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醫仙
絕世醫仙 連載中

絕世醫仙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青 周圍人 奇幻玄幻

簡介:昔日天驕被聯手推下懸崖,大難不死;現今地獄歸來,你們,血債血償!展開

《絕世醫仙》章節試讀:

第四章討債


整個宴會大廳陷入死寂!

落針可聞!

這人不僅為蕭紅葉出頭,竟然還質問陳鑫算什麼東西?!

陳鑫可是三順集團的少東家!

他父親可是三順集團的大老闆陳永年,跺跺腳,整個金陵商界都要抖上三抖!

更為恐怖的是,陳永年驚人的人脈!

近些年崛起的大企業,跟陳永年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因為基本上都是出自幾年前的傾城集團,所以這群人又被人稱為傾城會。

這也是陳鑫最大的依仗!

所以人目瞪口呆,好像看到葉青血濺當場的情景,全都下意識的與葉青拉開距離,生恐葉青的血濺在他們的身上。

那些想要巴結陳鑫的,更是迫不及待的站出來。

「誰給你的膽子跟陳少這麼說話?!乖乖跪下向陳少道歉!要不然,我讓你躺着出去!」

「跟這種鄉巴佬廢什麼話,陳少,把這人交給我,我讓手下好好招待他,十分鐘,就能讓他跪在地上祈求您的原諒!」

.......

眾人七嘴八舌的講着怎麼對付葉青,陳鑫卻突然咧着嘴笑了。

他邊笑邊拍着大腿,幾近癲狂。

其他人疑惑的看着陳鑫,卻不想陳鑫笑容瞬間收起,露出殘忍的笑容:「哈哈,很久沒有遇到敢這麼跟我說話的了,這感覺真棒!」

「不過,在我面前表現英雄救美,你,還沒這個資格!」

蕭紅葉卻慌了,她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急忙解釋道:「陳少,我這個朋友不知道您的身份,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他一般見識,我代他向您道歉。」

「我答應你,陪你跳一支舞,不,十支舞都可以,求您原諒他這一次。」

蕭紅葉不斷的為葉青求情,陳鑫看着蕭紅葉舔了舔嘴唇,然後譏諷道:「蕭紅葉,你還沒搞清楚情況啊,你已經是我的獵物了,還以為能逃得出我的手掌?老子的耐心已經耗光了,待會就乾死你,讓你知道我的厲害,至於.......」

「啪——」

陳鑫的話才說到一半,一聲響亮的耳光聲,響徹大廳!

「嘭~」

伴隨着重物落地的聲音,陳鑫趴在地上!

與此同時,葉青的聲音響起:「既然不會說話,那就閉嘴!」

大廳里所有的人都懵了!

這個鄉巴佬瘋了吧,不但辱罵陳少,竟還敢對陳少動手!

鄉巴絕對是在找死!

可是你找死,也別拉上我們呀,他們在場,陳少被打成這樣,誰能保證陳永年不會遷怒他們。

陳永年的怒火,不是他們所能承受的啊。

想到這裡,在場所有的人看向葉青的眼神都充滿了怨恨!

如果眼神能殺死人的話,葉青早已灰飛煙滅。

回過神來的人連忙扶起陳鑫,此時,陳鑫右半張臉高高腫起,地上還有幾顆沾着血絲的牙齒!

陳鑫都懵了,他竟然被眼前的鄉巴佬抽了一個大嘴巴子!

看着陳鑫的慘樣,其他人面色更加的難看,而一直跟在陳鑫身後的幾名保鏢,臉色煞白。

他們能被挑選出來,作為陳鑫的保鏢,身手自然是一等一的,可是他們剛才竟然沒有看到葉青是怎麼出手的!

陳鑫看着發獃的保鏢們,暴怒道:「你們還要傻站到什麼時候?!」

保鏢們這才回過神來,一個個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沖向葉青。

陳鑫捂着高腫的腮幫子,略顯癲狂的嘶吼道:「你他媽的敢打老子,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面對來勢洶洶的保鏢,葉青嘴角上揚,慢悠悠的往前一步。

其他人不明不所以,蕭紅葉也是極為的擔憂。

可是下一秒,眾人只覺眼前一花,陳鑫的幾個保鏢全都倒飛出去!

保鏢們倒在地上,任由他們努力的想要起身,卻沒有一個能站起來!

秒殺!

葉青卻沒有止步,而是慢慢走向陳鑫。

原本圍在陳鑫身邊的人,看着戰神一般的葉青,紛紛後退,給葉青讓出了一條路。

陳鑫嚇得雙腿顫抖,想要後退,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不聽使喚了,「你想怎麼樣?我父親是三順集團的董事長陳永年,你別亂來......」

葉青不屑的看着陳鑫,笑道:「你老子是什麼人,我比更清楚,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叫救兵。」

眾人聽後,驚訝的張大嘴巴。

鄉巴佬動手打陳少,已經是膽大包天,現在不趁機逃跑,反而讓陳鑫叫救兵。

這人是有病啊,還是狂的沒邊啊?

而陳鑫內心則是狂喜,父親身邊的保安都是精英,對付一個鄉巴佬還不是輕輕鬆鬆。

他強行壓抑着喜悅,戰戰兢兢的拿出手機通知了父親。

想着救兵馬上就到,陳鑫說話又有底氣了,他捂着腮幫子,囂張的說道:「你動手打我的臉,就是打了三順集團的臉!就是打我父親陳永年的臉!」

「我父親就在附近談生意,他十分鐘之內就會趕到!到時候,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會當著你的面,好好的玩......」

葉青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瞥了陳鑫一眼,嚇得陳鑫趕緊收聲。

蕭紅葉看着淡定的葉青,更加的擔憂,急忙小聲說道:「葉青,三順集團不是我們能招惹的,你還是趕快離開吧。」

「離開?」葉青看着焦急的蕭紅葉,問道:「如果我離開的話,你怎麼辦?」

蕭紅葉咬了咬嘴唇,「你不用擔心我,再怎麼說,我也是滄海集團的副總,姜總肯定不會坐視不管,這是我的車鑰匙,你趕快走吧。」

蕭紅葉不斷的催促着葉青,為了壓低聲音,兩人挨得極近。

葉青都能嗅到蕭紅葉身上的香味。

滄海集團實力還行,但為了一個副總,怎麼可能跟三順集團撕破臉,就算是姜暮煙願意,滄海集團的管理層也肯定不會願意。

這個傻女人,到了這個時候,還用善意的謊言勸他逃跑。

「你放心吧,莫說是陳永年,就算是那些傾城會的人全都來了,我也不放在眼裡。」葉青笑道。

就在這時,舞廳的大門被推開。

一名老者帶着十幾個西裝保鏢走了進來。

「年紀輕輕,口氣不小!」老者看着葉青的背影,皺眉道。

陳鑫看到來人,臉上的喜色再也掩蓋不住,激動的喊道:「父親,您終於來了。」

五年前,他背負着一身賭債,為了躲避追債,他成了流浪漢。

後來,他策划了一件事,不僅解決了債務問題,更是搖身一變,成了人上人。

翻身後,也把家人接過來,只不過妻子因為整日被追債的人騷擾,鬱鬱而終,所以他對唯一的兒子是充滿了愧疚,這才對陳鑫溺愛無比。

現在見到兒子被打成這個樣子,饒是陳永年城府極深,臉上也浮現怒色,冷聲道:「年輕人,你剛才不是還口出狂言呢,怎麼,現在我到了,你連面對我的勇氣都沒有?」

蕭紅葉扯了扯葉青的衣服,示意葉青趕緊走。

葉青淡定的笑了笑,轉身道:「怕你?你有這個資格么?!」

陳永年看着葉青,心中大駭!

不過,自從當初幹了那件事情,這些年也遇到不少大風大浪,他已經不是從前的陳永年了!

「沒想到,那麼高的懸崖,你竟然沒摔死。」

「我也沒想到,本以為救了一條狗,原來卻是一隻白眼狼。」

陳永年面色陰沉,「你這次對我兒子動手,不會就是為了見我吧?」

葉青譏笑道:「這純屬於巧合,你還沒那麼大的面子。」

「這次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就放你一馬,趕緊滾!」陳永年盯着葉青,不屑道。

其他人聽了,恍然大悟。

怪不得鄉巴佬敢對陳少動手,又敢大言不慚,原來有這道原因。

葉青聽後,卻笑道:「哈哈,往日情分?你也配提往日情分?!不過,今天見都見了,今天就順手討討債。」

討債?

這鄉巴佬向陳三順討債?!

看來這鄉巴佬何止是膽大包天,這純粹是要把天通個窟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