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天驕長公主
重生之天驕長公主 連載中

重生之天驕長公主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魈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希言 慕容決 現代言情

她,集上天所愛的長公主,嬌縱任性
一切她都觸手可得,但一切也因她的驕縱毀滅
國破家亡,上吊自盡
重生之後又會面臨怎樣的命運? 他,腹黑邪魅,玩弄朝政於鼓掌之間
卻與長公主指腹為婚,他是否能看清自己的心意
而她,是否願意再次沉淪
……展開

《重生之天驕長公主》章節試讀:

第7章 :會面


她出去後本想找家客棧住着,但想了想,不知茵兒此刻在宮中已經焦急成了個什麼樣子,便又回宮了。

宮人乍看見長公主簡直熱淚盈眶:「殿下,您可算回來了,今天陛下來找您了,日後別再偷溜出去了,奴婢的膽子都被嚇破了。」

鳳希言一愣:「父皇找我做什麼?」既然現在這些宮人都還在,應該沒有出什麼大事。

宮人道:「陛下說久未見到殿下,思念殿下才過來的,不過我們說殿下正在沐浴,陛下就回去了。」

鳳希言點點頭:「明早我去給父皇請安。」今天是不可能了,已經太晚了。但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齊帝找她不應該只是想念她,若是真心想念她,也該是傳聖旨叫她過去,或者叫她去皇后處相見。

次日一早,鳳希言趕在早朝前去拜見齊帝。齊帝正在喝早茶,見了她眉心微蹙,但旋即又舒展開:「希兒,過來。」

鳳希言站起身,乖順的走過去,問道:「父皇找兒臣有何事?」

齊帝嘆了一口氣:「外族突厥近日蠢蠢欲動,而我大齊的國力已經大不如前,希兒,父皇很是擔心你們。」

鳳希言垂下眸,道:「兒臣不能為父皇分憂,反而還要連累父皇擔心,實在慚愧,但我大齊猶在,父皇不應過早哀嘆。」

「你說的對,不過你年齡已經不小了,可有中意的人?」齊帝問道。

鳳希言斂眉道:「暫時還沒有,父皇急着把我嫁出去嗎?」

「這是什麼話?若不是突厥蠢蠢欲動,父皇自然會給你更多的時間去選擇,但現在情勢急迫,你需要一個歸宿。」

根據段岳彙報的情況,有人在給突厥通風報信,那麼大齊在內外夾擊之下必定岌岌可危。他需要給鳳希言找一條退路。

鳳希言斂了斂眸,行禮直言道:「父皇想讓我嫁給誰?」

「段岳你可見過?」

「有印象,段大人青年才俊、一表人才。」此言倒是不假。上一世鳳希言跟去邊境時見過段岳,段岳的身份是軍師,一身白衣、眉眼冷峻,說話卻溫和。

齊帝點了點頭:「既然你也沒意見,你們便見一面。」

外臣不方便出入內宮,而最近皇后染恙,鳳希言不想去攪擾她,最後約定兩日後在宮外的五味居見面。

五味居是個酒樓,格調雅緻,專門為達官貴人開辦的酒樓,門檻極高,尋常人家根本就不可能進來。

鳳希言到的時候段岳已經到了,他躬身頷首:「臣段岳,拜見長公主。」

「段卿免禮,在外不必拘禮。」鳳希言微微頷首,落座:「坐吧,我此來的意圖,想必你已經知道了。」

見他不說話,鳳希言心裏便有了底,道:「我知道我的名聲不好,你不願意做我的駙馬。」

「臣不敢。」段岳客氣道。他與慕容決交好,對鳳希言這個人也有幾分了解,認真說來,他的確不願意沾染上這樣的女子,不論她是否是公主。

鳳希言苦笑道:「我知道你們怎麼看我,不過你大可放心,我不會招一個不情願的人做駙馬。」重生之後她真的變了,話都不敢說的太滿,唯恐以後有什麼變數。

段岳微愣,這個公主與他想像中有些不一樣。但到底在官場翻滾好幾年,他很快笑道:「我明白,公主與駙馬定會兩情相悅,我提前祝公主駙馬百年好合。」

他舉起茶杯:「以茶代酒。」

鳳希言喝盡了一杯茶,斂起情緒道:「段卿,我開門見山吧,陛下既然一定要我來,那麼便有他的道理,所以,你我回去之後不能直接拒絕。」

段岳一愣,心道齊帝還是這樣,上一次強行要慕容決娶鳳希言,這一次難道要強迫他娶鳳希言?大齊的長公主,竟成了個沒人要的,需要老皇帝強塞。

「臣但憑殿下吩咐。」段岳心裏轉了無數個彎,說道。若是鳳希言說的不如他的意,他陽奉陰違也就是了。

鳳希言笑了笑,也不計較他這話是否真心。憑她以往的功績,段岳沒有冷眼看她已經是給她留了足夠的面子了。

他們坐的地方並不是十分的隱蔽,位置是鳳希言選的,她想着耽擱不了太久,而且說的事情也不能算是秘密,所以只是在三樓定了個清靜些的位置。

此刻,除了他們之外並沒有其他人,但有腳步聲往這邊傳過來。鳳希言下意識往門邊看了一眼,便看見了慕容決和太子鳳琰,同時慕容決也回過了頭。

「殿下。」慕容決頷首,與鳳琰一同坐了下來,兩個人變成了四個人。

鳳琰並不知道他的寶貝妹妹要來相親,奇道:「希兒,你是一個人來的?」連半個隨從都不帶,果然是膽子大了。

鳳希言道:「並不是什麼大事,況且也沒什麼人認識我,所以我就一個人過來了。」

「你來見段岳有什麼事?」鳳琰這才問道。

慕容決也看向鳳希言,她把事情如實說了,道:「兄長,你說我該怎麼辦?」

鳳琰與段岳接觸不多,但看着卻是一表人才,不過他妹妹高興最重要。他道:「你不願意與父皇直說便是。」

慕容決問道:「長公主殿下是否有什麼苦衷?」

鳳希言笑道:「我能有什麼苦衷?慕容將軍多慮了,只不過暫時不想被束縛。」

「太子殿下,您與慕容將軍過來可是有國事要談?」段岳拱手問道。有些事情人越多越麻煩,他約了朋友去打馬球,再談一會兒就要晚了。

鳳琰擺手道:「也不是什麼要緊事,還是希兒的事重要,希兒,你可有主意?」

慕容決看向鳳希言,想看看這丫頭會怎麼解決,他道:「公主想必已經有了解決的法子。」

「有個算不上辦法的辦法。」鳳希言回望了慕容決一眼,視線又從其他人身上掃過,道:「段卿,此事還需你配合才行。」

她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兩個人假裝兩情相悅,但要先說服齊帝別賜婚,把婚期拖到半年之後。不論是否會有戰亂,半年之後局勢也就明了了,只是現在當著他們的面,還是故作非常為難的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