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傾城國醫:帝少的心尖寵
傾城國醫:帝少的心尖寵 連載中

傾城國醫:帝少的心尖寵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知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秀蘭 現代言情 趙曉雪

  這世上有一種人,一出生就是招小人的體質,就像趙曉雪;   明明是含着金湯匙出生的豪門貴女,可是出生不久,就被人偷龍轉鳳,成了個孤苦的農家女,最後凄慘地死去
  重生回到命運的轉折點,她手握學習寶器,最終成了一代神醫;   在所有陰謀陽謀還沒開始的時候,步步為營,前塵往事她要一一清算
  至於那個老出現在她面前的男人
  「你為什麼老是跟着我?」   「我病了,只有你能醫!」某男一臉正經地說
展開

《傾城國醫:帝少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3章 鬧肚子


趙曉雪想了想倒是挺實用的,雖然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衣,食,住,行」,可是又有哪個人能保證自己不生病的?

自己如果經過系統的培養,哪怕不能成為一代名醫,未來的生活肯定是有保障了。

不知為什麼,她就是對系統很有信心,因此,很快地按了下去。

系統對此倒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給出了一行字,應該就是系統的說明書了。

說是系統空間內的時間與外界的時間的比例是十比一,也就是空間里一小時,外面就是十小時,另外,系統空間也會給她規定的課程學習。

趙曉雪選的是醫術,系統教授的是國醫,所以給出的第一批書就是一本上下五千年,還有資治通鑒和論語之類的書。

現在還是白天,趙曉雪不敢就這麼明目張胆地呆在空間里,何況這個家裡還有一大堆事等着自己去做呢。

當天晚上,做完家務已經是十點多了,以往趙曉雪早已累得躺在床上了就睡了,因為沈秀蘭不許她點燈,說是浪費電,可是今天她關了燈之後就進了系統空間,開始看書。

系統空間是不分日夜的,所以趙曉雪把自己攢錢買回來的小鬧鐘帶進空間。

她就這麼在系統空間看空間給她布置的任務。

當鬧鐘響起的時候,趙曉雪竟發覺自己抱着那本上下五千年在睡覺,她看了下時間,立即閃身出了空間,再過一會兒,她就要起床給趙家人做早飯了。

果然,才躺回床上不久,院子里的公雞就開始打鳴,沈秀蘭罵罵咧咧地聲音也在院子里響了起來。

沈曉雪看了一夜的書,只覺得頭昏腦漲,只覺得現在腦子裡還塞滿了昨夜讀過的內容,她一邊揉着眼睛,一邊往外走。

人還沒到院里,就被迎面而來的一件東西打了個正着,「死丫頭,昨天給曉雨吃的葡萄不是叫你洗乾淨一點?怎麼還學會了敷衍了,害得你妹妹鬧了一晚上的肚子……」

趙曉雪愣了愣,上輩子可沒發生這樣的事。

難怪昨晚趙曉雨的臉色不太好……

正想着,只聽屋裡響起趙曉雨有氣無力地聲音,「媽,這死丫頭肯定是存心的,她是存心想害死我,嘔……」

話沒說完又傳來一陣嘔吐的聲音,沈秀蘭着急忙慌地跑進去,同時扯着趙國華道:「這樣不行,咱們得把曉雨送衛生所去。」

她回身又對趙曉雪兇狠地說:「死丫頭,給我老實獃著,要是我的曉雨有個不好,看我不回來扒了你的皮。」

趙曉雪目送着這一家人離去,嘴角勾起了一個冷漠的弧度,吃壞肚子了嗎?

活該!

誰叫你摘下葡萄就吃,折騰了一晚上,估計腿都軟了吧,她剛才看趙曉雨的臉色可是比紙好不了多少,就連沈秀蘭眼下也有明顯的烏青。

只不過要是查出真是吃壞了肚子,這個鍋怕是要自己來背了,想到這裡,心裏又有點鬱郁的。

這時候,院門口一個人影怯生生地走了進來,「曉雪?」

趙曉雪看着進來的人,只覺得一陣恍惚,忙低下頭掩飾住眼中的情緒,面前的女孩一襲簡單的棉布裙,頭髮清爽地披在雙肩,皮膚粉嫩,還有一雙明媚的大眼睛,這是她上輩子唯一的好朋友王思汶。

自己被送到王家村以後,王思汶還偷着來看過自己兩次,只是那時的眼眼裡已沒了少女時的神彩,臉上也布滿了不屬於她那個年紀的風霜。

此時的王思汶還是孤兒院里一個普通的孤兒,雖然生活過得並不好,卻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滿身的青春氣息跟前世自己最後一次見到她時,有着天壤之別。

王思汶見趙曉雪一直低着頭,只當她是在傷心,小心地撫着她的額頭安慰道:「曉雪,你媽媽又打你了?你怎麼也不知道躲一下,都出血了。」

「沒事,這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就是蹭破了點皮,也不是什麼大傷。」趙曉雪說得坦然,因為這本就是事實,額頭上的傷還真不是沈秀蘭打的。

王思汶再三看了,見趙曉雪額上的傷確實不重,才重重地嘆了口氣,道:「說句難聽的,你雖然有父有母,可是生活卻還不如我,我在孤兒院雖然有時也會被人欺負,可倒底沒人會一天三頓地挨打。」

趙曉雪搖搖頭,也不想多說什麼,誰說不是呢,這樣的父母有還不如沒有,雖然她知道自己不是趙國華和沈秀蘭親生的,可是村子裏的人都認為她是趙家人,這個還真有點難辦。

「曉雪,這次考試你考得怎麼樣?」王思汶見趙曉雪神情黯然,拉着她的手換了個話題:「聽說考得好的前幾名讀書不但不用學費,學校還會給獎學金,以你的成績一定能考上縣裡的重點高中,那時你就不用天天看你爸媽的臉色了。」

「對了,剛才我看見你爸背着曉雨和你媽一起往衛生所去了,她怎麼啦?」不等趙曉雪開口,王思汶又問。

趙曉雪癟了癟嘴,沒好氣地道:「吃壞肚子了,說是昨晚鬧了一宿的肚子。」

「啊,那他們不是又要把這筆帳算到你的頭上了嗎?」王思汶一臉同情地看着她,「你們一家人的飯不是天天都是你在做的嗎?」

「誰說不是?」趙曉雪一臉晦氣地輕哼,「一樣的飯,別人吃了都沒事,偏她那麼嬌氣,不過看到她那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真的挺解氣的。」

「哎呀,你還有心思想這些,這是好好想想一會兒怎麼應對吧。」王思汶替她着急。

雖說她也氣不過趙曉雨一天到晚的欺負趙曉雪,可小女孩畢竟還小,欺負起來也就那麼幾招,最多就是罵幾句難聽的。

可是沈秀蘭不同,她有好幾次都看到她用樹枝抽趙曉雪,抽得她渾身都是血印子。

趙曉雪聽着倒是淡淡一笑,「還能有什麼法子,你也說了,這家裡的飯食都是我做的,吃壞肚子不找我找誰?頂多就是再受一頓皮肉之苦,她還能殺了我不成,你放心,我都習慣了。」

越是見趙曉雪的語氣那麼淡漠,王思汶就越心疼她,「不行,我去找村長和陳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