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連載中

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完顏(作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妮 小慧 現代言情

    為了救媽媽,她只好將第一次給了陌生人
    他冷漠如斯,把她摁倒在床上:「記住,只有懷上我的孩子,你才能拿到你所需要的!」展開

《婚意綿綿:總裁有點壞》章節試讀:

第6章肚子里的孩子


「絕對服從?」安妮不禁懷疑自己聽錯了,可看着皇甫璨臭臭地俊臉,她就知道她沒有聽錯了,倏地推開皇甫璨:「你太不可理喻了!」

『叮』電梯門緩緩打開,皇甫璨最後掃了眼氣憤地小臉紅撲撲的安妮,唇角勾起抹難以揣摩地弧度,率先走了出去。

「你,你,璨!!!」安妮難以置信地瞪着皇甫璨筆直而散發出高貴的背影,氣地咬牙……

嫻熟地沖了杯咖啡後,安妮敲了敲總裁室的門,看向低頭認真批閱文件的皇甫璨,走到近前,將咖啡放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轉身向門口走去,生怕皇甫璨會又有出人意料的言談舉止。

「站住!」皇甫璨抬頭,將幽眸看着那抹嬌小準備快速開溜的倩影,似乎讀懂了她的心思,唇畔似笑非笑,端起咖啡杯,優雅地品酌一口,擲聲道:「過來。」

「幹嘛?!」安妮沒好氣地回答,站在原地不動。

皇甫璨起身,邁着修長地雙腿緩步走到安妮面前,雙手環胸,打量着她不悅地小臉,勾了冰薄地唇,冷聲道:「我知道,讓你光憑集團合同就絕對服從是很難,那麼,就再加上一條,你母親所在的醫院怎麼樣?」

「什麼意思?」安妮倏爾緊抓住皇甫璨的胳膊:「你把話說清楚!」

「針對你母親的病情,只在第一醫院可以救治,很不幸的告訴你,第一醫院所屬皇甫集團旗下,所以,只要我一句話,你的母親就會被趕出醫院。」皇甫璨無波無瀾的說完,在安妮看來,他似個魔鬼般恐怖。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安妮清澈地眸噙着淚水,看着皇甫璨倔強地不讓它滑落,冷聲道:「如果還是因為發佈會的事情,你不是只想報復我的人生嗎?為什麼還要把我的母親加進來了?你怎麼可以鄙夷的利用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

「你沒聽說過,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嗎?除非你服從我的話,否則,我還可以做出更卑鄙的事情!」皇甫璨凜冽地狹眸看着安妮微啟又要講話的地唇,狡黠的精光划過眸底,倏爾將她攬在懷裡,強硬地吻上了她美好地櫻唇。

他討厭,他討厭看見這個女人和季楓在一起!她是只屬於他差遣的對象!她越是忤逆他,也就挑起了他強烈的征服**!

「唔……唔……」安妮氣憤地用粉頭垂打着皇甫璨的肩膀,又羞又急地臉頰如火紅的玫瑰。

緊閉的門突然被人打開。丹斯見此,別過臉,歉意道:「你們繼續。」

安妮伴着淚水的臉頰騰地更加緋紅,惱怒地順勢推開皇甫璨,慌張的解釋道:「我們沒什麼的,你,你別誤會。」嫌厭的擦了擦櫻唇,狠狠地瞪了皇甫璨一眼後,快步跑了出去。

皇甫璨心情愉快地揚眉,問向丹斯道:「什麼事?」

「騰勝集團已被收購,明天需要您過去考察一下。」

皇甫璨點了頭:「明天你不需要跟我過去,讓那個女人跟我一起去。」

「好的。」丹斯一頭霧水的退了出去。總裁和安小姐到底是什麼關係?!難道真的是『舊情人』的關係?……

「妮兒,你怎麼了?你已經刷了很久的牙了。」小慧看着自下班回來就躲在洗手間里的刷牙的安妮道:「停,再刷就出血了。」

「出血了才好,即使血腥味也比那個人渣味來的強!」安妮說完,繼續做着自己的工程。想到皇甫璨那張可惡的俊臉,她刷好牙後,放下牙具,數落起小慧:「皇甫璨那種人,絕對不值得做你的偶像!你給我清醒些,不許再崇拜他了。」

「哦?」小慧轉了轉烏黑地眼珠:「難道,他強吻了你?」

「沒有!」安妮矢口否認,快步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小慧盯着安妮的背影:「沒吻才怪。」……

豪華的別墅,得知皇甫璨和曾佳柔的婚約取消後,使客廳里的皇甫珊興奮不已,臨了,皇甫母那句『好好照顧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使皇甫珊的興奮減了一半,她隱約覺得,皇甫璨隱瞞了她什麼。

此時一見皇甫璨回來,她便從沙發上飛奔進他的懷裡:「哥哥,母親說,同意取消你和曾佳柔的婚約了。」

「那就好。」皇甫璨的聲音沒有意外,輕柔了下皇甫珊的秀髮:「今天覺得身體怎麼樣?」

「很好。」皇甫珊微仰着頭,眨着雙湛亮地眼眸看着皇甫璨道:「哥哥,你能誠實的回答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怎麼回事嗎?」

皇甫璨的手微僵:「乖,你先吃飯,然後我再告訴你。」

「嗯。」

心不在焉地吃完飯,皇甫珊跟着皇甫璨來到書房,聽他講完孩子的由來,除了苦笑還是幸福的微笑。

「你生氣了嗎?」皇甫璨拉過不語的皇甫珊抱住在懷裡:「如果你不想,我可以停止這一切。」

「不要!」皇甫珊急切地說,依偎在他的懷裡,淚水緩緩滑落:「哥哥,都對我不好,如果我身體爭氣,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謝謝你,和這樣的我在一起。」

「傻瓜,我答應過他,要照顧你一輩子。」皇甫璨用指腹輕拭着皇甫珊的淚水。

皇甫珊如每次般哽咽無聲,已經十年了,從唯一的親生哥哥因為皇甫璨的原因去逝後,他就對自己勝似親妹般的好,更在成年後,決定取自己來新娘,然而,每次她都不敢鼓足勇氣問,如果不是因為親生哥哥去逝的原因,你還願意照顧我一輩子嗎?……

對於安妮來說,說好聽了是秘書,說難聽了就是一跑腿的,不是買飲料就是像現在一樣屁顛屁顛的跟在皇甫璨身後,聽着他給那些主管們『上課』。

安妮就非常鬱悶了,別人實習都能學到些東西,她可倒好,別的沒學到,只學到忍了。

不僅忍着脾氣還要忍着肚子,都已經餓的飢腸轆轆了,卻還要跟着皇甫璨這走走那走走的,雖然他認真做事的時候很有魅力,但遠沒有吃的魅力大。

感覺到一雙直射他的幽怨小眼神,皇甫璨倏爾停了腳步,轉身,藍眸睇向苦着張小臉的安妮,他不記得,他來這一路有為難過她?她怎麼那麼看他?挑了眉梢,不禁問:「幹嘛擺出那副要死不活的表情?」

「沒事。」安妮話落,飢腸轆轆地肚子作響惹地她紅着臉頰,皇甫璨抽搐了下唇角,轉而對身後陪同的眾高幹道:「下午再繼續考察。」……

別具一格的英國風味餐廳里,待者將所有菜肴上完,微鞠了躬,有速地退下。

皇甫璨優雅地拿着湯匙品酌湯水,而某個小女人卻拿着筷子捧着碗飯,絲毫不淑女地大吃特吃。

「你難道不知道在男人面前吃飯要淑女嗎?」皇甫璨蹙眉看着安妮,唇瓣勾起嘲弄弧度道:「也對,對於你這種身上沒有一點兒女人味的人來說,要是吃飯的時候淑女了反倒讓人不適應。」

『您有電話了』手機提示語音,使安妮想要說的話吞了回去,拿過桌上的手機,接聽道:「您好,哪位?」

「親愛的,是我,季楓。」季楓歡快地聲音自話筒里傳了過來:「你還和皇甫璨在一起嗎?」

「你怎麼知道?」安妮不解地問:「難道,你現在在集團?」

「賓果。」季楓擲聲道:「你把手機給皇甫璨。」

「啊?」他們很熟嗎?還不等安妮把手機遞給皇甫璨,皇甫璨已經搶過了手機。

「是不是只要我喜歡的女人,你就都參一腳?」季楓冷冷地問,與先前如沐春風的聲音判若兩人。

「在你喜歡之前,她已經是我的情人了!」皇甫璨微眯起幽深地狹眸,將手機重重地摔向牆上。

看着自己四分五裂的手機,安妮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着臉色陰佞的,吼道:「皇甫璨,你憑什麼摔了我的手機?又什麼叫我已經是你的情人了?你胡說些什麼?」

「手機我會給你買新的,不準再和季楓有任何聯繫!」皇甫璨蹙眉道。

安妮目不轉睛地看着皇甫璨,試探地問道:「你很討厭季楓嗎?」

「忘了我說過的,絕對服從嗎?」皇甫璨眉宇微凜,起身朝外走去。安妮碎了嘴莫名其妙後,跟在皇甫璨身後……

待考察完時,天色已經黑了,由於這裡與皇甫集團距離較遠,所以皇甫璨只能載着安妮在附近的酒店住下,巧不巧的是,只剩下了一間總統套房。

此時,安妮趁皇甫璨出去,洗過澡後裹着條浴巾,剛從浴室出來,就聽見門作響的聲音,隨即是邪肆地戲謔聲音:「你這是在勾引我嗎?」

皇甫璨一雙炯炯有神地狹眸打量着吃驚地轉過身的安妮,她碟翼般的睫毛在昏黃燈光下投下剪影,小鹿般晶亮地眼眸透着絲微警惕的看着他,烏黑地劉流上有晶瑩地水珠滑落到她櫻紅地唇畔上,吹彈可破的肌膚穿着件雪白地浴袍,赤着玉足站在大理石反光的地板上,似赤足貪玩的仙子初入凡間。

安妮緊張地看着走近她一套冷酷黑色西服,唇角噙着壞笑的皇甫璨,緋紅了臉頰道:「我哪有勾引你,是你突然進來,我馬上穿衣服。」慌張的轉身,未乾的腳底一滑,使她趄趔地要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