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驅魔甜妻:老公是只小狼狗
驅魔甜妻:老公是只小狼狗 連載中

驅魔甜妻:老公是只小狼狗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桃花泛濫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夏沫 李俊 武俠修真

遇到一隻會撒嬌賣萌求原諒的大狼狗你會怎麼辦?反正夏沫是一時心軟收留了
從此,她的生活就開始充斥着各種詭異事件
但最詭異的,卻是小狼狗居然變成了俊美男人!被迫繼續跟這個披着汪星人外皮的惡魔一起同居就算了,他憑什麼不准她跟其他男人交往!最鬱悶的是,他竟然還要訓練她成為驅魔師?有沒有搞錯,她可是什麼都不懂的菜鳥啊!展開

《驅魔甜妻:老公是只小狼狗》章節試讀:

第4章 所謂的名導演


  這樣的事情,在演藝界並不少見,瘋狂粉絲尾隨喜歡的偶像,送上一些噁心的東西,看着眼前的衣服,夏沫不得不欣賞這個瘋狂粉絲的眼光。

  小黑狗見夏沫獃獃地看着衣服,它緩慢地站起身朝着她的方向走去,用胖乎乎的小爪子輕輕地觸碰她的手機。

  「叮鈴鈴——」

  手機聲突然響起,讓夏沫整個人尖叫出聲,看着電話上閃爍的名字,她才鬆了口氣。

  「我剛才忘記告訴你,記得明天穿上那件衣服。」李俊還未等夏沫出聲,一口氣說完,「好了,早點休息。」

  李俊說完就掛上了電話,夏沫愣了半響,眨眨漂亮的雙眸才反應過來。

  「該死的李俊,早一點說會死啊!」想到剛才被嚇得心臟病都快出來了,夏沫癟了癟嘴,將電話丟到一邊。

  小黑狗蹲在地上,張大嘴打了個哈欠,搖晃着肥胖的身軀跳到夏沫的大腿上,轉了一圈,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躺了下來。

  第二日。

  手機鈴聲一直在房間里響,沒有人接聽。

  夏沫依然熟睡,沒有絲毫被吵醒的跡象,她雙手抱着抱枕,將半個身子掉在沙發外。

  小黑狗歪着頭看着她極其不淑女的睡相,還有蓬亂的頭髮,轉身離開。

  手機還在響,似乎要將夏沫叫起床才會甘心。

  小黑狗跳到手機邊,李俊的字樣一直閃爍不停,它咬着手機,朝着夏沫的腦袋甩了過去,正巧砸在她的腦門上。

  「唔……」夏沫頓時被驚醒,一下子滾下沙發,發出沉悶的響聲,她緩慢地坐起身,用手捂着額頭,正巧看見身邊的手機不停地閃動,她一個冷顫,立刻想起來今天有約,「喂,我……」

  「喂個屁!夏沫現在都幾點了?我從早上八點打電話到現在,我差點就報警了!」李俊劈頭蓋臉地吼道,「現在十點十分,我限你在三十分鐘內給我趕到,否則不要怪我不講情面!」

  「我已經出門了,堵車……對,堵車。」夏沫趕緊站起身,朝着衛生間奔去,將電話夾在臉下,一邊擠着牙膏一邊打開浴缸里的熱水。

  「堵車?我認識你這麼多年,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德行嗎,就算你現在在外太空PK異形獸,也給我趕緊滾回地球!」李俊的語氣稍微鬆了一點,「記住,你只有三十分鐘!」

  夏沫皺皺眉,將電話關上,趕緊洗漱。

  她看着穿衣鏡中的自己,嘴角浮現一絲自信的笑容,紅色小禮服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段顯得更加火辣,穿着白色高跟鞋的美腿更是修長吸引目光,配上白色的兔毛小背心,加上珍珠項鏈,可愛調皮中不適穩重。

  蓬鬆的波浪頭自然地垂落在胸前,妖嬈嫵媚不失高雅。

  只是眼睛上的紗布是唯一的缺陷,她皺皺眉頭,狠了狠心,將紗布扯了下來。

  「嘶。」夏沫低聲呼疼,看着手中的紗布還滲着血,順手丟在旁邊的垃圾桶里。

  她此時才發現右眼的視線模糊不清,大多數都是一團黑影,根本就看不清楚任何東西。

  夏沫將臉湊近鏡子,眼皮上的傷口並不是很嚴重,用遮瑕膏完全能夠遮擋,但是讓她恐懼的是,傷口划過她的眼球,她的左眼能夠清楚的看見右眼上的傷痕,很深,直直地一個傷痕。

  「真是一群庸醫,都快瞎了還說沒有什麼大問題!」夏沫嘖了一聲,帶上墨鏡拿上LV最新款的手提袋出了門。

  小黑狗回頭看着亂成一堆的房間,無奈地「汪」了一聲。

  十點四十分,夏沫的身影準時出現在島嶼咖啡廳,她一看就看見李俊的身影,就快速走了過去。

  「不愧是飆車女王,一分不差。」李俊下意識看了手錶,帶着一絲無奈的語氣道,「MCE正在出席一個會議,見我們的時間不定。」

  夏沫一聽,整個人頓時放鬆下來,給自己點了杯卡布基諾。

  「你去店裡換了顏色?」李俊雙手合十,翹着二郎腿上下打量着夏沫,「不過這顏色的確不錯。」他指的她身上的裙子。

  「我拿到手裡就是這個顏色啊,難道不是?」夏沫聽聞頓時一驚,反問道。

  「你知道我的品位,怎麼可能會選紅色的給你,還是艷紅色。」

  夏沫雙手緊緊地捂着咖啡杯,手掌傳遞過來的溫度無法中和全身的冰涼。

  她知道這家衣服是出了名的貴,而且款式質量都是第一無二的,每一款只有三種顏,每種顏色只有一個型號,所以那家店是絕對不會送錯貨的。

  如果不是李俊,會是誰給自己送這件衣服?

  就在夏沫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李俊給她一個眼神,她知道,他們要等的人,已經來了。

  她優雅地回過頭看着,岑日鋒帶着一個妖嬈的女人走了進來,這個女人是當今最紅的女歌星,魏雅莉。

  夏沫和李俊緩慢地站起身,朝着兩人微微點頭。

  「我以為我會比你們早。」岑日鋒坐在夏沫身邊,用手撐着下巴,視線全停留在她的身上,眼中透着不屑和輕蔑的笑意,「沒想到你們比我更早。」

  夏沫端坐身子,緩慢地將墨鏡取下對他莞爾一笑:「岑導可是我喜歡的導演之一,怎麼也不能讓我的偶像等吧。」

  「呵,如此說來,夏小姐也曾看過我導過的片子了?」岑日鋒嘴角的笑意更濃,雙眸中閃着驚艷的光亮,「不知夏小姐最喜歡看的是哪一部?」

  夏沫的嘴角有些僵硬,她憋了李俊一眼,對方卻當做沒看見,一臉的陪笑。

  「岑導的每一部片子都讓人過目難忘,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夏洛之城,唯美不乏真實,有點遺憾才是人生,現實也正是如此。」夏沫看着對方抽搐的嘴角,眼睛微微一彎,「這只是我一個小粉絲看法。」

  真沒想到讓她崇拜的岑日鋒竟然是這樣一個眼高於頂、驕傲自大的人,她沒有說對方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那部電影,而是故意提起他票房最差的一部片子,挫挫他的銳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