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妻上癮:總裁老公太無恥
寵妻上癮:總裁老公太無恥 連載中

寵妻上癮:總裁老公太無恥

來源:有書閣 作者:柳唯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冬卉 柳唯伊 現代言情

「老婆,今天是我們結婚三周年的紀念日,我們晚上遊艇上見!」宏文伯面朝著透明的落地窗,嘴角微翹地給柳唯伊打完電話,原本帶着笑意的眼睛裏莫名多出了一絲陰狠
唯伊,你不要怪我!<....展開

《寵妻上癮:總裁老公太無恥》章節試讀:

第二章 成了季承晏的老婆


昏暗的房間內,男人壓抑的喘息聲在寂靜的房間里響着,他的身下壓着一個已經昏迷過去多時的妖艷女人,男人卻依舊不知節制地索要着。

柳唯伊的靈魂在爆炸的遊艇上徘徊了很久,她看見自己的屍體直挺挺地躺在甲板上,雙眼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她甚至看見宏文伯帶着李冬卉駕救生小艇離開。

一切的一切,她漂浮在半空中的靈魂看得清清楚楚,因此也就更加的不甘與怨恨。

她生活在了宏文伯精心編織的謊言里,原來他對自己的溫柔體貼全是為了今晚的蓄意謀殺,因為宏文伯想要得到柳家的一切!

如果還能有重來的機會,她一定要宏文伯和李冬卉不得好死!

也許柳唯伊心中的不甘與怨恨被老天爺聽到了,她的靈魂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吸走,再睜眼,柳唯伊看見有個男人死死地壓在了自己的身上,正激烈地在做着某種運動。

「滾開!」

稍微緩過神來,柳唯伊用力推着死死壓着她的男人,雙手觸及對方寬闊光裸的肩膀,瞬間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在心裏蔓延開來。

這個男人絕對不是宏文伯!

「老婆,嫌我的技術不好嗎?」

被柳唯伊這麼一推,壓在她身上的男人終於開口說話了,低沉性感的聲音染着渴望的氣息,格外的靡麗動聽。

「季承晏!」

聽到這個無比熟悉的聲音,柳唯伊嚇得幾乎要從床上跳起來。

她很確定自己被宏文伯殺死了,而且屍骨全無,可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還活着,更莫名其妙地跟季承晏搞在了一起。

突如其來的衝擊讓柳唯伊接受不了,她更加接受不了的是季承晏狂野的索取。

「老婆,你老公在這呢!」季承晏伸手把柳唯伊的上半身死死地壓制住,動作變得越發的激烈,激烈得讓剛醒過來的柳唯伊無力承受,只能無助地隨着他的節奏起舞……

幾個小時後,季承晏放開了奄奄一息的柳唯伊,側躺在一旁,徹底睡死了過去。

柳唯伊掙扎着從床上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摸索進了浴室。

浴室的鏡子面前,柳唯伊伸手驚恐地摸着那張本不屬於自己的臉,心裏更是亂作了一團。

這張臉她見過,是季承晏剛娶不久的老婆董薇的,這個女人妖艷入骨,自己曾在一次宴會中見過她一次。

她……變成了季承晏的老婆董薇?

不,正確來說,她的靈魂進入了董薇的身體,如同言情小說中所說的她重生了。

呵呵!老天爺待她真是不薄,真的給了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很好!

想清楚一切後,柳唯伊褪去了眼中的慌亂,仔細地審視起自己這副全新的身體來。

一番審視下來,柳唯伊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外貌與身材比不過董薇,這個女人無疑是個天生尤物,舉手投足之間風情無限,難怪季承晏要選這樣的女人做老婆!

伸手用力按在左胸口的位置,那裡完好如初,沒有疼痛感襲來,但柳唯伊沒有忘記宏文伯用匕首捅她胸口的時候,那種鑽心的疼痛是多麼的刻骨銘心!

「宏文伯,我回來了,咱們走着瞧吧!」

對着鏡子里全新的自己露出一個陰狠的笑容,柳唯伊在心裏重重起誓。

前世害死她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洗過澡,柳唯伊穿着浴袍走到床邊,打開了床頭的壁燈,雙手環胸地冷眼看着床上睡死過去的男人,柳唯伊的嘴角邊泛着諷刺的冷笑。

季承晏,季氏集團的繼承人,在商場上雷厲風行,在情場上更是左右逢源,可謂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這樣一個風流浪蕩的花花公子,卻是她柳唯伊的前男友!

她是愛過季承晏的,可最後自己沒辦法忍受他的風流,兩人終是分道揚鑣。

說起來,導致她慘死的幕後推手就是季承晏!

如果不是他,她怎麼會在傷心難過的時候遇到宏文伯,繼而被他的花言巧語所騙,傻傻地掉進宏文伯精心編織的溫柔陷阱中慘死。

「季承晏,你知道嗎?一天見到你兩次的感覺真的很討厭!」彎腰爬上了床,柳唯伊冷眼看着眉目如畫的季承晏,唇邊的冷笑泛着涼薄的弧度。

我惟願此生與你各自安好,可命運卻喜歡跟我開玩笑,把我和你又重新綁在了一起,你說我們到底是真的有緣分,還是一場孽緣呢?

翌日,柳唯伊起來的時候,季承晏已經不在了,想必是去上班了。

下床來到了衣櫃前,柳唯伊拉開了衣櫃的門,看着裏面各色艷麗的超短裙直皺眉。

董薇的品位還真特別!

顯然,身為大家閨秀的柳唯伊接受不了董薇暴露的穿衣品味,勉強從中選出了一件煙綠色的雪紡及膝長裙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洗漱過後,柳唯伊下樓吃早餐。

「少奶奶,您起來了?」

季家的傭人見柳唯伊起得這麼早,不由得驚訝了。

平日里,少奶奶不睡到日上三竿是不會起來的,今兒個莫非太陽打從西邊出來了?

「嗯。」柳唯伊沖那個傭人冷漠地點點頭,「去把早餐端上來,我要吃。」

吃過早餐,柳唯伊便出門了。

偶然路過一家大型的商場,裏面的電視中正在播放她葬身大海的消息,鏡頭前的宏文伯一言不發地低頭沉默着,看上去為她的死十分的傷心難過。

柳唯伊站在商場的玻璃大門外,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握成了拳頭,雙眼通紅地瞪着電視里的宏文伯看,嘴角卻很詭異地向上勾起。

宏文伯,以前被你的溫柔假象蒙在了鼓裡,沒想到你的演技竟然這麼好!

不急,我們慢慢來,宏文伯!

站了許久,柳唯伊冷笑地驀然走開,勾魂的媚眼裡儘是陰狠。

柳唯伊在外面晃蕩了很久,天黑了才回到了季家。

剛在玄關處踢掉了腳上礙事的高跟鞋,柳唯伊抬頭的瞬間,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季承晏投過來的陰冷視線。

「這麼晚回來,去哪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