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門龍婿
醫門龍婿 連載中

醫門龍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簡介:億萬家產如何?權勢滔天如何?我,能掌控你的生死
展開

《醫門龍婿》章節試讀:

第三章 重金求子


一群人回頭,就看到身穿着護士服的女孩站在病房門口,「他們父女的醫藥費我剛才已經交過了,放他們走吧。」

女孩,就是剛才在陸凡病房裡,被陸凡一語道破身體病疾的小護士。

「你,你說什麼?」

陸凡吃驚地看着她,「你幫我付了醫藥費?」

六萬塊,可不是個小數目。

別說萍水相逢,就憑自己剛才說的那些,這護士不記恨自己就算了,怎麼還幫自己付了這麼多錢?

「秦楚楚,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王醫生沉着臉,反手指着陸凡父女:「你說你幫他們把六萬塊的醫藥費給付了?」

那叫秦楚楚的護士點了點頭,把一張繳費單交到王醫生手上:「我剛在一樓付的,用的我自己的錢,讓他們走吧。」

王醫生低頭不可思議地在單子上看了一眼,確確實實,六萬塊的醫藥費,已經全部結清,上面還有時間,就是兩分鐘之前。

「可以,你真是可以啊秦楚楚。」

他目光從單子上挪回,在秦楚楚臉上掃了又掃,神情無不怨毒:「你這是故意跟我作對啊……」

身為住院部主任,被一個手下的小護士當眾打臉,讓王剛此刻覺得非常不爽。

秦楚楚沒有接他的話,而是看向陸凡:「你們的醫藥費結清了,這裡不用管,你們走吧。」

陸凡點了點頭,彎腰將陸晴晴抱在懷裡,邁步就朝病房外走了出去。

「爸爸,這個姐姐是誰啊,好漂亮啊,但是為什麼要給我們付錢呢?」

在電梯里,被陸凡抱在懷裡的陸晴晴仰着小腦袋,眼睛閃閃地看着他。

「是個好心的姐姐吧,不過這錢爸爸會還給她的。」

陸凡眼神有些悵然,低下頭看着女兒:「晴晴你要記住,在這個世上除了爸爸和媽媽之外,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但是如果有人對你好,就一定要知道感恩,報答他,知道嗎?」

陸晴晴清澈的眼眸里閃爍過一抹疑惑,但還是點點頭:「晴晴記住了。」

離開醫院,陸凡拉着陸晴晴的手站在馬路邊,左顧右盼。

「爸爸,我們這是在等什麼?等媽媽嗎?」

陸晴晴小手緊緊拉着爸爸的手,一臉的緊張。

半年的時間,她都在醫院的化療中痛苦度過,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過外面的世界了。

「媽媽知道晴晴出院嗎?一定會來接晴晴的吧。」

她眼神裡帶着期盼。

陸凡沒有說話,而是眼神疑惑地看着四周,直到一輛大紅色的奔馳E300從醫院的停車場里開了出來,緩緩行駛到父女跟前,車窗緩緩放了下來,露出一張疲憊的面孔:「上車吧。」

陸凡點了點頭,將車門打開,便抱着陸晴晴坐上了奔馳后座。

車子緩緩駛離,在街道的另一邊,拎着一袋盒飯的宋寓書獃獃地看着這一切,雙唇緊咬,轉身將盒飯扔進垃圾桶,打車離開。

「你好像是在等我。」

在奔馳車裡,秦楚楚伸手扶了扶後視鏡,眸子看着坐在後排抱着陸晴晴的陸凡:「你怎麼知道我要找你。」

「六萬塊可不是個小數目,我才得罪了你,你肯定不會這麼偏白無辜地扔六萬塊在我這個陌生人身上。」

陸凡苦笑着說道:「你想問什麼?」

秦楚楚嘴唇動了動,但是看着坐在陸凡懷裡,神色有些緊張的陸晴晴:「你們還沒吃飯吧,我請你們父女去吃飯,邊吃邊聊吧。」

市中心商業街,肯德基。

陸凡看着已經吃飽喝足,在自己懷裡睡過去的陸晴晴,對秦楚楚說道:「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他大概能猜到秦楚楚的意圖,畢竟這六萬塊,不是這麼好拿的。

「六萬塊只是定金。」

秦楚楚伸手將lv的坤包放在桌子上,打開從裏面取出一張銀行卡,用手指推到陸凡面前:「你治好我身體的毛病,這卡里有五十萬,全給你。」

末了,她還補充一句:「事成之後,還有。」

陸凡盯着她手裡的銀行卡,沒有接,而是抬起頭說道:「我能看出你身體的毛病,確實有治療的辦法。」

「真的?」

秦楚楚眼睛一亮,她自己就是護士,家庭條件也非常好,找了不少的名醫,做了不知道多少檢查,可是卻從來沒有哪個醫院,哪個專家,能像陸凡一樣看一眼就能說的如此準確。

所以,她覺得說不定陸凡能治好自己的病。

才妄想搏一搏,替陸凡交了醫藥費,就是希望能讓陸凡出手治好自己。

現在看來,她搏對了。

「需要我做什麼?出錢,出力,都可以,只要能治好我的病,讓我順利懷上孩子。」

秦楚楚沒有掩飾自己迫切想要生育的念頭,畢竟嫁入豪門,卻連基礎的生育功能都喪失,這比死都難受。

陸凡點點頭,目光掃過秦楚楚,病因病理以及治療方法,浮現在腦海之中。

他找服務員找來一支筆,在肯德基的紙巾上刷刷點點,寫滿了字之後,交到秦楚楚手上,「按照單子抓藥,一天一次,睡覺前給你老公服下。」

秦楚楚接過藥單正準備看,忽然抬起頭,一臉詫異:「給,給我老公,不是給我喝的?」

陸凡點頭:「你能孕,卻不能育,看起來是和你以前打胎有關係,但是每次胎兒能長到三個月才出現胎停,是你老公弱精症的問題,你沒有帶你老公做過檢查嗎?」

秦楚楚手裡抓着藥單,滿臉獃滯:「沒有,這些年一直都是我在做檢查,他們家人都說他好的很,不讓他做,就……」

「我知道了,豪門嘛,這很正常。」

「我給你抓的葯,沒什麼味道,就是葯色沒法改變,你找個借口,摻在其他湯水裡讓他一起喝下,十天見效,可以嘗試要一次。」

陸凡抱着陸晴晴站起身:「你也可以喝一點,強身健體的,沒壞處。」

「至於醫藥費,五十六萬太多了……」

陸凡想要拒絕,五十六萬,對他來說是個天文數字,儘管這筆錢在豪門太太秦楚楚眼中一文不值。

「我從看病到現在,一共花了八百多萬,耗費的精力更是無數,如果你能治好我……先生的病,五十六萬隻是九牛一毛,我們全家還會感激你。」

秦楚楚打斷了他的話:「治病花錢天經地義,你還是收下吧。」

「而且晴晴後續治療還需要很多錢,最起碼給她買身衣服吧,這個年紀的小女孩最愛美了,你也不想她被其他幼兒園的小朋友看不起,對嗎?」

這句話,觸碰到了陸凡內心最柔軟處。

他伸手拿起銀行卡,說了聲「謝謝」,便轉身離開了肯德基。

「爸爸,我們這是去哪啊,回家嗎?」

在的士上,陸晴晴呢喃着睜開眼睛看向窗外。

細嫩的小胳膊攬住陸凡的脖子,瘦小的身軀陷入父親的懷抱里。

「媽媽……」

陸凡腦海中,浮現出在醫院裏,宋寓書在王軍面前,冷漠的面孔,還有自己從樓上跳下去的那一股絕望。

「回家。」

他抱着女兒,語氣深沉:「也該回家了,儘管這個家,不歡迎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