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品藥王
絕品藥王 連載中

絕品藥王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正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正豪 奇幻玄幻 林密

簡介:落入人生最低谷的葉正豪,被人設局結識了一個神秘的美艷狐仙,並得到一本瀧修奇書,從此逆襲人生,他卻不知道,這個美艷狐仙是個致命煞星,背後是一個恐怖黑洞……展開

《絕品藥王》章節試讀:

第3章 急病狠治


胡水仙帶着葉正豪往前走。

她穿着一件白大褂,隨着她步態優雅地向前走着。

白大褂下面的露出來的一雙小腿又白又直,走起路來氣質優雅,

裊裊娜娜,如風擺荷葉,沒有一點鄉下女人的樣子。

葉正豪一腦子問號。

他本來想問胡水仙為什麼會給一個老頭子當老婆,

可是他又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一陣風吹來,胡水仙身上的香氣隨着風飄進葉正豪的鼻孔。

十分熟悉的味道。

香氣更濃,沁人心脾,讓人聞了有一種飄然若仙的愜意感。

胡水仙突然回過頭,用哀求的口吻輕聲道,「那天的事……請你不要跟別人說,可以嗎?」

胡水仙羞澀而緊張,

一雙秀美的大眼睛注視着葉正豪,讓人看了十分心疼。

葉正豪點點頭,壞笑了一下,「什麼事,我今天第一次見到你,以前從來就沒有見過,沒有什麼『那天的事』。」

胡水仙輕輕地舒了口氣,臉上的神情也不再那麼緊張了,飛快地看了葉正豪一眼,馬上低下頭,溫情款款地說了聲,「謝謝。」

聲音如一汩清泉涓涓流入葉正豪的心扉。

葉正豪像喝了杯香醇醉人的酒一樣,身體麻酥酥,輕飄飄的。

就在這樣,葉正豪留在小醫院裏工作。

白天在小診所看病,晚上在房間里看中醫書,背藥方。

自從葉正豪來了以後,白德賓經常開着車出門一天,甚至幾天不回來,不知道去哪兒了。

小醫院裏只有葉正豪和胡水仙兩個人,要是來患者看病,葉正豪是醫生,胡水仙是護士,兩人配合得很默契。

胡水仙是那種性格內向,沉默寡言的人,

但是她的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會說話。

有很多事,只要她看葉正豪一眼,葉正豪就會明白她的意思,反之也一樣。

胡水仙的廚藝非常好,會做各種可口的小菜。

如果白德賓不在家,她就會做那種江南風味的甜中帶着微酸的菜,如果白德賓在家,她會做那種重油重鹽的菜。

白德賓是個酒鬼,一天一斤多白酒,有時候一頓就是一斤。

白德賓每喝必醉,一喝醉了就跟葉正豪吹牛,主要是吹自己在女人方面的本事,說得很不堪,很肆無忌憚。

胡水仙對他的這些話似乎並沒有什麼反應,表情淡淡的,似乎並不怎麼放在心上。

兩人的相互稱謂也很奇怪。

私底下,兩人從來不老公、老婆相稱,白德賓叫胡水仙「那個誰」,胡水仙叫白德賓,「哎。」

這一天,白德賓沒出去。

有個長得頗有姿色,墜着一對大胸的女人來醫院,說是胸口悶。

葉正豪正要給女人看病,白德賓說:「我來吧。」

說著向那個女人招了招手,女人跟着白德賓進了一間病房。

不一會兒,裏面就傳出來女人的聲音。

葉正豪和胡水仙在外面的診室聽得清清楚楚。

葉正豪有些尷尬,但是胡水仙卻風清去淡,像什麼也沒聽見似的。

葉正豪對胡水仙說:「仙兒姐,我出去抽根煙。」

等葉正豪在外面抽完了煙,那個大胸女人衣衫不整地從裏面出來,拿着幾張鈔票數了數後揣進口袋。

葉正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白德賓有這麼個年輕漂亮,像仙女一樣的小媳婦,怎麼還會幹這種事,而且一點也不避諱胡水仙。

胡水仙的反應也很有意思,就像看到的是別的男人在亂搞女人,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葉正豪把煙頭踩滅,進了診室。

白德賓爽完了之後似乎很興奮,粗着嗓子對胡水仙喊:「那個誰,你去給我沏杯濃茶來。」

胡水仙低着頭給白德賓沏了杯茶端到他手邊。

白德賓一臉興奮地對葉正豪說:「小葉,我聽說你老婆出去打工很長時間了?」

「嗯,一年多了。」

「那你就沒出去打點野食兒?」

葉正豪笑着搖搖頭。

白德賓拍了他肩膀一下,淫淫地說:「小夥子,男人老憋着會憋出病來了,你是學醫的,應該懂得這個道理。」

葉正豪敷衍地笑了一下。

白德賓又問葉正豪以後有什麼打算。

葉正豪說了想攢點錢先蓋一個草藥大棚,然後再建一個草藥種植場的想法。

正這時,門被撞開了,

秀嶺村的村霸劉慶堂和他兒子劉鐵柱架着劉鐵柱的媳婦兒柳春梅走了進來。

只見柳春梅全身癱軟,額頭上全是汗。

劉慶堂着急地說:「老白,快救人!」

白德賓馬上招呼着葉正豪和劉慶堂父子把柳春梅抬進一間病房。

柳春梅躺在病床上,來回翻滾,像是非常難受的樣子。

劉慶堂父子都是一臉的尷尬。

白德賓小聲地問劉慶堂,「劉總,你兒媳婦兒這是怎麼了?」

劉慶堂尷尬地眨眨眼睛,向他兒子一揮手,「你先出去。」

劉鐵柱出去了,劉慶堂吞吞吐吐對白德賓說:「她吃了點葯,就……就變成這樣了。」

「吃藥?吃什麼葯?」

劉慶堂在白德賓的耳邊說了幾句。

原來,這個柳春梅原來是劉慶堂的秘書,後來嫁給了劉鐵柱。

沒想到劉鐵柱身體有毛病,經常辦不成事,劉慶堂急着抱孫子,就買了幾副葯,讓兩人辦事之前吃。

中午,小兩口兒閑着沒事就辦事,沒想到柳春梅的葯吃多了,就變成這樣了。

白德賓臉上浮出曖昧的笑容,「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劉慶堂出去了。

白德賓拿出一個針盒,讓葉正豪和胡水仙按着柳春眉。

葉正豪先取出三根長針,落在她的「眉沖、曲差,陽白」三個穴位扎,可是柳春眉像蛇一樣亂扭亂動,加上白德賓剛才睡了個女人,手有些哆嗦,就讓葉正豪替自己。

葉正豪熟知穴位,很準確地把三根銀針扎了進去。

接着,他又拿出3根短針,扎進柳春眉手臂上的天泉、天府、俠白三處穴位扎了進去。

白德賓愣住了,厲聲吼道:「你這是幹什麼?趕緊拔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