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命醫婿
天命醫婿 連載中

天命醫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江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老太太 江辰

簡介:被老婆一家認為是窩囊廢物的江辰,無意中得到江家老祖的玉佩傳承,自此開始了逆襲之路!他醫術救美,武道殺敵,以神為奴,以魔為仆!舉世無敵!展開

《天命醫婿》章節試讀:

第6章 奇葩丈母娘!


因為欣欣雖然手術成功了,但還需要在醫院靜養兩天,江辰就從王世豪給的銀行卡中取出五萬塊錢,然後打車回家,準備給欣欣拿兩件換洗衣服。

還在家門口,江辰卻聽到了家裡岳母等人的聲音。

他此時的聽力遠超常人,能夠清楚地聽到房內的聲音。

屋內,秦有容他們早就坐着谷海濤的車回來了。

谷海濤是林惋惜妹妹林佳珍的丈夫,在一個外資公司里當一個校小領導,能說會道,把林在恩秦有容兩人哄的團團轉。

此時,他們正在屋內商議事情。

秦有容道,「老太太終於算是幹了一件漂亮的事,江辰和惋惜一離婚,咱們家算是清凈了。」

谷海濤卻說道,「媽,您這樣想可不對。別忘了,爺爺給江辰還分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怎麼也要將那些股份拿到手,再讓他們離婚啊!」

林惋惜的妹妹林佳珍也開口幫腔到,「海濤說得對!那些股份咱們必須要得到,可不能便宜了江辰那個廢物。」

谷海濤嘿嘿笑道,「媽,其實想要搶走股份也不難,江辰的軟肋就是欣欣和林惋惜,咱們只需要在她們兩人身上下手就行,不過,奶奶恐怕會從中作梗,江辰能不能得到那些股份,可不好說。」

「海濤說的有道理!」秦有容感嘆道,「這就是差距啊,那廢物什麼都不會做,整天就會給人添堵。」

「再看看海濤,辦事麻利,總是為咱們着想,同樣是女婿,怎麼差距這麼大呢?」

江辰在外邊聽的一清二楚,雙拳緊握,心中怒火湧起,恨不得想打人。

怎麼?

難道在謀劃怎麼欺負自己的時候,自己還得幫着出謀劃策不成?

但想到林惋惜,想到欣欣,他又不得不顧慮她們的感受,強行壓下怒火。

江辰推開房門走進屋,沒打算理會這群人,徑直走向林惋惜的房間。

欣欣晚上是和林惋惜睡的,衣服也在那裡放着。

「你跑哪裡去了?」

「怎麼現在才回來?」

「你還不做飯是想餓死我們嗎?!」

秦有容看到江辰,嘴立刻像是機關槍似的,嘟嘟嘟的往外噴。

江辰沒有停步,「我回來拿欣欣的衣服,欣欣需要在醫院住半個月。」

「翅膀硬了是不是,敢頂嘴了?給我站住!」秦有容站起身,大喊道,「我遇到了你這樣的廢物,真的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你說說你,你要是能有海濤一成優點,我們也不至於天天說你!」

她見軟的不行,索性直接來硬的了,甚至還給林惋惜打了視頻電話,在那裡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着,這是她的老套路了。

江辰自顧自的拿出欣欣的衣服,朝門外走去。

秦有容罵道,「站住!我讓你出去了嗎?你趕緊去做飯!」

「媽!你們不是自己可以做飯么?再說,您不是要讓我和江辰離婚么?還這樣使喚他?」林惋惜在電話那頭有些聽不過去了。

「就算要離婚也得給我們做飯,我們養了他那麼多年,他給我們做幾頓飯怎麼了?難道還要我動手?」秦有容怒聲道。

林佳珍立刻擋在門口,不讓江辰出去。

江辰頓住了腳步,「算了,我做就是,我做就是。」

林惋惜在電話那頭聽到這邊的情況,輕咬嘴唇,沒有說什麼。

「哼!別想打感情牌!告訴你,惋惜一回來我就讓她和你去辦離婚手續!」

秦有容冷哼道,「惋惜,我給你介紹幾個富家大少,你和他們接觸接觸,咱們不愁嫁!」

「媽,您胡說什麼?奶奶那個離婚協議我沒簽字,不作數!而且我永遠也不會簽!」林惋惜氣呼呼的爭辯着。

「沒讓你嫁,你先接觸接觸再說啊,我已經聯繫了好幾個了,有時間你們就多走動走動。」

林惋惜在那邊眉頭緊縮,也無可奈何!

林佳珍在一邊冷嘲熱諷,「如果不是你讓我姐生了孩子,我都懷疑你到底是不是一個男人了。」

「我從未見過你這麼廢物的人,看看我家海濤,你們兩個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你說你怎麼那麼廢物呢?爺爺給你的股份眼看都保不住,真慫!」

江辰本想不管此事了,但轉念一想,這可是林老爺子留給自己的東西,他雖然不在乎,但也不能讓其他人拿去!

想起林老太太等人那醜惡的嘴臉,江辰心中就一陣反胃。

他立刻說道,「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絕對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屋內瞬間一片寂靜。

「哈哈哈!笑死我了!」林佳珍大笑道,「吹牛都不打草稿么?」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你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模樣,還想從老太太那裡搶走股份?」

「別說是百分之三十了,即使是百分之一,你也搶不走!」

「你問老太太借二十萬,她都不給你,還想指望她把股份讓給你?」

岳父林在恩在一邊默不作聲,他覺得秦有容她們做的有點過分了,可是他生來軟弱,不敢多言。

若非他太軟弱,總是聽秦有容的,當初做生意也不會虧的血本無歸了。

秦有容掛斷電話,不屑的哼了一聲,「哼!廢物就是廢物,再怎麼虛張聲勢還是廢物。」

「我已經告訴姚家大少姚安,惋惜出差了,他很快就要過去了。我們家惋惜那麼漂亮,嫁給你真是糟蹋了,不過現在好了,我們很快就能和姚家少爺搭上關係了。」

「姚家可是真正的大家族啊,比林家區區一兩億的資產強多了,姚安少爺才是真正的乘龍快婿!到時候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要與不要,都沒關係了。」

江辰眉頭一皺,鼻孔冷哼一聲,「媽,說這話還太早了吧?若是爺爺還健康的活着,林家輪得到奶奶做主么?」

「切,你以為奶奶能讓爺爺真的活過來?就算爺爺病好了,怕也是……」

秦有容後面話沒有說,但江辰卻是心中給咯噔一跳。奶奶這麼狠毒么?

他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唯有等到他做到了,才能狠狠地打這些人的臉。

至於姚安等追求林惋惜,江辰並沒有放在心上。

他相信林惋惜,她不是隨便的女子。

做完飯,打掃完衛生,江辰就去林惋惜的房間拿衣服。

但是欣欣最喜歡穿的那件上衣卻怎麼也找不到,他不得不打林惋惜的電話。

可是卻無人接聽。

看着手機上十幾個無人接聽的電話,江辰搖了搖頭。

林惋惜明明剛才接了秦有容的電話,現在卻不接自己的,難道是在生悶氣?

他也沒多想,拿了其它的衣服就出門了。

但江辰卻不知道,當他剛剛離開家的時候,谷海濤和林佳珍卻暗中對視了一眼,兩人的臉上充滿了奸笑。

江辰在路上的時候,接到了趙氏洗車行趙老闆的電話。

「江辰你小子長能耐了啊,竟然敢曠工了是不是?」

「我告訴你,你七天的工資沒了!」

「你明天要是敢不來,我扣光你這個月的工資!」

趙老闆怒吼了一陣,也不等江辰答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

醫院裏,喬陽坐在辦公室,看着自己浮腫的半邊臉,越想越生氣,「江辰這個王八蛋,居然害的勞資這麼丟人!你讓我不好過,我就讓你不好過!」

稍微遲疑了一下,喬陽打開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撥通了過去,「趙總,我是喬陽,上次我們還一起泡妞來着是吧?呵呵,有個小事麻煩你,有個不長眼的混賬在你的洗車行里打工,叫江辰,對對對,不用開除,給我往死里整!事成之後,少不了您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