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逆流1999
逆流1999 連載中

逆流1999

來源:掌讀520 作者:李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平 沈老師

簡介:身為商家大佬的李平重生回到1999年,為了讓老婆和孩子過上好日子,他將再一次踏上征途,開始全新的創業之路…展開

《逆流1999》章節試讀:

第五章凈賺55萬


「哥,如果你覺得打我可以消火,那就打吧。」

李平目光直勾勾地看向眼前的大舅子。

就在這時,沈晴帶着女兒箐箐從樓下一步一步走上來。

江楚河看着抱着小侄女走來的沈晴,臉色鐵青道:「她是怎麼回事?」

李平轉身一看,不緊不慢地解釋道:「江雪住院暫時沒有辦法帶孩子,我忙賺錢也沒時間照顧她,沒辦法只能先讓鄰居幫忙帶一下。」

沈晴見兩人劍拔弩張的樣子,走過去勸說道:「你們倆幹什麼呢,孩子都看着呢,有事兒就不能進屋裡說。」

說著,沈晴掏出鑰匙去開門。

江楚河見沈晴真的把門打開了,這才相信李平說的是真的。

不過料想李平也不會梅開二度,就他這種爛人,也就他妹會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李箐箐走到江楚河跟前,奶聲奶氣道:「大舅…你什麼時候過來的呀。」

在孩子面前,江楚河不想發火。

他抱起箐箐,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微笑道:「還是箐箐最乖,想要什麼,大舅帶你去買。」

箐箐晃了晃小腦袋說:「不用了大舅,今天沈姨帶箐箐去遊樂場玩了好久,還帶箐箐去吃好多好吃的…」

江楚河越聽越不對勁。

如果只是單純的鄰居,這未免也太好了吧。

李平回到自己家,脫掉外套,走到茶几前倒了兩杯水。

江楚河把箐箐放下,然後對沈晴說:「那個…我找李平有點事兒,箐箐暫時先放在這兒了。」

「交給我就行了。」

沈晴走過去把李箐箐拉到身旁。

江楚河進了屋,啪的一聲把門關上,對李平質問道:「我妹到底怎麼住院的?是不是你打的?」

「煤氣中毒。」

李平深吸口氣說:「昨晚我和江雪吵了一架,她開煤氣想自殺,好在我發現的及時趕緊把她送到了醫院…」

「有沒有事兒?」

「暫時已經擺脫生命危險了…」

「李平,我妹要是出了事兒,老子就親手除了你這個禍害!」

「大哥,我承認是我對不起江雪,但這次真的是一個意外。」

「你也知道對不起江雪,以前她給你洗衣做飯帶孩子,外出打零工賺錢的時候你怎麼沒想過對不起她!」

江楚河很憤怒,他想親手撕碎這個畜生。

但是固有的家庭觀念讓他不敢輕易出手。

如果真這麼做了,毀掉的就是兩個家庭。

兩人站在那兒,氣氛格外沉靜。

片刻,李平率先打破沉默,「大哥這次過來有什麼事情想說嗎?」

「我來看我妹不行嗎?」

江楚河瞪了他一眼,隨後問道:「江雪在哪個醫院,我想過去看看她。」

「市醫院,住院部三樓301」

江楚河沒有再說下出,轉身奪門而出來到沈晴屋裡,從錢包里掏出僅剩的幾張鮮紅的鈔票放在桌子上說:「這錢就當是給箐箐的伙食費…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沈晴正在廚房忙活,還沒來得及放下手裡的鍋鏟,就發現已經走的沒了影。

過了一會兒,李平走到客廳。

看着桌子上的錢,咧嘴苦笑道:「我大哥和我媳婦兒一樣,心腸好。」

「看出來了。」

沈晴端着菜從廚房裡走了出來,蹙眉道:「你今天不是說去賺錢了嗎?怎麼喝成了這樣?」

李平笑着說:「談生意怎麼可能離得開酒席…」

「我不管你是去談生意還是去花天酒地,好好為你女兒想想,剛才我帶她出去吃東西,你閨女捨不得吃,說要把這些好吃的留給你和江姐。」

沈晴把桌子上的錢收進口袋說:「這錢我先收着,就當是箐箐平時的伙食費。」

「嗯。」

李平點了點頭,吃了點熱菜,喝了點喝湯,回到屋裡倒頭就睡。

一夜無話,第二天醒來已經到了中午。

李平拍了拍腦袋,簡單洗漱了一遍便出門趕往他和王磊事先越好的土菜館。

他本想着王磊會遲到,或者乾脆不來。

想到他已經在那裡等他了。

李平走進去跟他打招呼。

王磊表現的很平靜,伸手示意他入座,然後把手裡的公文包垂放在他面前。

「廠里正好剛結束一筆訂單,老闆讓我把錢存到銀行里,裏面正好是五萬塊錢,你看一下。」

「夠用了。」

李平打開公文包,看着裏面嶄新的鈔票,起身道:「走吧,這一次咱們要賺個盆滿缽滿!」

兩人離開土菜館,來到海城股票交易市場。

看了下顯示屏上鼎融科技的走勢,李平推斷幕後黑手已經準備動手了。

為了避免莊家起疑心,李平多開了幾個賬戶,然後把這五萬塊錢分別勻到這幾個賬戶里。

鼎融科技也已經從昨天的十塊錢一股提高到了11塊錢一股,五萬塊錢也就是50手。

如果成功,他們將獲得十倍的收益,換算下來也就是55萬。

做完這一切之後,李平說道:「股票暫時不用管了,等一個星期後過來開盤就行。」

「這支股票真的會提升到了一百多塊錢一股?」王磊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股市裡人很多,在大的趨勢面前,小的波動並不會影響大盤的優勢。

他的閾值就在130塊,多一分他都不會賺。

一個星期,幾乎是眨眼間的功夫。

這一天,兩人再次碰面,這一次王磊的臉色非常難看。

李平問道:「怎麼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

王磊低聲道:「我身邊的助手是廠長的親侄子,他懷疑賬出了問題,現在正在暗中調查我。」

「他沒有跟過來吧。」

「沒有,我一大早就趁機溜了,他現在估計正在銀行那邊蹲點等我過去。」

「銀行那邊提前打點了嗎?」

「前段時間就已經聽你的說了,他們說暫時會幫我拖延一下,但是不會太久…」

「時間夠用了。」

李平目光直視海城股票市場。

這時但凡是買了鼎融科技的散戶,沒有一個不興奮的。

看着鼎融直線飆升的綠色,李平毅然決然地選擇拋售手裡目前持有的所有股票。

王磊看着屏幕上驚人的數字後,激動地渾身都在顫抖,「真的到一百多了…」

當他再次看向李平時,不由得感嘆李平的手段之高超。

不過身為小股民的他,在看到不斷攀升的數字後,還是難以壓制心中的那絲貪婪。

「李哥…要不手裡的股票再留幾手…我看這支股還能再漲漲…」

李平猛地轉過身,神色漠然道:「你可以選擇繼續等,但是手握鐮刀的莊家可沒有耐性等下去了…」

王磊被莊家割過一次韭菜,自然知道其中利害。

幸虧有李平在身旁提醒他,若是換做往常,他絕對會像那些普通散戶一樣再多等等…

而莊家,就是利用他們貪婪的一點來進行收割。

李平的行動速度很快,幾乎在電光火石間拋售了手裡所有的股票。

扣除一定手續費,加上他的一手股票,一共到手55萬左右。

等到晚上最後一次開盤,股價瞬間暴跌到每股幾塊錢。

那些沒有及時拋售股票的人,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有些甚至當場暈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