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界之主
萬界之主 連載中

萬界之主

來源:掌讀520 作者:王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季 穎兒

簡介:既然被稱為逆賊,王季就算跨越萬界,也要殺回神界!展開

《萬界之主》章節試讀:

第三章:為她想想


「滾出去!」

王季人狠話少,見有人慾要張嘴,一拳便將其打翻在地,緊接瞪一眼七人,令他們連忙抬起人,走出院門。

靠在門前,王季又擺出自己那副高傲的樣子,聽七人不停狂吠。

「王季,你少囂張,你已被逐出王家。按道理說,除了要歸還這間院子,還欠王家兩年的靈藥和銀兩!」

「那麼多東西,量你一個窮光蛋也還不清,所以趕緊滾!別以為幾天後死了就不用還債!」

「你死了,你妹也死不了,雖說是個病秧子,可起碼是個……」

王季半耷拉的眼裡滿是殺意,只瞥一眼,便令那人冷汗直流,將嘴邊的話硬生生憋了回去,不敢多說半句,生怕自己和地上那人一樣。

「說吧,還想怎樣?」

他們本以為來的人多便能壯膽,沒想到這招對王季根本不管用。此時,彼此看過的他們語氣軟了不少。

「收拾好你們的東西,趕緊滾蛋!」

「當初你們來的時候,我們王家可給你們準備了不少東西。我沒記錯的話,連藥罐都是我們給的,這些東西可不準帶走!」

王季不想和他們廢話,淡淡道:

「你們王家的東西,我不稀罕!」

與其繼續拖沓,不如早斷關係。至於曾欠下的恩情,日後再報,兩者並不矛盾。事到如今,也沒別的辦法。

王季走進院中,雖說沒鎖門,可七人沒一個敢進。王季的厲害,他們是見識過的。

站在無比簡陋的院中,又走進房裡,王季低聲譏笑:

「你們準備的東西可真多!」

王季記得很清楚,剛來的那一天,院子里滿是泥,空空如也,小屋沒有窗戶,房頂還漏水,裏面僅有的鐵鍋生了銹,藥罐里有股異味。最好的東西,只是張滿是塵埃的床板。除此之外,連張椅子都沒有。

當時,王季還為了一件小事後悔。接受小姐救助的他,將自己曾用來乞討的破碗扔了,沒想到這裡什麼都沒有,遠沒有他想的好。

現在兩年時間過去,院子里種的樹長高了,他也用幾塊撿來的木板做了幾個小凳子,平時在王家干點活,討點碎銀,為家裡添置不少傢具。穎兒持家,將家裡打掃的一塵不染。這麼一看,房屋雖簡陋,但滿是溫馨,到處都是他和穎兒的身影。可王家人這麼想趕自己,他也不強留!

一個包,裝了些自己和穎兒的簡單衣物和飯碗,又塞了些自己積攢的碎銀,王季抱着還沒睡醒的穎兒,出了家門。

「真是個奇人,這個時候還這麼淡定。」

「可惜啊,敵不過正在修鍊強悍武技的王龍少爺,還是死路一條。」

「他要是安分些就好了,可惜用着我們王家的錢財和靈藥,還不在王龍少爺面前低頭!」

「不懂變通的人,往往死得最慘……」

看着王季的背影,七人議論紛紛。

很快,穎兒醒了,聽王季輕聲在耳邊說:

「困就再睡一會,我帶你去客棧。」

「哥,他們要回房子了?」

「嗯。」

「沒關係,和哥在一起,就是家。」

穎兒蜷了蜷身子,昏昏沉沉的又睡了過去。王季抱着她,跑遍王家所有客棧,皆被拒絕。王龍顯然是想讓王季出醜,但這赤城,不止王家這一個勢力。

赤城共有四大勢力,除王家外,還有葉家、金家和城主府。為了不被捲入家族糾紛,對王家有所虧欠的王季選擇向城主府的地盤走去。

做為中立勢力,城主府的地盤最為熱鬧。穎兒即便很困,可還是被吵醒,恰好,肚子咕咕叫出了聲。她有些不好意思,可王季徑直走進店裡,按她的喜好,要了兩大碗雞蛋面,多加醋,多加辣椒。

兩人捧着碗,一口面一口湯,吃的滿頭是汗,又因為雞蛋夾來夾去,引得店裡的其他客人扭頭來看。

最終還是和往常一樣,王季吃到的比穎兒多得多!

因為一碗湯麵,穎兒的精神好了很多,渾身也有了力氣,能自己落地走路,和王季一起找起客棧。因為錢不多,拉着王季衣服的穎兒說:

「哥,要不我們去城西那座廟裡吧,先湊合幾天再說!」

「不行,你身子太弱,那裡晚上會着涼。」

揚起嘴角,穎兒心裏暖暖的。

一找就是大半天,王季和穎兒剛走進一家客棧,熟練的詢問價格,準備住下,一位中年人走到他們身邊,說:

「我倒有個好去處,不知二位有沒有興趣?」

王季看過他一眼,這人四十來歲,眼中雖有睿智之光,可王季現在不相信任何人,更不想欠下人情。那種東西,最難償還!

轉身上樓,中年人卻低聲說:

「我是城主身邊的師爺楊建,在對面的茶樓等你,你好好為自己和她想想。」

王季連頭都沒回,回到房間後,和穎兒躺在床上,暫時放鬆自己。突然,王季想到穎兒今天沒藥可吃,道:

「我去買葯,你別亂跑。」

「哥,要不……別買葯了,要花好多銀子。」

穎兒蹙着眉,她覺得自己花了好多錢。否則,王季肯定能活的很好,不用吃麵館最便宜的雞蛋面!

正準備出門的王季走了回來,在穎兒額上彈了一下,令其抬起頭,見王季鮮有的笑了出來,極為燦爛。

「說什麼傻話呢?我們說過,誰都不能丟下誰。」

看着王季認真的神色,穎兒嘴角向下,淚水控制不住的涌了出來。王季揉了揉她的頭頂,獨自出門。

站在客棧門口,王季注意到對面的茶館,可猶豫再三,沒有走進去。若是進入,今後的麻煩事必定不少,可若不進,碎銀已花小半的他根本沒法保障自己和穎兒的生活,況且還要買葯,那是一筆不菲的支出。

再三考量後,王季還是選擇離開,錢那種東西,大不了他去斗獸場掙。可和城主府扯上關係,估計沒什麼好事。赤城的城主雖說以愛才揚名在外,可愛的,只是能幫到他的才,王季顯然不在那個範圍!

買了葯,王季拿着最後一點碎銀買了三個包子,準備回客棧,卻被幾人截住。

「王少爺,我們家大人有請,還請賞個臉,去坐一坐。」

王季瞥一眼茶館裏的楊建,那個所謂的師爺坐在空空如也的一樓,正對着他微笑招手。無奈,王季只好走去。

「王少爺,我聽說了你的事,為王家的決定覺得惋惜。他們興許沒那麼看重你,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失去,只趕走一個白吃白喝的人。但我覺得你是個可塑之才,只是站錯了陣營,不妨加入我這邊,如何?」

「那裡可塑?我只是個普通人。」

「不不不,王家只關注到你微不足道的消耗,但我們關注到的點,和他們不同。」

王季投去目光,示意他說。

「你是兩年前來赤城的,只用兩年時間便跨入聚靈期巔峰。這等速度,在整個赤城堪稱第一,所以我家城主的意思是,願意為你投資!」

「你怎麼知道我只用了兩年?」

「莫非不是?」

楊師爺知道答案,畢竟王季以前做乞丐的事不難得知。王家也正是因為這點,才那麼嫌棄他。

王季沒有回答,只是看着桌上的糕點發獃。穎兒還沒嘗過這麼精緻的糕點,他這個當哥的,怎麼看都有些失敗。

「少爺是否覺得我來晚了?其實我和城主早已注意到你,可聽說王家小姐對你有恩,你又是個重情重義之人,我們才一直沒來找你。若令你陷入不忠之地,楊某也是罪人,所以今日才找來……」

楊建苦口婆心的勸說,王季也很客氣,直言道:

「不好意思,楊師爺,王季只是個愚鈍之人,現在被趕出來,已不願再寄人籬下,實在抱歉。」

「原來如此……那你若有難,再來找我,可好?」

王季點過頭,回了客棧。

……

楊師爺回府,欽佩道:

「城主大人果然英明,他沒有接過我拋出的橄欖枝。但小人有一事不知,城主大人是怎麼知道他這般窘迫,還敢冒着風險拒絕我們?」

「聰明人寧願得罪,也不願有欠於人。」

「城主大人的意思是,若我們因為此事刁難他,便是我們的問題。可若他欠下人情,今後該怎麼做就是他的事。」

「正是。」

楊建有些意外,道:

「他看起來還沒成年,卻這般老謀深算,這個王季,不簡單啊!」

「再等幾日,便知他是真的厲害,還是假的,到時再做決定也不遲。」

……

客棧中,修鍊完的王季躺在床上,正要入睡,肚子卻叫了起來。這道聲音在安靜的氣氛下顯得格外響亮,也令穎兒笑出了聲。

王季苦笑,他之前騙穎兒說自己吃過了晚飯,但是沒有。相處三年,穎兒怎會不知王季是怎樣的人,不知從哪變出兩個包子,遞給了他。

「哥,快吃吧!我是女孩子,吃不了這麼多。」

王季在黑暗裡暗自嘆息,一邊吃一邊想今後幾天該怎麼辦,總不能還沒上生死台就被活生生餓死。王季再一次想到斗獸場,想去試試!

翌日,修鍊一上午的王季吃了碗雞蛋面果腹,便跑到斗獸場來。聞着門外淡淡的血味,他頓時有些興奮,王季很久沒戰鬥,正好看看自己能發揮出多少拳骨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