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名門暖婚燕少寵
名門暖婚燕少寵 連載中

名門暖婚燕少寵

來源:掌讀520 作者:顧明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燕璟城 現代言情 顧明珠

簡介:燕璟城是西江最炙手可熱的年輕權貴,他一直都知道,顧明珠這個女人並非善類
所以陰差陽錯和她攪合在一起後,他也只是盡職盡責的走了個場
可他沒想到,有一天他會愛她入骨,恨不得連命都給她…… —婚後某天— 燕璟城沉着臉扯碎了離婚協議,目光陰冷的盯着面前的女人:「呵,離婚?你想都別想!」 顧明珠愣了愣:「可你答應過我的……」 燕璟城扯開領帶,冷笑:「我反悔了
」 顧明珠避開他的吻,氣急:「你不要臉!」 他嗤笑出聲:「要臉做什麼,要你就夠了
」 ……展開

《名門暖婚燕少寵》章節試讀:

第6章 三堂會審


她和燕明遠在一起一年,她滿心籌謀算計,那男人卻乾淨純粹、始終赤誠以待。

這隻讓顧明珠覺得自己這滿心的骯髒越發不堪,終究是狠不下心腸再利用他。

所以她提了分手,決絕又殘忍。

她恨自己心腸不夠硬,明明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卻還有心思去管別人!

可她又覺得,這大概是她僅剩的一點良心了。

所以顧明珠想着,與其被王家那個變態羞辱,倒不如春風一度的那個人是燕璟城。

至少那狗男人顏美活好,算起來,是她賺了。

半個多小時後,顧家。

顧明珠才進門,便和她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迎面碰上。

顧朝霞顯然是精心打扮過,小臉粉白,妝容精緻,穿着香家最新款的白色連衣裙,施施然站在樓梯中間,只讓顧明珠感嘆好一朵清純做作的小白花!

「呦,你還知道回來。」顧朝霞微揚着下巴,陰陽怪氣的開口。

顧明珠停下腳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妹妹有話要說?」

似乎沒想到她會這麼坦然,顧朝霞當即端起了架子:「只是想警告你一下,下個月你就要嫁到王家,所以這段時間你最好安分一點,不要再惹出什麼亂子!」

顧明珠笑了笑,溫聲道:「妹妹盯這樁婚事盯的這麼緊,不知道的還以為妹妹想嫁過去呢。」

「我哪有姐姐這個福氣,畢竟王彬指明要的人可是姐姐。」顧朝霞笑着開口,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幸災樂禍:「不過話說回來,那王彬雖然有些特殊癖好,但王家也算財大氣粗,以姐姐現在的名聲嫁過去倒也不虧。」

說著,她像是又想起什麼,湊近顧明珠有些笑着道:「只是我聽說,前陣子他好像又弄死了兩個姑娘,也不知道姐姐這身嬌體軟的,嫁過去之後能扛多久~」

顧朝霞話說到一半,視線落在顧明珠的脖頸上,忽然頓住。

她的脖頸修長雪白、漂亮的讓人驚嘆,可此刻,她的脖頸和鎖骨上卻有着大片青紫的吻痕,刺眼的讓人想忽視都難!

顧朝霞臉上的笑淡了幾分,下意識道:「你脖子上是什麼?」

顧明珠彎起唇角,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明艷生輝,她眼裡帶着幾分嘲弄,紅唇微啟:「妹妹覺得是什麼?」

顧朝霞的臉色變了幾變:「你…你怎麼敢!顧明珠,你和王家婚事在即,你怎麼敢在這個時候和別的男人鬼混!」

看着她那副惱羞成怒的模樣,顧明珠笑了。

看來她和王家這場婚事,除了她以外,顧家的每個人都得了不少好處呢。

「你!你明知道王彬唯一的要求就是處女,你怎麼敢幹出這種下賤事!」顧朝霞的情緒有些激動,像是沒想到顧明珠會失了身。

顧明珠杏眸瀲灧,笑着點了支煙,靠在牆上:「這麼多年,我身邊男人不斷。你該不會天真的以為我真會守身如玉吧?你覺得就算我肯,那些男人肯么?」

她姿態懶散,噙着抹淡笑,眼角微微上挑,滿身都是勾人的意味,唯獨那雙眼看向她的時候滿是漠然和嘲弄。

顧明珠杏眸瀲灧,笑着點了支煙,靠在牆上:「這麼多年,我身邊男人不斷。妹妹該不會天真的以為我真會守身如玉吧?你覺得就算我肯,那些男人肯么?」

她姿態懶散,噙着抹淡笑,眼角微微上挑,滿身都是勾人的意味,唯獨那雙眼看向她的時候滿是漠然和嘲弄。

顧朝霞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能怔怔的看着她。

確實,這些年顧家逼迫顧明珠利用美貌和手段為他們謀取了不少利益。

可她一直以為,顧明珠這個女人攻於心計、奸滑的狠,斷是不會讓男人真正佔到便宜的,可她沒想到,她竟然早就失身了。

顧朝霞逼近她幾步,眼底閃過一抹惡毒:「顧明珠,你別忘了,你那個媽還在醫院躺着,奶奶若是知道你失了身,絕對不會饒了你的!」

聞言,顧明珠臉上的笑意更深,只是杏眸若冷冷秋雨,那笑顯然未達眼底。

確實,她那個媽還在醫院躺着,昏迷不醒。

這也恰恰是顧家這些年來肆意操控她的倚仗。

十幾年了,她甚至不知道沈清婉在哪,更別說見上一面。

這些年,她不知道幹了多少豬狗不如的事,才堪堪爭取到每個月兩次的,和沈清婉視頻的機會。

顧家這些人,看着光鮮亮麗,可其實都是披着人皮的魔鬼。

他們用媽媽作為籌碼,操控了她十幾年的人生。

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顧朝霞幸災樂禍的開口道:「顧明珠,這可是你自己作死,我等着看老太太知道後怎麼收拾你!」

顧明珠掀了掀眼皮,勾起紅唇笑道:「妹妹有這個時間操心我,不如先想想怎麼把墊歪的鼻子正過來,畢竟你走出去若是被人叫成匹諾曹,我這個做姐姐的也是臉上無光。」

「你!你!!」

顧朝霞下意識捂住自己的鼻子,氣的臉色青紅交錯,她咬牙切齒的看着顧明珠,惡狠狠道:「你給我等着!」

說罷,她便轉身去找顧老夫人。

顧明珠轉頭瞥了眼她的背影,目光里滿是冷意。

哼,早晚有一日,她要傾覆整個顧家!

沒多久,顧明珠便被傭人請到了一樓客廳。

此刻,顧老夫人身穿墨藍色的旗袍端坐主位,妝容精緻,灰白的髮絲梳理的一絲不苟,碧綠色的翡翠首飾成套搭配,色澤極佳,價值不菲。

其他幾個位置上,也坐着幾個中年男女,這會看向顧明珠像是憋了一肚子的話,皆是憤憤不平的模樣。

看着這一幕,顧明珠不由得覺得可笑。

這三堂會審的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幹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呢。

顧老夫人沉着臉看着顧明珠,最先開口:「你有沒有什麼要說?」

顧明珠做出委屈的模樣,頓時就紅了眼圈:「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顧老夫人一把將手裡的茶盞砸在茶几上,怒聲道:「沒想到?你和王家婚事在即,你卻在這種時候和別的男人鬼混,我看是我這些日子太縱容你了!」

顧明珠佯裝被嚇到,身形輕顫,看向顧老夫人有些哽咽:「我也不想的……」

「恬不知恥!顧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你讓我怎麼同王家交代!」顧老夫人怒聲道。

繼母楊慧茹也適時開口:「明珠,不是阿姨說你,你這確實有些不自重了。若你不想嫁給王家,可以和我們說,怎麼能這麼作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