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道聖手
醫道聖手 連載中

醫道聖手

來源:掌讀520 作者:方勇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勇軍 馬孟

簡介:實習生雲嶺第一次上手術台,卻沒想到鍋從天降,帶教老師和主任工作失誤卻想把鍋砸在雲嶺頭上
雲嶺接受了來自一百年之後的醫學瘋子的記憶,從此醫海遼闊,任我馳騁!展開

《醫道聖手》章節試讀:

第8章 半個小時就行


「溫老,您怎麼親自來了!」

看到溫老,方勇軍不由連忙上前向溫老躬身打招呼。

「溫老,您千萬別受這小子矇騙了,這小子就是個實習生,連畢業證都還沒拿到手,不過是在這裡胡吹海侃,他的話當不得真,我這就收拾他!」

方勇軍敷衍的向溫老打過招呼就心急的打擊起雲嶺來了!

溫老居然真的想要一個實習生做手術?

這場手術要是真做了,他堂堂科室主任,榮城腫瘤外科第一人還要怎麼自處?

一定要打消溫老的念頭,這便是此刻方勇軍全部的想法。

「溫叔,雲嶺雖然只是一個實習生,但他的手術水平非常了得,幾個小時前他剛剛完成一例嚴重黏連的膀胱腫瘤切除手術,所以我才通知夏冰,讓他將您的病歷帶過來給雲醫生看看!」

「幾個小時前那台手術,他根本就是違規操作,不過是運氣好,才把患者膀胱切了下來而已,難道你身為醫務科科長,還要縱容實習生犯第二次錯嗎?」

提起之前那台手術,方勇軍幾乎暴走。

于欣敏正準備反擊,卻被溫老吃力的抬起的手打住了。

「不用說了,我願意嘗試手術!」

溫老的聲音雖然很虛弱,卻十分豎定,完全沒有再給方勇軍再解釋的機會。

方勇軍還想勸說幾句,溫老卻已經沒有了說話的力氣,擺了擺手,示意方勇軍不必再勸。

「溫老身份特殊,在榮城地位超然,要是溫老倒在手術台上,你就等着被所有榮城人審判吧!」

方勇軍勸不動溫老,氣得拂袖而去,馬孟卻一臉興災樂禍,嘲諷了雲嶺幾句才跟着離開。

「方主任,我們就這麼算了嗎?那個破實習生也太囂張了,要是他真把溫老的手術做下來了,那我們.......」

馬孟一出辦公室,就在方勇軍身後擔心的說道。

「手術成功?」

「他也配!」

方勇軍惡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後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一口氣打了三個電話,方勇軍才轉頭對馬孟交待道:

「你現在以那小子的老師的身份跟着他們去做術前檢查,找機會給溫老頭加點料......」

方勇軍湊到馬孟身邊交待道。

馬孟領命而去,再次回到醫生辦公室的時候,雲嶺正在研究溫老的片子。

馬孟記得方勇軍的交待,便直接湊了上去。

「嘖嘖,溫老這病情比一周前的片子又加重了不少啊。這樣子,就算分開了,把膀胱切下來,這也找不到合適的迴腸改造尿道了吧?」

「溫老要強一生,末了還得天天提着尿袋子過日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受?看樣子你還沒跟溫老溝通吧?」

「我可警告你,現在打退堂鼓還來得及,別直到手術台上下不來台,以溫老的身份和地位,夠你一輩子翻不了身的!」

馬孟看了眼雲嶺手上的片子,就在一旁自說自話的嘮叨起來。

「聒噪!」

雲嶺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冰冷邪肆的眼神讓馬孟一陣心驚。

「見了鬼了,我是你老師,你拿什麼眼神看我?小心哪天晚上被鬼挖了眼珠子!」

馬孟心有餘悸的嘮叨時,雲嶺已經拿起片子,轉身離開了。

馬孟確定雲嶺是去手術室做術前準備了,才摸了摸兜,轉身朝着溫老的病房而去。

溫老的病情棘手,雲嶺需要對器械進行改造,以方便之後的操作。這也是雲嶺能做下手術的一個重要原因。

雲嶺處理完手術器械,正準備去刷手準備手術的時候,沒想到卻被人攔住了:

「你就是雲嶺?」

「那個說能給我哥做手術的實習生?」

一群人中,站在最中間的,赫然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身名牌西裝,盛氣凌人!

看向雲嶺的神色滿是鄙然。

此人正是溫家二房溫建章,溫老的弟弟,溫冰夏的二叔!

雲嶺只是冷冷掃了他一眼,沒有開口。

」「你小子,一個實習生也敢大言不慚說給我哥做手術?」

「出了問題誰負責?趕緊讓你們院長來見我,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敢給我哥做手術!」

見雲嶺不理會自己,溫建章不由大聲嚷嚷起來。

「二叔,今天的手術是我爸自己堅持要做的,而且做手術只需直系家屬同意就行,這裡,恐怕沒有二叔您什麼事情!」

溫冰夏此時正好來詢問雲嶺手術準備的情況,看到雲嶺被自己二叔攔住,不由生氣的對溫建章說道。

「直系家屬的事情?」

聽到溫冰夏的話,溫建章不由一聲冷哼!

「你爸現在還沒卸任公司職務,他的生命和健康都關係到公司的決策層的變動,今天我可是代表公司董事地前來詢問的!」

「要我們不管也行,除非他現在就卸任公司全部職務,把公司轉交到我手上,那他想做手術,想自己找死,我們沒有攔着!」

溫建章冷然中帶着几絲得意,顯然,這話才是他到醫院來阻攔手術的真正目的!

「不可能!」

「即便是我父親卸任董事會主席,也輪不到你,我死都不可能把溫氏交到你手上的!」

溫冰夏氣得俏臉緋紅,生氣的說道。

「那可由不得你!」

「公司的章程可是寫得清清楚楚,一旦你爸有什麼問題,就由我全權接管!」

「要麼先交接再做手術,要麼,這手術就別做了!」

溫建章出掏出一份文件,得意的對溫冰夏說道。

溫冰夏面對白紙黑字的文件,一張俏臉氣得通紅,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駁,

「只是一個普通的膀胱全切術,半個小時之內就能完成,沒有什麼風險,你們想要奪權大可以等到手術之後。」

雲嶺冷冷掃了溫建章一眼,淡淡的說道。

「半個小時就能完成?沒,沒什麼風險?」

溫冰夏愣住了。

自己父親可是膀胱癌晚期,是世界第一的泌尿專家斯傑夫先生都不敢做的手術,怎麼可能三十分鐘就完成手術?

怎麼可能沒有什麼風險?

但此時,溫冰夏也顧不得這麼多了,疑惑的用眼神再詢問了雲嶺一次,看到雲嶺淡然而堅定的眼神時,不由一瞬間就相信了雲嶺的話。

「我爸只是做個小手術,根本沒有風險,手術時間連半個小時都不需要,你們有什麼可鬧的,這上面可是說了,如果我爸失去意識超過十二個小時以上,你才有資格接管公司!」

「收起你的狼子野心,有什麼壞主意,等我爸把手術做完再說吧!」

溫冰夏冷聲對溫建章說道。

「半個小時就能完成手術?」

溫建章冷哼一聲!

「真以為我不是醫生,就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了?這台手術,至少需要兩個小時以上!」

「今天我就把話撂這裡,如果今天的手術用半小時做完,我就不再提卸任的事情,如果超過半小時,你就讓你那個老不死的直接卸任,把公司交給我!你敢不敢賭?」

溫建章盯着溫冰夏冷冷的說道。

「我跟你賭了!」

溫冰夏正一臉猶豫的時候,一道虛弱卻堅定的聲音響起,正是溫老爺子坐在輪椅上被推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