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神總裁的貼身保鏢
女神總裁的貼身保鏢 連載中

女神總裁的貼身保鏢

來源:掌讀520 作者:韓楚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韓楚 韓楚江

簡介:他是絕代兵王,創建傭兵軍團,為了調查身世之謎,成祁氏集團女總裁的貼身保鏢,隨後發現,父母被五大家族聯合殺害的真相,他要血債血償,他要五大家族所有人的鮮血來澆滅心中的復仇之焰;展開

《女神總裁的貼身保鏢》章節試讀:

第五章:孤苦無依


宏遠公司是靠祁氏集團旗下一家公司吃飯的小公司。

確切說,是祁氏集團董事會裡的某人搞的皮包公司。

具體業務不過是把分公司左手倒右手交給宏遠公司,然後再外包的把戲。

張宏遠說白了只是那位董事的一個傀儡而已。

但給張宏遠遞話的人並不是那位董事。

張宏遠還沒有那個資格。

遞話的人,是那家公司的總經理。

但張宏遠交待,那個總經理現在人在國外,已經失聯。

韓楚江知道,這是有人打草驚蛇了。

「應該是祁遠山。」韓楚江暗自推測。

「也只有這個快死的老傢伙才會顧不上放長線釣大魚。」

解決了張宏遠,離開宏遠公司後,韓楚江忽然撓頭想着:「祁若穎究竟是不是那個當年救自己的小女孩?」

他雖然還記得當年那個小女孩的模樣,但女大十八變,他無法只憑祁若穎的照片確認。

眼下唯一能確認祁若穎身份,還不曝露他自己身份的方法,就只有一個。

「呃——頭回見面就提出看人家的心口,會不會太奔放了?」

……

祁若穎沒有等到祁遠山帶着那個男人回家。

她等來的是一個噩耗,祁遠山死了!……死在集團董事楊招遠的別墅里。

這個突變幾乎將所有計劃都打亂了,包括祁若穎對集團公布自己繼承人身份的事!

從早上七點消息傳開後,來龍居山別墅弔唁的人就絡繹不絕。

商場大佬,行業新貴,公門中人。

以及祁氏集團的諸位董事和高層管理,自然也包括楊招遠。

「姓楊的,我叔父究竟怎麼死的?」

幾個祁家遠親正圍着楊招遠討說法。

這裡是祁遠山過去的議事廳,現在只有祁家人和集團董事在場。

楊招遠已經年過六十,一雙虎目通紅,似乎正沉浸在悲痛中。

「醫院的診斷書就在她手裡,你們自己去看!」

眾人順着楊招遠手指的方向看去。

祁若穎正盯着一頁紙。

她看起來很平靜,只是沒人知道她心裏有多後悔。

「他走了。」

「如果我昨晚叫他一聲爺爺,他會不會少一些遺憾……」

祁若穎腦海翻來覆去想着這兩句。

在場的人里,只有那幾名持股董事知道祁若穎的真正身份。

「祁小姐,節哀。」有人上前勸慰道。

「她是誰?」祁華強——祁遠山的堂侄怒聲問道。

楊招遠冷哼一聲:「你叔叔說,她是你們祁家嫡孫女!不僅如此,你叔叔還把祁氏交到了她手上!」

這兩句話,就像平地驚雷一般,將議事廳炸開了鍋。

祁華強一把揪住楊招遠,怒道:「先是我叔叔死得不明不白,現在又跑出來這麼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

「你還說她是我叔叔的親孫女?你究竟安的什麼心?!」

楊招遠脾氣更盛,一把推開祁華強,用手一指其他幾位持股董事:「你去問他們。」

祁華強和另外幾個祁家遠親互相看看,又都將詢問的目光看向幾位董事。

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祁華強頓時更加怒不可遏。

事到如今,任誰都能看出來,祁遠山根本就是在防着自己這些人。

否則,不可能外人反倒先知道了這個機密!

「我先和你們交個底,我從頭到尾就不相信她是你們祁家的人。」

楊招遠搶在祁華強之前,對祁若穎發難。

「我更不同意把集團交給她,她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人,除了敗家,還能幹什麼?」

窗戶紙捅破了,祁華強和其他幾位董事反而冷靜下來,將目光全都投向還在捧着那張紙的祁若穎。

然而,祁若穎似乎比他們還要冷靜。

從始至終,她都沒有理會別人的吵鬧,彷彿一切都與她無關。

「哼,騙到我祁家頭上了?」

祁華強耐不住性子,終於還是開口了。

「我叔叔這幾年一直身體不好,難免被人矇騙。」

「我不管你是用什麼手段騙我叔叔,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出祁家!」

他是祁家遠親中最有威望的人,一開口便得到其他人的附和擁帶。

一時間,議事廳里亂轟轟。

此情此景,讓那幾個和祁遠山相處多年的持股董事五味雜陳。

誰能料到,祁家人居然會自己人先鬧起來。

有人眼底划過一絲喜色。

既然祁遠山已經走了,那之前尚未成為定局的繼承人安排怕是要再生波折了。

要是不趁機渾水摸魚,豈不是辜負了老天的這番安排?

「都給我住口!」

忽然,門口傳來一聲驚雷般的怒喝。

眾人定睛一看——怎麼又是個生面孔的傢伙?

韓楚江面帶煞氣闖進來,身後跟着兩個斯斯文文的西裝男。

「一幫老不羞!欺負一個女孩倒是真有本事。」

楊招遠聽後不由的老臉一紅,祁華強卻依舊咄咄逼人:「你又是從哪冒出來的?難不成是這女騙子的小姘頭?」

韓楚江不怒反樂:「老不羞有點眼光,沒準我還真就是她的小姘頭。」

這時,祁若穎終於抬眼看了一下,用毫無感情的聲音問道:「韓楚江?」

韓楚江點頭。

祁若穎拿出一個手機,翻出一張韓楚江的相片看了看。

有人眼尖,馬上認出來那是祁遠山的手機。

「他們是誰?」

祁若穎又看看韓楚江身後的人問道。

不用韓楚江回答,兩個西裝男已經向眾人出示證件。

「我是祁老先生生前請的律師。」

「關於祁小姐的身份證明,以及祁老先生的遺囑,都由我們律師事務所負責。」

一邊說著,一邊不停地往外拿文件。

「這是關於祁小姐和祁老先生之前做的鑒定,可以證實祁小姐與祁老先生之間的血緣關係。」

「這是祁老先生生前立的遺囑,他名下的所有財產,包括持有的祁氏集團股份,全部由祁小姐繼承。」

看着幾份文件上的簽字和紅章,祁華強等人的臉頓時變得青一片,白一片。

回天無力!

而楊招遠這些持股董事們,還算心機深沉。

白紙黑字當前,沒人願意再在這個節骨眼多生事端。

在他們看來,祁若穎終究只是一個毫無根基的小丫頭片子。

就算她持股最多,又憑什麼掌控集團?

被架空是遲早的事!

至於那些股份,從長計較就是了,還怕一個小丫頭能斗過老狐狸?

然而,令所有人都意外的是,祁若穎對那些文件視若無睹。

她將醫院出具的診斷書放在會議桌上,沖韓楚江輕語一句。

「你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