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溺愛天驕:最強醫妃
溺愛天驕:最強醫妃 連載中

溺愛天驕:最強醫妃

來源:有書閣 作者:納蘭嫣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總管 現代言情 納蘭嫣然

「快點,快點!吉時到了!」周圍環境嘈雜,數人忙碌的走來走去
給像人偶一樣端坐在椅子上的新娘換裝,梳洗打扮!吉時到,送新娘出閣!熱熱鬧鬧走過街市,迎親隊伍....展開

《溺愛天驕:最強醫妃》章節試讀:

第7章 色誘就是好用!


整整在光汐山脈中度過了十天,納蘭嫣然才甩掉了粘人的舒安澤,帶着金色小獸回到了王府。

剛進王妃,管家王亦一臉愁雲的迎了上來。

「王妃!您終於回來了!」那感動的模樣,似是見到了再世恩人一般!

可不是嘛,這半個月王府內的低氣壓啊,真真是死了好幾個人。

想到王爺下朝回來見到王妃不見時的那黑如鍋底的臉色,他的小心肝到現在還撲通撲通的跳呢。王妃剛嫁過來的三個月沒見王爺理人啊,怎麼王妃剛一出門,王爺就找人了!

王妃一走就是半個月啊!我的天!王爺每天都會派出精英出門尋找,每一天都會死個人。就連杜飛都在王爺的低氣壓中在生死邊緣滾了好多次了。

終於!他們終於盼到了王妃回府了!整個沉默的王府頓時煥發了新的生機一般,終於可以不用整天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在頭上的感覺了!

「王爺在書房等您!」王亦恭敬的道,這可是他救命恩人啊!

她點了點頭,懷抱着小獸,就往軒轅破的書房走去。

其實納蘭嫣然剛進城門,軒轅破便收到了消息。臉色鐵青,一身冷意的坐在書房內等着。

她剛進入書房,就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冷意直直的看着自己。

好冷!她微微縮了縮。看着坐在上位,一臉鐵青的軒轅破,才發現自己犯了個好大的錯誤。

該死的,怎麼一走就是半個月呢?也沒想過打招呼。。

看着納蘭嫣然一直躊躇在原地,軒轅破眼中的冷意更盛。

「過來!」

她往前走了一小步。

「不要讓我再說第二次!」

冷酷的話中已經帶上了嗜血的冷意。

她不敢再磨蹭,三步並做兩步的走到他身邊低下頭,不等他開口便語速如飛的道:「我錯了我悔過,我不應該一聲不響的就跑了半個月,我堅決認錯,勇於改正!請不要懲罰我!」

軒轅破一愣,眼中的冷意散了些許,聲音依舊冷漠道:「去了哪兒?」

「去了光汐山脈,找了一些草藥,和這個小傢伙!」納蘭嫣然老實的答道,伸出手從懷中提起還睡得正香的金色小獸。

金色小獸睜開朦朧的睡眼就看到一個人正冷冷的凝視着它,頓時嚇得它立馬又往納蘭嫣然的懷裡鑽,可惜還沒鑽進去就一人扯着後腿倒提了起來。

「這傢伙,我先幫你保管幾天!」

救我,救我!

小傢伙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盯着她拚命的眨,拚命的乞求。

納蘭嫣然給了它一個無助的眼神,她自身都難保了好么?所以,你自求多福吧!

小傢伙頓時雙眼一垮,又小心翼翼的輕輕的扭轉過身子,對着軒轅破眨巴着它那大大的水靈靈的雙眼,可愛的賣着萌!

只可惜,軒轅破並不吃它那一套,看都不看它一眼。

「杜飛!」

杜飛立馬擦着冷汗出現在了門口,還沒反應過來便看到一道金色的流光向自己的胸口襲來。

「先帶下去!」

杜飛接過一看,一隻巴掌大的小獸正在他的掌心賣着萌。哇,好可愛的小獸啊。

「是,屬下告退!」

杜飛喜滋滋的帶着金色小獸退下了,無視納蘭嫣然求助的眼神,留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面對着暴怒的軒轅破。王妃啊,我自己都難保了好么?請原諒我!

「那個。。」

她試圖着開口,但是看着軒轅破冷凝的雙眼,又吶吶的不知道怎麼說。忽然間腦袋一個靈光,雙眼閃過一絲狡黠。湊上去對準他的薄唇便吻了上去。

不知道過程怎麼樣,反正不一會王妃便高高興興的全身而退了,而王爺身上的冷意也退下了。

哎,早知道色誘好用,她還結結巴巴的解釋個什麼勁啊!

她現在要準備早該做的事了,就是回門!

凌天國傳統,新嫁娘出嫁三天後丈夫會陪同一起回門。那表示夫家接受這個新媳婦,若是沒有回門,便表示不滿意這個新媳婦。

納蘭嫣然嫁過來三個多月了還沒有回門,世人都在傳說翼王妃不受寵愛,連個回門都沒有。

但是,再不受寵愛又怎樣?她還不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翼王妃!

次日一大早,翼王府門口便排滿了一條長隊。

那大紅的顏色,無疑不在訴說著王府內的喜氣。

翼王軒轅破摟着王妃納蘭嫣然走出王府,踏上了精緻的馬車。

頓時驚呆了王府外有幸看到這一幕的百姓。

「我的個天,我是看錯了還是產生幻覺什麼的了?」

一個中年打扮的漢子僵硬着頸部,眼珠子直直的瞪着前方。

「不是說翼王妃不受寵愛么?這個怎麼個回事?」

一個個子瘦小的男子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了下巴。不行,他得趕緊去傳播開去,這可是大消息啊!

與此同時,納蘭丞相府上早已經接收到了王妃今晨要回門的消息,還是翼王爺親自陪同回門。

天,這可是大事啊!府上眾人頓時緊張的忙碌起來。

丞相納蘭峰坐在書房裡,滿意的摸着自己下巴上留着的小山羊鬍子。

不錯,雖然用了三個月才回門,不過是由翼王陪同回門,這可比他預計的要強很多了。

看來嫣然這個女兒還是有一點用的,沒有白白浪費了那絕色的容貌。

若不是她自小便長得粉雕玉琢,不難看出長大之後的絕色傾城,以後對府上有着利益,他也不會將她掛在夫人的名下,從小享受着嫡女的待遇。

想着納蘭嫣然的時候,一個小小的疑惑在丞相心中浮現。

納蘭嫣然的長相併不隨他,或者是她的母親,他的第六個小妾柳若雲。

柳若雲雖然也算是一個嬌美的女人,可是遠遠達不到絕色傾城。沒想到她生的女兒那麼出色。

可惜,柳若雲在十年前就去世了,不然,他一定會好好給她獎賞!

納蘭峰還沉浸在思緒里的時候,管家便來報告說,翼王和翼王妃馬上就要到了。

翼王上門,那身份和地位,必須丞相親自在門口恭迎。

管家打斷了納蘭峰還在思考納蘭嫣然長相,回憶小妾柳若雲的事,不過轉念一想便放開了,反正是他納蘭峰的女兒,長得越漂亮,對他便越有利。

當翼王府馬車到達納蘭丞相府的時候,納蘭峰以及他的正室夫人,洛蝶舞,還有他未出嫁的嫡女,三小姐納蘭凝霜,庶女,五小姐納蘭凝柔。大兒子納蘭清,二兒子納蘭雲,三兒子納蘭墨,在門口恭候了。

納蘭峰一共有三子七女,大兒子納蘭清,二兒子納蘭雲,三兒子納蘭墨。

七個女兒,正室夫人所出大小姐納蘭凝雪,已出嫁,嫁給了兵部尚書的嫡子。三小姐納蘭凝霜,年芳十六,待字閨中。

各房妾室所出的庶女,二小姐,三歲時掉入池塘淹死了;四小姐,出生就夭折了;五小姐,納蘭凝柔,年芳十六,待字閨中;六小姐納蘭凝玉,幾歲時聰明可愛,深受納蘭峰的喜愛,八歲時摔了一跤,摔成傻子了,至於怎麼摔得,就不知道了。看着六小姐傻了,納蘭峰便就不管了。還有就是七小姐,納蘭嫣然,本是六房妾室所出,應受疼愛掛在夫人名下,身份是嫡女。

看這些子女死的死,傻得傻,可想而知,丞相府是怎樣黑暗的,丞相夫人是怎樣惡毒的。

納蘭嫣然是最小的一個女兒,為什麼姐姐沒有出嫁便將她嫁了。自然是嫁入那個虎口,嫡女三小姐納蘭凝霜,大夫人捨不得,便將她名字的另一個「嫡女」納蘭嫣然嫁出去,畢竟是嫁給王爺,庶女的身份怎麼都是配不上的!

軒轅破和納蘭嫣然一同踏下馬車,納蘭峰率丞相府眾人立馬迎上來,朝着兩人行禮。

「老臣恭迎翼王,翼王妃!」說著緩緩的低下頭,彎腰行禮。低下頭去的一瞬間瞪了納蘭嫣然一眼,示意她將自己扶起來。

丞相府除了丞相與夫人洛蝶舞,嘩啦啦的跪下去一大片。

納蘭嫣然唇角挑起一抹譏諷的笑意,在結結實實的受了這個禮才頓時驚呼:「哎,丞相大人這是做什麼,快起來,快起來!」

這聲音分外誇張,不過她的身子確實動也沒動,只站在納蘭峰身前三步處。

「老臣多謝翼王妃娘娘!」

納蘭峰一張老臉漲得通紅,恨聲道,那語氣,已然壓制不住憤怒!

但是納蘭峰不愧是納蘭峰,叱吒朝堂那麼多年,在此等被自己的女兒給下馬威,在府上眾人,還有翼王府上,和圍觀百姓面前壓制住了憤怒!

翼王軒轅破只是靜靜的看着這這一切,沒有任何錶情。但是眾人皆知道,這是翼王在縱容翼王妃,否則哪兒有她說話的份?!

看着納蘭嫣然雲淡風輕之下就讓納蘭峰吃了一個悶虧,軒轅破眼中快速閃過一絲笑意,看來他還不了解他的小王妃啊!

上前一步,鐵臂環繞上納蘭嫣然的細腰,鐵眸一掃,眾人不禁全都壓下頭去,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惹着了這尊殺神!

天啊,那就是鐵血無情的翼王殿下啊!

此時,軒轅破的氣場以至於大家都忽略了他妖孽般的面容。

丞相納蘭峰此時哪兒敢有什麼不滿,立馬低頭恭聲道:「王爺,王妃,請進,請進!」

「哦?我還以為丞相大人是要我們在門口一直站着聊天呢!」納蘭嫣然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勾起紅唇幽幽的說。

「老臣不敢,王妃娘娘折剎老臣了!」面對納蘭嫣然一而再的挑釁,納蘭峰已經快要壓抑不住怒火了。

納蘭嫣然看了他一眼,便和軒轅破率先走進丞相府。她是為引起丞相的怒火,這樣所若是有什麼陰謀,在怒火之下必定會儘快行事。

但是她更懂得見好就收,若是在他極端憤怒之下,來個魚死網破,那可就不好了呢,遊戲才剛剛開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