氏的好幾筆大單子都交到了我手上,我不能讓他失望吧?」

「我最近壓力有點大,你也不體諒着我一點,昨晚我都明確的告訴你我在加班了,你還突然跑來查房。」

「你知不知道你這突然跑過來,差點毀了我追了這麼久的單子。」

「我們都在一起那麼久了,你還不信我是什麼樣的人嗎?」

「不過昨晚,我也不好,動手打你是我的不對,我一將你趕走就後悔了,可我是男人嘛,男人總愛那些個面子,我又放不下臉面跟你道歉。」

孟秦閱輕輕地將手搭在了季新晴的手上。

又小聲的開口說,「新晴,對不起,你原諒我了吧?」

季新晴吸了吸鼻子,好久後才悶悶地「嗯」了一聲。

孟秦閱低頭向她道歉,她沒有死咬不放的道理。

雖然,季新晴還是有些不安,可只要一想起孟闌珊,她還是決定忘卻那些不快。

她身後的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的父親。

她要相信他。

……

這段日子裏,季新晴把重心放在了「星空」上。

資金已經用掉了一大半。

「星空」機構的很多活動都無法再展開,很多部門也凝滯住了。

季新晴不得不出去找尋新的贊助商。

可無論她怎麼勸說,那些人就是不願意投資。

那些企業家拒絕的理由,與王老闆都是一樣的。

他們都不願意把錢浪費一個吃錢的機構上。

實在沒辦法了,季新晴開始清算她的金庫。

可算來算去,也只有兩萬左右,根本撐不了多久。

「唉。」望着紙上的數字,季新晴嘆了口氣。

怎麼辦?

難道「星空」真的要倒了嗎?

孟秦閱正好走進來,看見她緊皺的眉,上前一步問,「你最近在忙什麼?我看你煩神都好幾天了?」

季新晴本想搖搖頭說「沒事」的,可看着孟秦閱,她突然起了個大膽的主意。

她拉着孟秦閱坐下,「秦閱,我跟你商量個事。」

「嗯,你先說說看。」

「你還記得我三年前成立的那個慈善機構嗎?」

孟秦閱眉頭一皺,「你指的是『星空』?」

看着季新晴點頭答應,孟秦閱的臉色有些沉。

當初,她成立「星空」機構時,他就極力反對過。

一個女人,成天在外邊拋頭露面像什麼話。

孟家又不是養不起她。

更何況,她還是孟家的少夫人。

她的一舉一動,都代表着孟家的顏面。

想到這裡,孟秦閱的眸底變得有些不快,他的聲音也跟着沉了下去,「那你現在要跟我商量什麼?」

季新晴一直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緒里,並沒有發現他的情緒變化。

她猶豫了再三才開口道,「秦閱,是這樣的,機構最近有個大困難,我想、我想請你幫個忙。」

孟秦閱並沒立即答應,只是望着季新晴問道,「什麼忙?你先說說看?」

季新晴將「星空」遇到的資金問題一五一十的說了。

說完,她就小心翼翼地再次問,「那你覺得怎麼樣?秦閱,你肯幫我這個忙嗎?」

本來她也不想找孟秦閱的,可是眼下,她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除了找孟家當投資商,她想不到更好的選擇了。

見孟秦閱沉默,季新晴又再次出聲,「秦閱?」

「你肯幫——」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孟秦閱就突然站起了聲,冷冷地盯着她,「季新晴!夠了!」

那晚過後,兩人間的相處模式一直都是極其溫情的。

季新晴被他的反應搞得有些愣,「秦閱你——」

孟秦閱此時也意識到自己的舉動過火了,緩了緩語氣,可依舊沒有好臉色。

「新晴,我三年前就跟你說過什麼?」

「醫生都說了,小闌珊的情況極其罕見,她恢復的希望幾乎為零,可你偏不信,還為她成立了什麼機構。」

「我那時就反對你,讓你不要再浪費精力,可你死活不聽,大把大把的時間和金錢砸了進去。」

「結果呢?新晴,你告訴我,三年來,你一共醫好了幾個孩子?」

季新晴愣愣的看着他。

她忽然覺得他好陌生。

「秦閱。」

孟秦閱卻又打斷了她,又說,「季新晴,你是我老婆啊,你現在是孟家人了啊。你知不知道你的一舉一動都代表着孟家的臉面,萬一你應酬的時候不小心——」

他沒繼續說下去,只是突然改了口,「季新晴,我告訴你,孟家的錢也是我和咱爸辛辛苦苦賺來的,我不會讓你糟蹋孟家的錢。」

「我勸你還是趁早放棄那個機構,好好在家裡做個家庭主婦。」

「當然,你如果還是固執己見,我也不攔你,只不過,孟家的錢,你想都別想。」

說完這句話,孟秦閱就看都不看季新晴一眼,直接離開了。

季新晴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

原以為,會得到丈夫的支持,卻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話。

好好的在家裡做個……家庭主婦?

原來,他一直都是這樣想的啊。

他從來都沒有看好過她,他把她在外面的打拚視作了孟家的恥辱。

季新晴失落地看向手上的數據。

可是,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小闌珊啊。

她只是想醫好小闌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