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傾城暖婚:傅少寵妻無下限
傾城暖婚:傅少寵妻無下限 連載中

傾城暖婚:傅少寵妻無下限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伏飲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紹煜 江銳 現代言情

一夜迷醉,時卿惹上一個大人物
本以為只是生命的過客,沒有想到他睡她上了癮,還厚顏無恥地找上門來
傅紹煜,炙手可熱的W城第一豪門,傳說他的身家數以千億記
別人的買買買是買衣服買包包,傅紹煜一出手就是收購頂級公司
婚後,傅紹煜寵妻如命百依百順
「總裁,夫人要把您最喜歡的那架私人飛機給捐贈出去!」「捐你家飛機了?」「少爺,不好了!夫人要把後院的牆拆了!」「還不快去幫夫人一起拆!」「老公,那個男模特身材好好!」當天晚上,時卿扶着酸痛的腰求饒,「老公,我還是最喜歡你的八塊腹肌和人魚線!」展開

《傾城暖婚:傅少寵妻無下限》章節試讀:

第三章:怕髒了我的耳朵!


緊緊握着手機,只要一個電話就可以救爸爸。

可是……像是想到什麼,時卿咬着唇瓣狠狠地搖了搖頭。

打了電話或許爸爸還有一線生機,否則爸爸就有可能再也不能清醒!

內心苦苦糾結的她不停走來走去,最終,像是終於做出決定,時卿還是按下了那串電話號碼。

比起她個人的尊嚴與榮辱,爸爸的生命才更加珍貴!

「卿兒?是你嗎?」對方對於她的來電顯然充滿驚喜又有些不敢相信。

「我是時卿,之前你們說的那件事情我考慮好了,我願意承認你們是我的親生父母。」

電話里傳來驚呼,「真的嗎?太好了!」

尖叫聲快要穿過手機衝破耳膜,時卿平靜地閉着眼睛將手機拿遠,等到對方略微安靜才緩緩開口,「我可以承認你們,但前提是你們要先答應我一件事……」

掛斷電話,時卿嘴角微掀扯出一個笑容——不管怎麼樣,爸爸得救有望了!

……

聽聞時卿回到W城,江銳怒氣沖沖地趕到醫院,「時卿,我那麼愛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當眾逃婚?!你讓我江銳在W城顏面盡失,現在我們江家成了滿城的笑柄!」

呵呵!愛她?就是用婚禮前夜出軌的這種方式來愛她?

時卿淡漠的掃了一眼江銳,彷彿把江銳當成一團空氣般不為所動。

對上時卿毫無溫度的目光,江銳莫名的突然一陣心虛,「你、你看什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我不想在我爸爸病房門口和你吵架,你回去吧。」時卿乏力的說道。

「你以為我想和你吵架?時卿,為了娶你,你知道我承受了父母施加的多少壓力嗎?可是那些我都不在乎,因為我愛你。婚禮當天你卻不言不語突然悔婚,現在你知道我父母有多生氣嗎?我媽媽氣得血壓都高了!」

現在爸爸正躺在重症監護室內生死未卜,江銳卻和她說他的媽媽氣得血壓都高了?

視線落在江銳一副正義凜然的面龐,時卿突然覺得很可悲,以前她真是瞎了眼,要不然怎麼會愛上江銳這種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江銳,你就沒有想過為什麼我會不告而別就逃婚?」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江銳驚訝的瞪大雙眼,面上一陣局促,但是嘴上卻振振有詞,「時卿,拜託你搞清楚,現在是你逃婚背叛了我們的愛情!難道還要我反思你為什麼逃婚?」

厚顏無恥的江銳真是會倒打一耙,難道真的要她親口說出他婚禮前夜出軌才肯罷休?

本就心虛的江銳被盯得有些發怵,看着雖然一臉疲憊但是依然風姿出眾的時卿,他的態度不自覺的就和緩起來。

「時卿,只要你肯在我爸媽面前認錯道歉,再配合地在報紙上登一則澄清新聞,我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得原諒你,婚禮還可以繼續,你還是我江銳的太太,我們江家的少夫人。」

明明是他出軌有錯在先,還想讓她道歉?時卿不禁冷笑,做什麼白日夢呢!

「江銳,本來我不想和你辯駁的,因為覺得噁心。可是現在看來,如果我不說點什麼,是沒有清凈可言了!」

時卿目光灼灼的視線直逼江銳,「江銳,婚禮前夜你在做什麼?」

婚禮前夜?江銳突然大驚失色,目光躲閃,「我、我……」

「呵呵,如果江公子貴人多忘事,我倒不妨提醒你一點,那晚你在婚房做什麼?」

「你、你怎麼知道?」江銳大驚失色的看向時卿。

時卿面色如水,平靜的彷彿在訴說別人的事情,「所以江公子是不是該慶幸當時我沒有像個潑婦般衝進去捉.奸?!」

江銳激動的拉過她的胳膊,「時卿,你聽我解釋,那晚我……」

像是被什麼噁心的東西纏住胳膊,她厭惡的甩開江銳的束縛,「千萬別解釋,我怕髒了我的耳朵!」

「時卿,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還在狡辯?時卿怒極反笑,「那晚那個女人口中的『銳哥哥』不是你?還是你想說是我聽錯了?

如果江公子不介意在醫院上演一場出軌大戲,我倒是很有興趣向大家口述一遍那晚我看到的一切!」

環顧一圈人來人往的醫院,他可丟不起這個人,江銳頓時聲音變弱,「時卿,你現在太激動了,情緒不穩定,等你冷靜下來我再好好和你解釋!」

終於打發走了江銳,時卿無力的靠在休息椅上,剛才當面拆穿江銳婚禮前夜出軌的事實像是抽幹了她所有的力氣。

心裏某個角落像是針扎的疼,看到江銳她就情不自禁的想起那晚她目睹的一切,想起江銳背叛了他們的愛情,背叛了他的誓言,背叛了她,心就一陣一陣的疼……

……

「卿兒,我和爸爸為了歡迎你回家,特意為你準備了一個歡迎晚會,屆時W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來參加,你開心嗎?」

時卿只關心爸爸的病情,「為我爸爸找到心臟供體了嗎?」

「卿兒,你是不是該換個稱呼了?時峰雖然養育了你二十幾年,可是我們才是你的親生父母,以後就稱時峰為叔叔吧。」

「心臟供體什麼時候能夠找到?」

「卿兒,你爸爸已經放出消息了,只要有人和你時峰叔叔的心臟吻合,爸爸將給捐贈者家屬一百萬的感謝金。

但是你也知道,心臟捐贈者都是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人,何況必須要與你時峰叔叔的心臟吻合,這個幾率真的不大。

不過你也不要擔心,一百萬的感謝金已經吸引很多人了,都在與你時峰叔叔的心臟做匹配,只要檢查出來有合適的心臟供體,你時峰叔叔就有救了!」

掛斷電話,看着病床上帶着呼吸器的爸爸,她的淚水毫無徵兆地流了下來。

時峰叔叔?要她怎麼開口叫從小到大非常疼愛她的爸爸為叔叔?要她怎麼稱呼為了榮華富貴生下來就丟棄她的人為爸爸?

爸爸還躺在醫院裏昏迷不醒,作為女兒,她卻要頂着笑臉去參加什麼歡迎晚會,大約再沒有人比她更不孝了吧。

時卿無奈的自嘲,她真不知道當初為了救爸爸而打得那個電話是對還是錯。

但是既然已經選擇,就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只要爸爸的身體能好起來,讓她做什麼她都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