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凌晨十二點藥材鋪
凌晨十二點藥材鋪 連載中

凌晨十二點藥材鋪

來源:掌讀520 作者:林叔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欣欣 林叔

簡介:一個神秘的中藥鋪,只在晚上開門,顧客還絡繹不絕
    子時不能賣葯,三樓奇怪的響動,還有那隻吸收藥力的人
    藥店的員工們,也都充滿了古怪
    剛畢業的他接手了藥鋪,經歷了一系列的恐慌之後才知道,原來他就是那個天命之人!展開

《凌晨十二點藥材鋪》章節試讀:

第二章 美女


男人點了點頭,隨後進到了櫃檯裏面。

我一看,這人竟然不會說話?

而且看起來,也不黑啊。

一進屋,黑子就忙碌的投入工作之中,整理中藥去了,我一看這人還挺上道。

也沒人,我就在旁邊看了會直播。

沒過多會,就有外送訂單來了,我把單據遞給了黑子,他抓藥就行了,我的工作還挺輕鬆。

「來取外送。」

就在我剛坐下的時候,一個穿着跑腿制服的年輕人走了進來,坐到一旁的凳子上,還自己倒了杯水,看起來對挺熟悉的。

「你稍等哈。」我看到一旁的黑子,已經開始抓藥了。

那跑腿員看向我,笑着問:「換新人了,老林不幹了?」

「嗯嗯,我替他,他偶爾來。」

跑腿員打量了下我,微笑道:「看你年紀不大,可是膽大包天啊。」

「不就是上個夜班嗎?至於嗎?」

我也感覺到,好像藥鋪的人都有點不對勁,給他散了根煙,閑聊似的問道:「這位大哥,你好像對我這鋪子挺熟悉的啊,實不相瞞,我是這的新老闆。」

跑腿員直接把煙點上,神秘兮兮的問道:「你知道這附近的人,管這條街叫什麼嗎?」

「東陽街道啊,你應該比我熟悉吧。」我不明所以的問道。

跑腿員冷笑了下,「那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們這些經常跑的,可叫這裡陰陽路。」

這名挺不吉利的,我又給他續上茶水,忙問為什麼。

他看了看四周,湊了過來,小聲的說道:「當年小鬼子進城,這裡是個屠殺坑,死了老鼻子人了,十里八鄉的人,都埋在這了。」

「前些年有開發商看重這了,可是這附近老死人,不是出意外的,就是自殺的。」

「就連我看到的都有兩三個了,慢慢這附近也沒人來了,你應該沒看到有車從這路過吧?我要不是正好路過回家,也不扯這道了。」

跑腿員的話,讓我頓時心裏有點沒底,想要接着交流一下的時候,黑子已經把葯配好了。

跑腿員拿起袋子,「我就先送去了,回頭再聊。」

「嗯,那你慢點。」

不能耽誤人家工作,我只能點了點頭,不過心裏還是有點畫魂。

不過是一條街嗎,真就這麼邪門?

又過了一會,店裡傳來一陣噠噠的腳步聲,緊接着走進來一個,一身鮮艷紅色連衣裙,穿着黑絲的美女。

我看了過去,有些驚艷。

這美女,簡直像個明星!

「有管感冒的葯嗎?」

美女溫柔的問道,我連忙點頭,「有的,有的,你稍等。」

「那就行,給我來一份吧,麻煩了。」

美女說著,走到一旁休息的地方坐了下來。

我也有點奇怪,這美女看着很年輕啊,一般年輕人都不吃中藥的。

雖然挺好看的,但和人家不熟,我也不會賤兮兮湊上去搭話。

我衝著旁邊的黑子招呼了下,「黑哥,抓感冒藥。」

黑子看了我一眼,緊接着指了指門口的鐘錶。

我看了過去,反應過來,現在時間是十二點剛出頭,正是子時啊!

這可怎麼辦,老林可是明確和我說過,這個時間不能營業。

可把這麼一個大美女趕出去,我實在也有些於心不忍啊啊。

最後我只能搖了搖頭,這是我第一天,還是別壞了規矩。

隨後我有些內疚的走了過去,「實在對不起這位女士,太晚了,小店沒有補足貨品,接待不了您了。」

「可你們這牌子寫的,二十四小時營業啊?」

美女可憐巴巴的看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非常委屈的說道:「你們這麼大的店,不可能連點治感冒的都沒吧,我手機也丟了,這大晚上的讓我去哪裡買啊。」

美女撒嬌,我實在有些受不了,而且這種情況再拒絕,也實在太不近人情了吧。

這美女弄得我實在有些心神蕩漾的,也猶豫了,看向一旁的黑子。

「黑哥?要不你就看着,給她弄點啥吧。」

一時間,黑子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我能看出來,他不高興了。

可搞清楚,我才是老闆好不好?

況且這美女,可就在我身邊看着呢。

「這顧客就是上帝,不能怠慢人家,你去吧。」

黑子神色複雜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有點生氣了。

但最後他還是沒說什麼,轉身抓藥了。

我也沒覺得什麼,想我也是個單身,和美女接觸下怎麼了?

等以後,我絕對不再違規。

過了會,我把黑子抓的葯,遞給了美女。

「小姐姐,可以了。」

「真是太感謝你了!」

美女給我嘻嘻一笑,見到她燦爛的笑容,我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心潮澎湃的。

隨後她開始叫我算賬,我裝作隨意的問道:「你在這附近住啊。」

「是啊。」她淡淡一笑,我又藉著送貨上門的借口,要到了她的電話號。

一看,她的名字叫做孫穎雪。

「那我走了,回頭找找你買葯哦。」

對我招了招手,留下一張名片,她便離開了。

就在我去收拾的時候,愣住了,我剛才明明看到她吃藥了啊,可怎麼現在葯又好好的在這裡?

一時間我都傻眼了,再看那藥丸,變的特別的乾枯,就好像裏面水分都被吸幹了似的。

我有些驚訝,孫穎雪對它做了什麼?

我趕緊把藥丸拿給黑子,讓他看看怎麼回事,可他似乎早就想到了,直接把那藥丸扔到了垃圾桶裏面。

「這葯怎麼了啊?」我非常疑惑的問道。

可是黑子完全沒有搭理我的意思,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便又到一邊弄葯去了。

這傢伙實在太古怪了,也不會說話,看來還是等見到林叔,問問他吧。

我又在前台賣單,可就在我整理櫃檯的時候,驚訝的發現,在櫃檯上面,竟然有一張冥幣!

我嚇了一跳,看了過去,記憶里這張錢,分明是孫穎雪給我的那張啊!

什麼情況,難道有小偷?

就在我心裏有些發慌的時候,又看向之前孫穎雪給我留的那個名片。

這上面,是一個訃告!

孫穎雪死亡的訃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