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古玩大亨
重生之古玩大亨 連載中

重生之古玩大亨

來源:掌讀520 作者:顏青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顏青禾 魏南

簡介:蘇北事業繁盛期時,遭金陵好友背刺掠奪,更為了拚死保護家傳至寶《太玄經》而躍入火海
「死後」好友不僅奪他產業,繼承他的地位,甚至反而全城辱他聲譽!蘇北含冤而未死,甚至因為經書玄妙,重生到了小城幽州顏家同名同姓的痴傻贅婿少年身上,更因此得了不俗的神通!從此,既有鬼眼可撿漏鑒寶,又有妙手能醫術通玄;覽周秦漢唐金石字畫,踏山河人間予奪生殺……重活一次,我蘇北,必崛起於青萍之末,讓昔日白眼狼,血債血償!展開

《重生之古玩大亨》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太玄經,幽州傻婿


「我,我居然重生到了一個傻子身上!」

蘇北此刻保證雙眸,望着眼前房間里陌生的陳設,這具二十歲出頭,和自己同名同姓身體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湧入腦海……

商海浮沉,拼出財富億萬的自己再睜眼,居然成了幽州城四大家族之一顏家的傻子贅婿,一無所有。

「我和魏南從無到有,建立了舉華夏古玩界聞名的南北商行,沒想到這個畜生狼子野心,竟然打起了我家傳至寶《太玄經》的主意,記得最後我抱着經書躍入火海……」

「經書綻放刺眼光芒,再睜眼,我就到了這兒!」

蘇北微微閉眼,能詭異而清晰的看到腦海中浮現出的金色書冊,那上面的文字信息彷彿活着一般,心隨意動,文字便脫離書頁灌注入他的身體……

他憑藉意識翻閱,第一頁是鑒寶,第二頁是醫術,再想翻動後面,便一陣頭暈目眩。而當他的精神力全都聚焦在鑒寶一頁時,那些文字便化作清流能量湧入眼中……

整個屋裡的古董乃至傢具的陳設,年份,甚至真假都頓時在眼中展露無疑!

「原來這才是《太玄經》的本來面目!」

蘇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此刻欣喜異常,旋即,注意力卻又被桌上的一份『南方早報』吸引。

頭版頭條的新聞,更是讓他瞳孔一縮。

據悉,昨夜晚間金陵南北商行締造者之一意外身亡,即日起企業更名南方商行,據商行行長魏南介紹,這位合伙人死因或為制假售假破壞行業規則,引咎自殺……

「畜生魏南,奪寶不成還要毀我聲譽,老天讓我重活一世,我必用這具身體再度登臨巔峰,讓你血債血償!」

蘇北冷笑着,一拳砸在大理石桌面之上。

蓬~

伴隨着房間里的動靜,門被人『吱呀』一聲推開了,旋即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倩影走入房間,女孩穿着一件米黃色及膝連衣裙,身材高挑,長發如瀑。

「燙,好燙……」

此刻手裡端着一碗冒着熱氣的中藥,剛放在桌上,便趕忙用微微發紅的手指摸了摸耳垂,嘴裏倒吸着涼氣。

四目相對,蘇北微微一怔,女孩五官精緻,氣質脫俗,可不正是自己這具身體的入贅嬌妻,顏家二小姐,顏青禾?

「你終於醒了,嚇死我了。別動,讓我看看你頭上的傷……」

顏青禾抬手去摸蘇北頭上裹着的紗布,蘇白彷彿也是此刻才感受到自己頭上的劇痛,『嘶』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女子特有的體香沁人心脾,蘇北一時間居然才想起來,昨晚那輛皮卡撞向顏青禾,是這具身體的主人拚死掀開顏青禾自己迎上,這才有了自己後來的魂穿!

傻婿舍了自己的一條命去救嬌妻,看來這個顏青禾在他心裏分量極重。

與此同時,蘇北腦子裡忽然『嗡』的一下,驟然閃過一個片段,昨晚那個開皮卡的中年司機,似乎眼神里涌動着殺意,幾乎和逼他躍入火海的魏南一般無二……

昨晚絕對不是意外,是有人要殺顏青禾!

「傻子啊傻子,既然我入主了你這具身體,從今往後,我便替你護她無恙吧。」

蘇北望着顏青禾,心裏頭暗下決心,只是不知為何,此刻這個念頭一起,居然有種三國曹老闆那種『汝妻子吾養之』的怪異感。

不由一陣皺眉。

「是不是弄疼你了?」

看着蘇北皺眉,顏青禾趕忙收手歉意道。

連她也想不到,這個傻乎乎的男人入贅幾年,雖說連累自己一家受盡嘲笑,自己也一直把他當成弟弟看待,可沒想到昨晚生死攸關之際,他居然會捨身救自己一命!

望着面前這張稜角分明的面龐,顏青禾甚至心裏頭不住的泛起一個念頭……

哎,他要不是個傻子,該多好?

人畢竟是情感動物,即便一條貓狗養了這麼多年也有感情,更何況蘇北入贅這麼多年朝夕相處?哪怕當初蘇北入贅是家族安排,然而善良如她,仍然毫無怨言。

所以,望着蘇北替自己受傷,此刻她心裏頭五味雜陳,感動,自責,心疼……都占幾分。

望着蘇北許久,也不管他聽不聽得懂,顏青禾終究鼓起勇氣踮起腳尖在蘇北額頭上一親:「昨晚,真的謝謝你救我。」

俏臉紅的滾燙,心裏更是默念幸好沒人看見,幸好對方是個傻子……

然而蘇北卻如遭雷擊!

下一刻,嘴角勾起一抹古怪的微笑:「謝什麼?我們可是夫妻。」

嗯?

這個反應,讓顏青禾瞬間美眸圓睜,死死盯着蘇北後退幾步,心裏頭忽然有個不可置信的念頭升起,她怔怔道:「蘇北,你,你不傻了?怎,怎麼可能?」

不可置信,簡直不可置信!

蘇北摸了摸額頭,揶揄道:「興許,是你這一吻的魔力。」

「呸,你再亂說!」

顏青禾跺腳狠狠白了他一眼,嬌羞輕啐,卻也不由紅了眼眶,喜極而泣。

她只能將猜測歸結於昨晚的車禍,沒想到一場車禍反而讓自己「美夢成真」!蘇北他蒙此大難居然真的不傻了,從今往後自己再也不用背負他人嘲笑……

蒼天有眼!

恰在此刻,還不等顏青禾從驚喜中回過神來,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讓她黛眉緊蹙。

「小姐,不好了,那伙人又去寶緣齋鬧事了,夥計們支撐不了多久了,您趕緊來主持大局!」

電話那頭隱隱能聽到叫罵嘈雜聲,顏青禾一下子就急了,正要走時卻被蘇北拉住玉臂:「我也去幫忙。」

顏青禾蹙眉了好一會兒,終究還是拗不過他道:「好吧,你沒見過古玩行當的兇險,所以到時一定站在我身後,千萬不許添亂!」

……

幽州城地處華夏西南,雖說是個小城,但古玩行當卻也相當發達,城內四大家族憑藉各有擅長瓜分古玩市場最大的幾塊蛋糕。

顏家是四大家族之末,靠金石玉器起家,是幽州唯一有直接競爭對手的家族,而排行四大家族第三,靠賭石場起家的葉氏近些年來跟顏家幾乎是針鋒相對。

排行第二的齊家雖說女人掌權,卻包攬古董字畫,在古玩行殺出一條血路。

至於排行第一次的蘇家,便做的是青銅木器生意,不僅撈金無數,甚至有傳言他們跟金陵古玩界數位灰產大亨都有關聯。只要錢夠,至能從這裡淘到遺失民間的老傢具,乃至秦磚漢瓦,青銅法器……

而顏青禾雖說是顏家二小姐,但因為如今顏家掌權的是大伯,所以她這一脈也是夾縫中求生存,手底下經營着一家名為寶緣齋的古玩玉器行,勉強度日。

半個小時後,車停在幽州城古玩一條街……

「我家掌柜的來了。」

負責鑒寶的師傅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如蒙大赦般退到一邊,把顏青禾跟蘇北迎入店裡,這時候蘇北才看到,面積不到百平方的玉器行里,櫃檯前居然圍滿了寶友。

古玩鑒定靠的是眼力見識,而玩古玉尤其倚仗這兩點,寶緣齋平常沒什麼生意,而這些人面色不善,顯然是有人指使來挑事的!

看這樣子輕車熟路,甚至怕不是第一次來……

為首的光頭男人盤着一對玉核桃,指了指櫃檯上的錦盒,那裏面躺着一對翡翠玉貔貅,金線勾邊的金鑲玉造型,美妙異常。

「顏掌柜,我這對貔貅您給掌掌眼,收還是不收?」

這話鋒一落,蘇北就覺得不對,這種情況無非兩種可能,撿漏或是走寶,若是真東西讓撿了漏,便從側面證明寶緣齋這邊有真功夫真本事,是個宣傳……

若是假貨讓打了眼,那這麼多人見證,沒多久就得傳遍古玩街,從此毀了寶緣齋的名聲!

顏青禾端詳了好一會兒,蹙起眉頭:「孫叔,你覺得呢?」

一旁的老師傅滿臉為難:「包漿跟沁色都對,水頭也好,像是荒貨,但是翡翠金鑲玉這種東西我見得少,拿不準。」

周圍一片鬨笑。

一旁的光頭男似乎有些不耐煩,伸出四根手指道:「這可是晚清的老坑冰種翡翠貔貅,我也不跟你廢話,顏掌柜,這一對400萬!你們不虧!」

價格一撂地,人人震驚,卻也知道此刻對顏青禾對整個寶緣齋真正的考驗,這才算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