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獨家寵愛:國民男神帶回家
獨家寵愛:國民男神帶回家 連載中

獨家寵愛:國民男神帶回家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暮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瑾南 現代言情 顧西銘

  「顧朝夕,我們來談一談你喜歡男人還是女人
」   厲瑾南一邊脫衣服一邊朝連連後退的顧朝夕走去
  「我當然是喜歡女人,因為我是個男人!」顧朝夕緊緊抓住胸前的衣服,面紅耳赤地瞪着朝她走過來的男人
  「你是男是女,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   厲瑾南走到顧朝夕的面前,一低頭吻上了她粉嫩的唇
  「唔……」   她是男的,男的,男的啊啊啊!厲瑾南這個死變態!展開

《獨家寵愛:國民男神帶回家》章節試讀:

第三章 經紀人顧西銘


「你一晚上不出現,到底去了哪裡?」

顧朝夕偷偷摸摸回到自己的住處,打開屋子的燈,頓時被坐在沙發里等着她回來,陰沉着俊臉的顧西銘嚇了一大跳。

銘哥要是知道今晚她去幹了什麼,說不定會當場扒了她的皮。

「銘哥,我出了一點小意外,沒能趕上頒獎典禮,對不起。」

顧朝夕連連後退了幾步,與渾身散發著冷意的顧西銘保持安全距離後,她小嘴一扯,對顧西銘露出了一個稱之為才乖巧的笑容。

銘哥一向對她很嚴厲,從不允許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破壞自己的公眾形象,而今晚她偏偏被厲瑾南綁架做了最出格的事情,自己的清白也被厲瑾南毀了。

哎!

「今晚的頒獎典禮有多麼的重要,你卻跟我玩失蹤是吧?」

顧西銘冷笑地從沙發里站了起來,攜帶着一股強大的壓迫力朝顧朝夕走去,一雙細長的眸子在鏡片後閃爍着最冰冷的光芒。

「銘哥,我沒有。」

顧朝夕連連搖頭,臉上的乖巧的笑容已經變成了討好。

「今晚我真的有事,我……」

「你身上的衣服是哪個男人的?」

顧西銘已經走到了顧朝夕的面前,伸手扯開白襯衫的衣領,眸色無比陰沉地看着顧朝夕精緻鎖骨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吻痕,不禁惱怒地暴喝出聲。

「你不出席頒獎典禮是為了和男人去鬼混?」

「沒有!」

顧朝夕立即扯回了衣領,掩耳盜鈴地將自己身上的曖昧痕迹給遮了起來,笑容僵硬地矢口否認。

她沒有和男人去鬼混,一切全是厲瑾南強迫她的!

「顧潮汐,你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是顧朝夕,不是個女人!」

顧西銘用力抓着顧朝夕單薄的肩膀,陰冷地注視着她漸漸變得蒼白的小臉。

「你哥是怎麼死的你應該很清楚,我把你找過來假扮你哥,千辛萬苦地培養你出頭,目的就是為了引出那些殺害你哥的兇手!在真兇還沒有查出來之前,你沒有資格做你自己,更不能和男人去談戀愛!」

「銘哥,我知道!」

顧西銘的話讓顧朝夕頓時陷入了痛苦的回憶中,她臉上笑容盡失,慘白着小臉,柔嫩的唇瓣被她潔白的貝齒用力咬出了鮮紅的血。

「今晚的事情是個意外,但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銘哥好久沒叫她的真名了,久到她快忘記自己的真名叫什麼了。

她進娛樂圈不是為了出名,而是為了調查她哥的真正死因。

她哥叫顧朝夕,她叫顧潮汐,他們是一對龍鳳胎,所以容貌上不會有太大的差別,而且他們的身高也差不多,所以她假扮起她哥的時候,穿個增高鞋就能很容易解決身高的問題。

她哥在娛樂圈裡剛成名不久便遭人殺害了,而且死相極其的凄慘恐怖,真兇始終成謎,銘哥是她哥的經紀人,他把她哥的死隱瞞了下來,並且找到了她,要她假扮她哥繼續在娛樂圈裡混着,藉此來引出殺害她哥的兇手。

一晃三年過去了,她在娛樂圈裡摸爬滾打越來越紅,可殺害她哥的兇手卻始終沒有出現。

「今晚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誰?」

顧西銘並不打算放過顧朝夕,細長的眸子繼續在閃閃發亮的鏡片後散發著冷光。

「銘哥,我可以有自己的一點點隱私嗎?」

顧朝夕握緊了拳頭,並不想把厲瑾南的名字說出來。

「好,我不逼你,但你要記住,你是顧朝夕,不是顧潮汐,以後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再發生了。」

顧西銘冷冷瞪了顧朝夕半晌,突然軟下了臉色,放過了她。

「我知道,銘哥。」

顧朝夕用力點點頭,「我是顧朝夕,我沒有妹妹。」

「很好,早點去休息吧,明天好好工作,別再鬧失蹤了。」

顧西銘輕輕拍了拍顧朝夕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對她開口。

「你哥不在了,我更應該好好照顧你。」

「嗯,銘哥你也早點去休息吧,我回房休息了。」

顧西銘對顧朝夕發了火,因此她只能乖巧地對顧西銘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順手關上了房門,倚在門後面大口喘着氣。

這一晚上真累!

陰冷地注視着顧朝夕緊閉的房門半晌,顧西銘緩緩露出了一抹非常陰鬱的笑。

潮汐,你是我創造出來的精品,如果你不聽話,我會毀了你!

顧朝夕洗了澡,躺在床上很快進入了夢鄉。

一晚上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夢,因此顧朝夕一大早醒過來,腦子顯得昏昏沉沉的。

明星這個職業表面上看起來光鮮亮麗的,可背後的心酸又有誰知道呢。

譬如說一般的人早上五六點的時候還沉浸在甜美的夢鄉里不願意醒過來,而顧朝夕卻要在這個時間點從溫暖的被窩裡爬起來,洗漱出門去片場拍戲。

「顧哥,你起來了沒有?半個小時後我們要到片場化妝。」

小晨已經在房門外劇烈敲門了,吵得顧朝夕拿起枕頭狠狠砸向了房門。

「等我十分鐘,我馬上出去。」

疲憊沙啞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了出來,頓時讓小晨閉上了嘴巴,轉身去廚房給顧朝夕弄吃的。

在床上足足賴了三分鐘左右,顧朝夕很不情願地從床上爬了起來,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短髮,眼神一度放空。

過了半晌,顧朝夕才回過神來,掀開被子下了床,直接進了浴室洗漱。

十分鐘後,顧朝夕一身清爽地出現在餐桌上,享受着小晨給她做的早餐。

「今天都有什麼行程?」

顧朝夕一邊吃着早餐,一邊漫不經心地問在小晨。

「今天白天拍戲,晚上有兩個通告要跑,一個是顧哥你代言的護膚品要去站台,另一個是電視台的訪問。」

小晨拿出手機翻了翻日程表,如實告訴了顧朝夕。

「嗯。」

淡淡地應了一聲,顧朝夕繼續吃早餐。

吃完了早餐,顧朝夕去了片場拍戲,拍完戲跑通告,人是連軸轉的。

做完訪問已經是下午三點了,顧朝夕的肚子餓得咕咕叫。

「小晨,等下出去隨便給我買點吃的,我快餓死了。」

顧朝夕看着電梯不斷跳躍的樓層數字,摸着自己的肚子,可憐兮兮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