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都市霸王
重生都市霸王 連載中

重生都市霸王

來源:掌讀520 作者:許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許昊 陳雅琪

簡介:前世,他被摯愛背叛,窮困潦倒,顛沛流離,死無所葬
今生,他身懷天帝記憶重臨,誓要彌補遺憾,掃清所有仇敵,以霸主之姿,重返頂端!展開

《重生都市霸王》章節試讀:

第7章 演員


本來許昊也懶得去管他們的事情,可誰讓張良自以為是,居然教訓到他頭上來了,那他自然也不介意揭穿一下這個騙子。

「我要殺了你!」張良終於剋制不住自己的怨恨,朝許昊撲了過來。

看見張良惱羞成怒朝自己出手,許昊冷笑一聲,直接一個閃躲,然後隨手在張良的手臂上一點。

張良根本沒注意到許昊的小動作,扭過身,繼續朝許昊撲來:「都是你!肯定是你在搞鬼!這手錶絕對是你動了手腳!我今天非要宰了你!我要宰了你!」

「是嗎?手錶是我動了手腳,那你身上流出來的東西難道也是我塞進去的?」許昊負手而立,似笑非笑地指着張良右手的粗壯肌肉。

張良和趙庭軒的矛盾,以及假冒名牌腕錶這等狗血的大戲,早就引起了附近許多人的圍觀,附近至少圍了幾十名看熱鬧的熱心群眾。

而聽到許昊的話,這群熱心群眾們都是立刻看向了張良的右手。

這一看,可不得了,只見那張良的右手忽然裂開了一個豁口,然而這豁口不但沒有流出血液,反而是流出了極為粘稠好似蛋清一樣的液體!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了激烈的驚呼聲。

「我草!這是什麼東西?」

「白花花的,看着像是腦漿啊!」

「你是豬啊,那是手臂,手裏面怎麼會有腦漿?」

「呵呵,你們見識太短淺了,這是可定位油!一些自作聰明的蠢貨通過注射這種東西,來製造人工肌肉!」

聽到周圍群眾的話,張良神色瞬間慘白,猛然伸出手想要捂住自己的右手,然而許昊的小動作太過於刁鑽,以至於正巧將他手臂內注射的填充物都給流了個一乾二淨。

此時的張良,再也不復之前的完美肌肉男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右手比左手縮小一截的畸形!

「好噁心!」

「太變態了,根本不像人!」

「嘔,我想吐,對不起,讓一下!」任何一個看見這一幕的人,都由衷地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你們聽我解釋……」張良哪裡想得到,自己最為隱秘的秘密居然會這麼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整個人恍惚地想要解釋。

可是已經沒用了,因為所有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張良。

張良徹底崩潰了,撕扯着自己的頭髮,和個神經病一樣慘叫着朝遠處衝去,十幾分鐘前,他還意氣風發,可現在的他,甚至連過街老鼠都不如。

「現在看來,我應該是看不到前世沒有看見的滑稽一幕了。」許昊有些遺憾,要不是張良自以為是地來教育自己,許昊還真懶得去搭理他,到時候還能看見兩個『假』人互毆的滑稽場面。

張良跑了,趙庭軒則是捂嘴大哭,哭得那叫一個凄慘,旁邊的陳雅琪只能匆忙安慰。

「雅琪,我想不到,我想不到啊,終日打雁,終被雁啄,從來都是我們騙別人,還是第一次被別人騙!我不甘心啊!我這臉都丟盡了!」趙庭軒抓着陳雅琪的手哽咽道。

「噓!你能不能聲音小一點?」陳雅琪臉色微變,什麼叫我們?她可不是趙庭軒這樣的騙子,畢竟趙庭軒身上的都是假的,臉是照着陳雅琪這個閨蜜整容的,學歷是偽造的,就連家境也都是騙人的。

下意識地看了眼身後的許昊,許昊似乎並未聽見趙庭軒的話,陳雅琪這才鬆了口氣,能不能和那位劉少發生點什麼她也不確定,畢竟誰知道那劉少喜不喜歡自己?若是不喜歡自己,那自己還指望許昊老家那等着拆遷的房產呢。

被陳雅琪警告了一下,趙庭軒也很快恢復了過來,當即便是鑽進了旁邊的廁所裏面補妝去了。

而陳雅琪這才有功夫看向許昊。

走到了許昊的身邊,陳雅琪皺眉地問道:「你是怎麼看出那表是假的?」

「猜的。」許昊平靜地道。

「猜的?你覺得我會信?」陳雅琪蹙眉道:「你應該是見過正品的表吧?」

「你覺得是那就是了。」許昊聳聳肩道。

陳雅琪的眉頭皺得越發的緊,她早就覺得許昊情緒不太對勁了,之前的語氣就很淡漠,現在更是如此。

想到這裡,陳雅琪有些厭煩地朝許昊道:「你生氣了?我不是跟你解釋過了嗎?我閨蜜難得度假一次,讓我去陪她,我不可能不陪我閨蜜,反而陪你這個同事一起玩吧?我要怎麼解釋我和你的關係?」

「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辦公室戀情會影響工作,你難道想丟掉工作?還是希望我丟掉工作?你之前不是答應得好好的嗎?現在生什麼氣?」

聽到陳雅琪的話,許昊臉上頓時露出了戲謔的表情,道:「是嗎?只是跟你閨蜜一起玩嗎?真沒別人了?」

陳雅琪臉色微微一變,隨後很快恢復過來,淡淡地道:「還有趙庭軒的幾個朋友,怎麼?你擔心有人追求我?」

說完,陳雅琪面露不屑地道:「許昊,我還以為你和別人不一樣,沒想到,你和那些沒本事,還小家子氣,不準女朋友和其他男性接觸的男人一個德性!」

「真正有底氣的人,根本不會在意自己的女朋友和其他男性接觸,反而是女朋友才會擔心他們會不會被其他女性勾引!」

「你與其在這裡擔心這個防備那個,還不如好好工作,早點出息,也不至於連我們的關係都不敢說出去!」

許昊臉上帶着一絲感慨地看着陳雅琪,還是前世那個味道啊!

瞧瞧,這就是演員的自我修養,怪不得前世的自己會被她騙得團團轉,這話說得,明明是她拋下了許昊去見富二代,結果在她嘴裏,反而全都是許昊的錯,全都是許昊在疑神疑鬼,全都是許昊沒本事,才胡亂猜忌。

「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我說的不對?」陳雅琪有些不滿許昊臉上的感慨,在她眼裡,許昊此時應該滿臉愧疚才是。

她從未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她當然知道許昊真心待她,可她要的不是真心,而是更好的生活,真心?真心值幾個錢?

「沒有,你說的都對。」許昊一臉感嘆地道。

「你明白就好……」陳雅琪有些懷疑地看了眼許昊,她總覺得面前這個男人有了一些不同,不過她對許昊實在是太了解了,就是一個連自己主見都沒有的舔狗而已,就算是變化,又能變到哪裡去?

「雅琪,我們該走了。」趙庭軒此時已經補好妝,不得不承認趙庭軒心理承受能力很強大,遭遇了這樣的事情居然還能一臉淡定的補好妝。

陳雅琪猶豫地看了眼許昊,趙庭軒卻是不耐煩地道:「劉少可是一直在等呢!」

「好。」陳雅琪自然不可能為了許昊而怠慢了另外那位土豪,匆忙地拿着自己的行李朝許昊道:「我還有事,你先回去吧。」

許昊沒有回應,但是陳雅琪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跟着趙庭軒便是匆匆地上了一輛的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