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校花的無敵兵王
校花的無敵兵王 連載中

校花的無敵兵王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衍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廖祥 現代言情 秦冰

一個任務,一件密寶,開啟了一代兵王的花都之旅
冷艷絕美的校花,風姿卓越的老師,活潑可愛的學妹,高挑性感的總裁…… 她們的命運,都在跟兵王相遇後發生了改變
爺爺留下的任務,背後究竟隱藏着何種玄機? 兵王又將在美女環繞的艷麗都市中,展開一段怎樣的生活? 是熱血的青春?還是沒羞沒臊的激情?亦或是,兩者並存
展開

《校花的無敵兵王》章節試讀:

第5章 逼入絕境


當秦冰的話音落下之際,在場的人們全部震驚了。

尤其是廖祥,他雖然被制服住了,但還是頑強的扭頭看着秦冰,他這才明白,他最疼愛的大小姐為了反抗這扭曲骯髒的商業婚姻,付出了什麼。

楚龍飛則一把奪過手機,怒不可遏的瞪着屏幕裏面的兩個人,尤其是南知秋的側臉。

讓楚龍飛憤怒的,並不是他戴了綠帽子,而是秦冰如此尤物的第一次,竟然不是被他楚龍飛拿走的。

「混蛋,混蛋,混蛋……」楚龍飛憤怒的大喊着,幾近抓狂。

而在廚房中,南知秋切着菜的手停了下來,並恍然大悟的自語着:「原來是這樣啊,我成了擋箭牌嗎?」

客廳中,秦冰胸有成竹的說道:「楚龍飛,我已經不幹凈了,你們楚家是名門大戶,應該不會接納一個不幹凈的女人吧?」

「這,就是你拿來對付我的底牌嗎?」楚龍飛突然停止了抓狂,並微微扭頭,帶着一臉邪笑,看着秦冰。

不知為何,楚龍飛這突然的笑容,令秦冰心頭一驚。

嗖……

手機被楚龍飛拋了出去,斑虎一把接住。

「阿虎,牢牢記住那張臉,給你一個月時間,務必給我找到他。」楚龍飛說道。

「好的,少爺,找到他之後,如何處置?」

「大卸八塊,喂狗。」楚龍飛不假思索的回應道。

之後,楚龍飛竟是繼續朝秦冰走去了。

楚龍飛這一生閱女無數,其中不乾不淨的,他也不是沒玩過,秦冰算錯了,最錯的地方就是,楚龍飛雖在乎是不是第一次,但卻並不是太在乎。

或許秦冰的這點把戲會讓楚龍飛憤怒,會讓楚龍飛達不到理想的預期值,但楚龍飛還是不會放棄秦冰,大不了,娶回去玩膩了,再換個新歡就是了,總而言之,不管秦冰如何,她都只是楚龍飛眼裡的一件美麗玩物而已。

「怎麼會這樣?」秦冰一邊後退,一邊絕望的低語着。

反觀楚龍飛這裡,相比之前,這次的他更沒有任何顧忌了。

「賤女人,你那麼喜歡男人的話,跟了我不就萬事大吉了嗎?」楚龍飛說著,猛地朝秦冰撲去。

秦冰後退到了牆邊,無路可退了,一貫要強不服輸的她,現在也已經瀕臨絕望了。

「有誰來救救我啊,哪怕是來殺了我,我都會對他感恩戴德。」秦冰內心深處發出這樣的呼喊聲。

她其實不想死,她渴望活着,要不然早就自殺了,但努力了那麼多,終究還是無法擺脫這該死的命運,想到日後的生活,她覺得,死亡反而是一種解脫。

眼看着楚龍飛已經無限接近秦冰了,在楚龍飛的眼中,就算是絕望的秦冰,也還是那麼的美。

終於,垂涎已久的女人,即將到手了,楚龍飛這樣想着。

「我說,你們這樣欺負我的女人,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啊。」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客廳中四人紛紛扭過頭去,看到的,正是圍着圍裙,從廚房中走出來的南知秋。

只見他一邊走,還一邊解掉圍裙,隨手仍在一旁,然後點燃一支煙,抽了起來。

「外賣小哥……」廖祥疑惑的看着南知秋。

而秦冰那邊,則更加疑惑了:「那個混蛋,他怎麼會在我家?」

楚龍飛看着南知秋,仔細打量了一番。

他看到的是一雙劣質運動鞋和一身地攤休閑裝,再加上南知秋是從廚房裡出來的,所以楚龍飛立刻排除了對方是大少爺的可能性。

但不知為何,楚龍飛竟是覺得,南知秋有點眼熟。

「你的女人?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楚龍飛輕蔑的問道。

而斑虎則完全愣住了,他看了看南知秋,又看了看手機屏幕,然後已是驚呼出聲:「少爺,他……」

就在這個時候,秦冰立覺不妙,已是大喊道:「混蛋,快離開這裡。」

秦冰剛剛反應過來,如果讓楚龍飛知道南知秋就是照片里的那個男人,南知秋肯定會被殺死的,秦冰雖不算善良,但她也不想連累無辜之人,儘管那個無辜之人挺討厭的。

聽到秦冰的大喊聲,楚龍飛已是微微皺了下眉頭,同時,他覺得南知秋更眼熟了。

南知秋看了看斑虎,又看了看楚龍飛,已是悠哉悠哉的抽了一口煙:「不用看了,也不用想了,沒錯,我就是秦冰的男人,而她,也是我南知秋的女人。」

楚龍飛立刻反應了過來,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眼熟了,因為他剛才就看了南知秋的照片。

再看南知秋那鎮定自若的樣子,楚龍飛怒極反笑:「好,這還真是巧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小子,你死定了。」

南知秋輕笑着,手中的煙頭緩緩落地,只見他雙手放在褲兜里,抬腳緩緩踩滅煙頭,然後一步步,邁着悠閑的步伐,朝着楚龍飛走去。

「斑虎,宰了他。」楚龍飛怒聲吼道。

那邊斑虎一把扔掉手機,並鬆開了廖祥,邁開大步,宛若猛虎下山一般,朝着南知秋狂沖而去。

廖祥和秦冰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們都知道斑虎有多強,所以都能猜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們不願看到慘劇發生,但卻無能為力。

只見,南知秋緩步走到了楚龍飛的面前。

兩個人對視着,臉上都掛着輕笑。

而斑虎已經沖至近前,並揚起沙包大的拳頭,對着南知秋的側臉就是一拳轟出。

楚龍飛臉上的笑容更甚了,從輕笑變成了狂笑:「去死吧,撲街仔。」

啪……

南知秋從褲兜里掏出右手,一巴掌抽在了楚龍飛的臉上,在他的臉上留下了五道紅紅的手指印。

楚龍飛一下子被打懵了,他無法想到,對方是如何在面臨斑虎攻擊的時候,反手給他一巴掌的。

直到楚龍飛捂着臉,定睛看過去的時候,才終於看清。

只見,南知秋正揚起左手,輕鬆無比的抓着斑虎的拳頭,無論斑虎如何努力,那拳頭都無法再靠近南知秋的臉龐一分一毫。

「這怎麼可能,斑虎怎麼可能打不過一個小小的撲街仔……」楚龍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幕。

啪……

南知秋甩了甩手,又給了楚龍飛一巴掌,這次是左邊的臉。

這一巴掌,將楚龍飛打倒在地,徹底打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