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重生:王爺獨寵第一毒妃
嫡女重生:王爺獨寵第一毒妃 連載中

嫡女重生:王爺獨寵第一毒妃

來源:掌讀520 作者:方雪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智姠 方雪琴

簡介:將軍嫡女,不甘墮落,附恨重生!「該是我的,誰也搶不走!」看楚王妃如何贏得楚王獨寵~展開

《嫡女重生:王爺獨寵第一毒妃》章節試讀:

第三章 粥里有毒?


摔倒在地的方智姠驚慌,想要站起身,可稍稍一動便覺得腳踝刺痛。

方智姠低頭看腳下,不知何時玉鞋的珍珠帶竟然斷了,難怪她方才會摔倒,可方雪琴最為珍視這玉鞋,平日悉心打理,今日怎會……

驀然,方智姠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念想,她憎恨的目光帶着懷疑,看向一旁坐得氣定神閑的方雪琴。

可方雪琴卻看也不看方智姠,只端着玉盞中的酒,怡然自若。

方智姠偷她的玉鞋不就是為了給自己的舞錦上添花,博得諸位公子的注意嗎?那她自然要為方智姠推波助瀾,讓她好好出一迴風頭。

末了,坐在正座上的方獅開口:「姠兒,怎麼回事。」

方智姠匆匆收回怨懟的目光,朝方獅解釋道:「父親,是……是女兒的珍珠帶斷了。」

「斷了?早些為何不檢查好!」

方獅眉關緊鎖神情冷峻,擺了擺手,有些失望,「下去吧。」

這一舞,中道而斷,席上眾人意猶未盡,更有人直言道:「二小姐這一舞未完還受了傷,委實可惜,不如請大小姐作舞如何?」

聞言,方雪琴手中端着的酒盞稍稍一頓,她可沒想要在此處爭風頭,畢竟她一點也不願引起秦羨的注意。

隨即莞爾一笑道:「這位夫人說笑了,我的舞技比不上我二妹妹,也比不過府上的舞姬,就不在各位貴客面前獻醜了。」

這句話落在方智姠耳中,令她生了好大的氣。

舞姬?方雪琴這是刻意貶低,拿自己與那些下賤的舞姬相比嗎!

方雪琴不欲引人矚目,誰知卻還有人不依不饒,「舞技自謙,但方大小姐的琴技絕妙眾人皆知,自是京城第一流,不知我等可否有幸一聽?」

聞聲望去,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秦羨一黨,趙侍郎家的公子趙進。

一猜便知是秦羨授意。

誰知方雪琴還未開口,方獅卻先道:「雪兒,既然趙公子開口,你莫要推辭,為大家奏上一曲吧。」

話已至此,縱然方雪琴有心迴避,卻也不敢當眾拂自己父親的面子。

無奈,她只能頷首應允。

對身後玉和道:「將我的琴取來。」

須臾後,三兩個小廝抬着三尺瑤琴進正堂,將琴架與杌子擺好。

隨後,方雪琴起身,蓮步徐徐走至堂前,她坐在杌子上,將廣袖收起,露出纖細潔白的手腕。

黑漆金絲楠木的瑤琴上刻這仙鶴逐鹿的圖案,與她水色袖口邊的青竹花紋交相呼應。

眾人翹首以盼,獨獨秦天一神情帶着幾分散漫。

在他看來世家閨秀的琴技或許不錯,但也只能說尚可,若說是京城第一流,這話未免太過吹捧。

他端着酒盞獨飲自酌。

而然,方雪琴指尖輕掃琴弦的第一瞬,他遊離的目光便被吸引。

低眉信手續續彈,琴聲緩緩,每一個震音都恰到好處,勾撥琴弦的力度拿捏的十分精準,巧妙。

猶如高山清泉飛瀉而下,激蕩,清脆,又如雄鷹翱翔天際,純粹,悠揚。

秦天一被方雪琴的琴聲吸引,直到最後曲終收撥,他的目光都還停留於此。

一曲終了,方雪琴起身,微微欠身行禮。

方獅大笑,「雪兒的琴技愈加爐火純青了。」

方雪琴頷首,「父親謬讚,拙技而已,在諸位面前獻醜了。」

在一片稱讚聲中,方智姠坐在席末心懷怨憎地瞪着方雪琴,自己摔倒受辱也就罷了,偏偏讓方雪琴這賤人搶盡風頭!

坐在一旁的二姨娘拉了拉方智姠的袖擺,「收起臉上的怨怒,小心讓你父親看見,惹他不快。」

聽二姨娘提點,方智姠旋即垂首斂眸,恢復鎮定,「是女兒沒沉住氣。」

隨後她命添了一杯酒,朝着席座另一端的方雪琴敬道:「姐姐琴技超然,妹妹真是自愧不如。」

知道她是虛與委蛇,可當著眾人的面方雪琴卻不得不顧及將軍府的顏面。

她不語,只端着酒杯略略回應。

末了,方雪琴放下酒杯抬眼,才看到母親姍姍來遲。

梁氏朝進門,一身墨綠色襯得她端莊典雅,氣質脫俗,年近四十卻絲毫看不出歲月蒼老的痕迹。

她朝方獅頷首行禮,「妾身來遲,還請將軍恕罪。」

方獅知道梁氏近日身體抱恙,也未怪罪,揮了揮手便示意讓她入座。

只是梁氏行過禮後,便徑直朝方雪琴走來,並未與方獅同席。

方雪琴困惑,壓低聲道:「母親怎的坐這兒?」

梁氏神情淡漠,「不礙事,這兒清凈些。」

方雪琴看向方獅,才注意到二姨娘隨侍在方獅左右,正為他添酒。

自從父親納二姨娘進門後,母親便於父親之間起了嫌隙,這些年受了二姨娘從中挑唆,父親與母親之間便更加疏遠。

隨後梁氏身邊的春嬤嬤遞上了一碗蝦肉粥,開口:「夫人,請用膳。」

蝦肉粥擺在面前,瞧着春嬤嬤異樣的神色,方雪琴起疑。

粥里除了清淡的海鮮味,還有一股淡淡的花香,方雪琴湊近聞了聞,驀然神情凝重,這味道她再熟悉不過。

月見草,她前世受陸醫師指點時曾在他醫典中見過,此草本無毒,但若是與海鮮一起使用便是讓人喪命的劇毒。

原來前世二姨娘是在粥中下毒,難怪做的天衣無縫。

方雪琴抬手一擋,莞爾輕笑,「母親近日在飲湯藥,不宜吃寒涼之物。」

春嬤嬤一聽這話悄悄的將目光看向二姨娘。

「只是一碗粥而已,不會有太大影響。剛熬出來營養正好,不吃委實有些浪費了些。」二姨娘淡笑說道,表現出關切梁氏的樣子。

「噢?說的也是。那不如姨娘將它吃了罷!姨娘平日辛勞也得補補身子呢。」方雪琴嘴角微勾。

聞言,坐在一旁的二姨娘神色一變,匆匆開口:「使不得,這是夫人的粥,妾身身份卑微怎能……」

她越是推拒,方雪琴便越是肯定此粥有異。

她轉眸看向方獅,開口:「父親您快勸勸!我們是一家人,姨娘也太拘束了不是?」

席上,方獅點頭,「既然是雪兒好意,你便喝吧。」

「將軍我……」

二姨娘惶恐,下一刻方雪琴便端着粥走到二姨娘面前,笑容盈盈,「姨娘平時侍奉母親辛苦了,一碗粥而已,應該的。」

此時這碗粥猶如抵在二姨娘脖頸下的匕首,鋒利凜然。

眾目睽睽之下,姨娘神情緊張,「這粥,我……」

「這粥怎麼了?」方雪琴定定地看着二姨娘,目光冷冽,「姨娘不喝,不會覺得這粥里有什麼吧?」

二姨娘赫然色變,「不,不是……」

她手頓在半空,不敢去接粥碗。

倏爾,方雪琴將粥碗按住,眸光一變,冷冷道:「姨娘,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