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之絕世劍仙
都市之絕世劍仙 連載中

都市之絕世劍仙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子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子辰 趙夢涵

簡介:無上劍仙魂歸地球,一朝崛起天下驚
展開

《都市之絕世劍仙》章節試讀:

第6章 刀哥


王天下亦是沒想到,這個學生模樣的少年,居然也妄想爭奪靈石。

雖然他不明白林子辰為什麼會看上靈石,但他知道,林子辰死定了。

謝成彪他們連他師父都敢殺,林子辰一個凡夫俗子又算的了什麼。

他暗暗搖了搖頭。

這小子太不識好歹了。

若是正常點的人,見到他們這等身手,恐怕早就躲得遠遠的了。

就在他想着的時候,謝成彪直接出手了。

一出手就是殺招,一記掌刀,無比凌厲的朝着林子辰劈去。

林子辰這種普通人在他眼中,就如螻蟻一般,殺了也就殺了。

謝成彪很有自信,在他這一掌下,即便是石頭都要裂開。

至於林子辰,不死即殘。

「小子,下輩子別再這麼不長眼了!」

謝成彪一臉冷笑,眨眼間便來到了林子辰的身前,一掌狠狠劈下。

只是下一刻,他的瞳孔就狠狠一縮,仿若見到了什麼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在他這一掌落下的瞬間,林子辰迅速抬手,以一種無法想像的速度,一巴掌就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臉上。

謝成彪只來得及看到一抹殘影,臉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而後他整個人就不由自主的倒飛了出來。

一旁的王天下,瞬間就驚呆了。

「這怎麼可能!謝成彪可是內勁中期的高手啊!這小子,難不成是一位內勁巔峰的大高手?」

王天下驚的目瞪口呆。

他實在無法想像,謝成彪居然被一個少年給秒殺了。

能秒殺謝成彪的實力,至少也得是內勁巔峰的強者,而且還得是那種比較厲害的內勁巔峰強者。

謝成彪飛出去了十幾米遠,他摔在地上後,亦是難以置信到了極點。

他此刻,甚至全身都已經脫力了,他在林子辰這一巴掌下,整個人都被打懵了。

「靈石我收下了,你有意見嗎?」

林子辰甚至都沒有看謝成彪一眼,他看向王天下,淡淡的問道。

他自然看得出來,這兩人都不是普通人,體內都有一種能量波動,算得上是修鍊者。

只不過這兩人的能量太過稀疏薄弱了,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擊,哪怕他現在只是剛剛入門而已。

「不……不敢。」

王天下識趣的很,連謝成彪都被一招打敗了,他現在自然明白,對方絕對是一位強者。

林子辰微微點頭,也沒有為難他,便轉身離開了。

王天下猶疑了一下,看着林子辰的背影喊道:「前輩,多謝救命之恩,敢問前輩高姓大名!」

王天下起了結交之心,林子辰不但實力強大,而且還這麼年輕,未來的潛力不可限量。

這種人,絕對值得他去結交。

不過林子辰卻沒有回應,他還不想跟這些人扯上關係,畢竟趙夢涵一家都只是普通人。

跟這種人扯上關係,說不定會有危險。

沒有得到林子辰的回應,王天下微微有些失望。

「呵呵,謝成彪,沒想到吧,你會在陰溝裡翻船。」

王天下走向了謝成彪。

他雖然受了重傷,不過狀態還是要比謝成彪好不少。

謝成彪挨了林子辰一巴掌,他整張臉的臉骨都被拍碎了。

「王天下,你想幹什麼?」

謝成彪臉色一變,心中懊悔到了極點。

那林子辰一個人出現在這裡,而且還要搶奪靈石,他早該想到,對方絕對不會是普通人才對。

「呵呵,你覺得呢?」

王天下一臉冷笑。

「王天下!你敢殺我,我師父絕對不會放過你!」

謝成彪滿臉怨恨的叫道。

「哼,你們都殺了我師父,我就算放過你,你師父也不會放過我,死吧!」

王天下話落,便瞬間出手……

意外收穫一塊靈石,林子辰心情大好,他找了個地方,將這塊靈石全部給煉化了。

煉化完靈石後,林子辰的修為便正式步入了鍊氣境。

雖然體內的真元依舊不是很多,不過現在的他,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一名合格的鍊氣境修士了。

隨後林子辰便將自己體內的毒素給清除乾淨了。

而此時已經臨近傍晚,天色漸黑。

林子辰當下就回了家。

他回來時,趙夢涵的趙建河都已經回來了。

看到林子辰後,趙建河這才相信林子辰真的已經醒了。

「子辰,你去哪兒了?」趙夢涵顯得很開心。

林子辰變為植物人後,這一年來,她就沒露出過什麼笑容。

如今林子辰醒來,她心頭眾多的陰霾,消散了不少。

「在外面轉了轉,熟悉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林子辰同樣很高興,他的修鍊已經正式入門,相信很快就能賺到錢,改善一家人的生活。

「子辰,你的身體真的沒問題了嗎?」趙建河問道。

「沒問題了,趙叔,您放心吧。」林子辰笑道。

「那好,我明天就去你們學校問問情況。」趙建河笑着說道。

林子辰倒也沒有說什麼,現在的他只是學生,自然只能去學校。

一家人正其樂融融的吃着飯。

忽然,門口就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敲門聲很大,彷彿在砸門一樣。

趙建河和趙夢涵以及李玉蘭都不由得臉色一變,沒等他們出去開門。

外面的大門就被人重重的推開了。

隨後,一大群人就衝進了院落,足足有二三十人。

「趙建河!給老子滾出來!」

為首的是一個臉上有着一道刀疤的中年男人,他凶神惡煞,神情無比囂張。

他身後的那些人,手裡一個個更是都拿着伸縮棍,露在外面的臂膀,布滿了紋身,看着就不像是什麼好人。

趙建河趕緊走了出去,他看着為首的刀疤臉,神色一緊,連忙道:「刀哥,這都晚上了,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呵呵,你說呢,趙建河,這都快兩個月了,你欠我們的錢,到底什麼時候還!」

刀疤臉一臉冷笑。

「刀哥,我上周不是才給您還了一萬嗎?那麼多錢我確實一時間拿不出來,您就多寬限些時日吧。」

趙建河臉色發苦的說道。

「哼!趙建河,我們已經寬限你多久了?我們威哥發話了,今天你必須還錢!」

刀疤臉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