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長生仙尊
長生仙尊 連載中

長生仙尊

來源:掌讀520 作者:楚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少華 楚陽

簡介:近代人世間,仙神不顯,天威不再
因此許多人都覺得,滿天神佛只是流傳的縹緲之說,直到偶然間,楚陽神遊南天門,踏過破碎的天宮,才發現,天上的無數仙神,早已被屠戮殆盡……展開

《長生仙尊》章節試讀:

第六章 林溪的麻煩


「呵呵,我只是闡述一個事實,他只是一個窮困潦倒的瘸子,你們的事要是被燕京那邊知道,即使我不動手,我們兩家也會派人料理了他。」

「你知道的,搞定這種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和捏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男聲十分不屑。

這次,林溪沉默了,不再說話,似乎是認可了他這個說法。

聽到這裡,楚陽卻是勃然大怒,這要和林溪訂婚的傢伙,居然說弄死自己和捏死一隻螞蟻沒區別?

你他么以為你是誰?

胸腹中有一股怒火在翻騰,直衝天靈,楚陽當即就翻身下床!

換作以前,楚陽必然會斟酌一下對方的身份,然後很「懂事」地選擇置若罔聞,果斷認慫。

畢竟,家裡還有年邁的雙親要供養,再不能出事了。

但今日,或許是得到傳承的緣故,又或者是隱忍得太久了。

他膽氣極壯,有一股躁動充斥全身,忍不住了!

「相反,只要你安心做我的妻子,我答應你,非但會對這件事保密,還可以讓他衣食無憂,一輩子富足。」

「你好好考慮一下吧,我先走了。」

那把男聲一副施捨的語氣,更是令楚陽怒髮衝冠,推門沖了出去。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神態倨傲的國字臉青年,還有一名身材魁梧、留着鋥亮大光頭的中年男子,兩人剛邁入電梯,正準備離開。

「站住!」楚陽大聲喝住兩人。

突如其來的大喝,兩人都愣住了。

兩人自然不是被吆喝嚇到,而是楚陽這個被撞得筋斷骨折的倒霉蛋,居然轉眼間就跟沒事人一樣衝出來,這讓他們驚訝。

這傢伙是小強么?

「怎……怎麼會?」

望着全身裹纏繃帶,卻健步如飛、生龍活虎的楚陽,林溪也是瞪目結舌,愣在當場。

她懷疑自己眼花了。

傷成這樣,怎麼可能下地走路?

她愣神的功夫,楚陽已經沖了上去,一把按住電梯門,怒目而視:「小子,說的就是你!敢撬老子牆角,出來,老子要打斷你的狗腿!」

回過神來,王擎臉上閃過一抹陰鷙,冷哼道:「阿勇,廢了他。」

阿勇一聲不吭,大步走出電梯,一拳砸出!

還敢動手!

作為曾經的搏擊冠軍,楚陽毫無怯意,當下冷笑一聲,一招勢大力沉的右沖拳悍然打出!

「不要!」

回過神來的林溪驚叫一聲,但已經遲了。

噗!

兩拳相撞,發出一聲悶響,楚陽只覺得湧來一股狂猛無匹的巨力,整個人被這股巨力打得凌空倒飛回去!

撲通!

背部狠狠撞在牆上,發出一聲巨響,整堵牆都震顫了一下。

「噗嗤!」

楚陽大口噴血,全身彷彿散架一般,整條右臂麻痹,沒了知覺。

「你要打斷誰的狗腿?」

阿勇獰笑一聲,閃身上前,一腳踹出,剛一落地的楚陽便如同皮球一般被狠狠踹中,翻滾着橫飛出去!

這番出手又快又狠,電光火石之間,楚陽已經倒在地上,大口咳血。

「住手!」

終於,反應過來的林溪衝上前來,展開雙臂,攔住阿勇。

「這次算你走運,下次,我一定打死你。」阿勇瓮聲瓮氣地丟下一句,轉身走進電梯。

「蠢材。」

電梯門緩緩關上之際,飄出兩個不屑的字,更是令楚浩羞怒難當。

自己引以為傲的拳術,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連對方一招都接不下!

「我這個所謂的冠軍拳王,從頭到尾都是一個笑話!」楚陽心中憤慨,面色鐵青。

這一戰,他一敗塗地的同時,也認清了自己。

「不對!獲得傳承之後,我變得暴躁和莽撞了,有莫名的膨脹感,好像看誰都是不堪一擊的廢柴……」

冷靜下來後,楚陽忽然冒出這個想法,心中猝然一驚。

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被那些傳承的東西影響了心智,幾乎迷失。

如果自己成為修者,或許可以狂一點,但就目前而言,沒有任何狂妄的資格。

「切,什麼拳王,你真是不怕死,知道那個光頭佬是誰嗎?他是橫練高手,一拳能打穿牆、能打死一頭牛,要不是他手下留情,你已經死了。」

林溪嘴上數落着,眉宇間卻透出一抹心疼,小心翼翼地將他扶起,關切道:「很痛是嗎?你忍着點,不要亂動,我去叫醫生過來。」

楚陽伸手拉住她:「不要去,我只是岔了氣、吐點血而已,坐一陣我們就走,千萬不要驚動醫生。」

前一天還因為車禍,奄奄一息,轉眼間就生龍活虎,這事宣揚出去,他百口莫辯。

被當成怪胎,抓去切片研究都有可能。

冰雪聰明的林溪一下就醒悟過來,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狐疑道:「楚陽,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外星人?」

前一刻仍是傷重垂死,眨眼間就完好如初,換作別人早嚇跑了。

她有這個想法也是正常。

「踏過南天門,神遊天庭的事,說出來她也不會信吧。」

略一沉吟,楚陽就苦笑着連連搖頭,說道:「拜託,我要是外星人,早把光頭佬揍得滿地找牙了,用得着這麼窩囊嗎?」

「來來來,你看看我流的血,還有味道,你聞聞看。」楚陽說著就把染血的右臉湊上去,讓她檢查。

「真不是?」

伸手在他的額頭抹了一把血,又看又嗅的,確定顏色和氣味都正常後,林溪才點點頭:「好吧,我相信你了。」

說完,林溪起身出門,邊走邊叮囑:「你先找個地方躲起來,我下去給你買套衣服,等下偷偷出院,不要讓巡房的看見。」

林溪離開後,楚陽在樓道里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等候,檢查自身。

剛才受傷之後,他感覺到體內有一股熱氣在流轉,暖洋洋的。

「玄黃母氣果然玄妙。」楚陽嘖嘖稱奇,挨了光頭佬一拳一腳後,玄黃之氣竟能快速修復傷痛。

能感覺到,玄黃母氣流過的地方,都變得堅韌了一些。

據「無極帝經」所述,在日後的築基、包括修鍊上,這一縷只有髮絲大小,卻神妙無比的玄黃母氣都可以給他極大的幫助,甚至事半功倍。

沒有這一縷母氣,在末法時代的今天,他也只能望洋興嘆。

「不知道,我能不能成為仙人……」楚陽的臉上透出濃濃的期待之色,眼眸深處,還潛藏着一股深深的憤恨。

他永遠忘不了,燕京的那個雨夜。

那個名為葉青雲的囂張跋扈的少年,因為幾句爭執,就把自己的手腳盡數打斷,鮮血染紅了整條大街,差點死去。

事後他打探得知,葉氏一族在燕京有赫赫威名,實力強大無比,是屬於可以橫着走的存在。

「只有成為修行者,我才有資格去燕京,一雪前恥!」楚陽暗暗嘀咕,心裏對無極帝經上記載的修行之法,無比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