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鑒寶大師
鑒寶大師 連載中

鑒寶大師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紅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昃 王昃多 都市小說

三生天命孤星隕,遍尋九地養一魂;漫天諸神皆不怕,虎從風行我從雲! 王昃,昃(ze),日落西沉之意,因遇女神而轉換命運,一步步登臨九霄傲視天地
正所謂,罹患腦癌游四方,遭遇劫案險命葬, 一朝扭轉天地變,路路高歌盛名揚!文玩古董明器玉,符寶仙丹怨魂離,風高水淺王八鬧,匠心仁義自無敵! 風雲轉變,光怪陸離,世間諸多凡塵事,相聚每每赴別離,欲求繁雜一線安,還看奇門新一季
資深掛鈴走方說書人——紅薯,向您分說這紛紛擾擾一世離奇!展開

《鑒寶大師》章節試讀:

第7章 望聞問切


李老被抱懵了,看着這個一直很有禮貌很得體的小子突然『瘋』了,還嚷着自己手裡的玉鐲是寶貝,他也實在不好說什麼,略帶尷尬的看向王昃的老爹。

王父無奈,只能說道:「小昃你這是幹什麼啊,這些東西你也不懂。」

他又對李老說道:「李老啊,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脾氣還真么爆啊,雖然東西不值那麼多錢,但起碼也是個不錯的物件,再說你不是喜歡嘛。這點我可要說說你了,古玩古玩,其實就是玩物,只要喜歡就好,犯不上非要最求個本身價值。」

王昃警惕着慢慢鬆開了手,李老嘆了口氣坐了下來,把玉鐲往桌子上隨便一扔。

見王昃看向玉鐲的眼神極其的火熱,李老不由得啞然失笑,說道:「你小子就這麼喜歡?也好,第一次見面總少不得見面禮,就沖你叫我一聲李爺爺,這玉鐲便送你了吧!」

王昃腦袋晃的好似一個撥浪鼓,說道:「這可不行,這麼寶貝的東西我可不敢要。」

李老和王父同時皺了下眉。

李老笑問:「我也隨你父親喊你一聲小昃,小昃啊,你怎麼就認為它是個寶貝吶?你老爹也是行里的老手,從來沒有失手過,這物件他說不值錢,那就真的不值什麼錢。」

其實,王昃還是有一些眼力的,這玉鐲確實稱不上極品,雖然看着華美但絕對談不上寶貝。

但就是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玉鐲,卻擁有他現在最渴求的那種特異光芒!

而當李老把玉鐲拿出來的時候,沉寂了好一會的女神大人又跳了出來,大聲說『你小子這運氣倒真是逆天!』腦海中跟女神大人溝通了幾句,他就對這個物件有了一個深層次的了解。

王昃拿起桌子上的玉鐲說道:「李爺爺,買這玉鐲的三十萬……你是全給了還是少給了一部分?」

王父趕忙喝道:「小孩子不懂事瞎說什麼吶?李老掏弄古玩行,什麼時候缺欠過錢財?」

王昃沒有看自己的父親,而是依然直直的看着李老。

李老表情有些怪異,說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哦,我倒不是拖欠,只是當時就有人勸我說這東西不值那麼多錢,我其實先付了一半,也就是十五萬,等鑒定結果出來再準備付那十五萬,呵呵……看來我這次謹慎還做對了。」

王父一聽,表情也有些怪異起來。

王昃墊着手中玉鐲說道:「李爺爺應該知道,我前幾年年少無知,滿世界的瞎逛了好一陣,但這些並沒有白費,起碼這些年的經歷讓我懂得了很多道理。」

王父苦笑道:「小昃,說正事。」

王昃尷尬一笑,隨即又嚴肅道:「這玉鐲但看用料做工,說實在確實不值什麼錢,但古玩古玩,『古』字要在『玩』字前面,物件的年份其實也是價值的一部分。」

李老眼睛一亮,急忙問道:「你是說這真是老物件?能看出什麼朝代嗎?」

因為王昃突如其來的說中了第一點,這讓兩個在古玩行玩了幾十年的老傢伙莫名的生出一種信任感。

王昃搖了搖頭說道:「我只能看出它應該有些年份,但具體是哪個朝代卻說不上來。」

李老又有些失望。

王昃接著說道:「其實……這玉鐲的價值其實不在玉鐲本身,它只是一塊『磚』。」

一句話又把兩個老傢伙說的雲里霧裡。

王父有些不耐,喝道:「你想說什麼能不能直接說?都是自己人犯不着繞圈子。」

他還以為王昃是為了給自己爭取利益,在這跟李老玩心眼吶。

王昃苦笑,說道:「其實古玩行……這你們比我懂,不管是盜墓還是買賣,都講究個『望聞問切』,那潑皮『望』您有財,『聞』您愛好,而這個玉鐲就是『問』,問您這條商路。」

李老眉頭一挑,問道:「此話怎講?」

王昃笑道:「我記得沒錯的話,您說過那潑皮自稱有兩件寶貝……」

問音知意。

李老低頭思考了一會,卻馬上搖了搖頭說道:「就看他把這玉鐲當作寶貝,想來另外一件也好不到哪去,不看也罷。」

王昃卻搖頭道:「我想那個潑皮一定也有些門道,他肯定知道這個玉鐲價值不高,試想誰會把一個可以開價三十萬的玉鐲隨身帶着,還毫不顧忌的給您看?」

李老一聽,馬上恍然大悟,可他沒有說話,繼續聽王昃說下去。

王昃果然繼續道:「玉器有靈,雖然大家誰也不太明白,但這話卻說了幾千年。而事實上……玉器確實有靈性。之所以你看到這個玉鐲就有愛不釋手的感覺,就是因為它有靈氣,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喜歡它,這原因是它的靈氣並不是本身具有的,而是沾染上的。」

李老馬上明白王昃所指。

他急忙問道:「小昃你是說他另一件寶貝是有靈氣的?所以沾染到這個玉鐲上?這……玉器這東西能有這麼神嗎?」

王昃想說其實比這還要神奇。

之所以王昃看好這玉鐲,而女神大人也被它驚擾,還不是因為玉鐲上面竟然帶着奇異光芒?

但這光芒又不重,按照女神大人的說法就是『無根之靈』,只要單獨放置時間久了,就會消失。

而無根之靈形成的唯一辦法或者說條件,就是常年跟有靈氣的東西接觸。

如此一來一切都變得不困難了。

王昃笑道:「我敢用性命擔保,只要李老您馬上把十五萬交給潑皮,他就會領您去看真真的寶貝。」

王父一聽此話,趕忙伸手打了王昃一下,喝道:「生啊死啊的怎麼能隨便亂說?再說你小屁孩懂得什麼,不要胡說。」

李老卻啞然笑道:「小昃哪會胡說?我看他說的就很在理嘛。不過……僅僅是看一眼寶貝的資格,就要花三十萬來買,不知道那寶貝能不能有這麼大價值。」

王昃卻重重的點了下頭,說道:「我敢肯定,它有!」

隨後一老一少根本不理會王父的苦心勸誡,撥了幾通電話,直接跑到外面坐上轎車直奔鄉村。

王父也是無奈,最後自我安慰『去散散心』,也跟着坐上了李老的專車。

他總不能讓兒子獨自一人在外面胡鬧不是?即便這戲碼演砸了,他也好在旁周旋。

離開王家古玩行是上午十點左右,開了四個多小時的車,過了好一個盤山道,一行人才到了李老曾經下鄉的村莊。

這次李老沒有驚動村裡縣裡的各層領導,『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

可惜這兩奔馳600還是太過扎眼,得信而來的村長第一時間就跑到村口迎接了。

村長第一句話就是『劉家那潑皮一定要好好懲戒,我一定讓有關部門好好給李老您出出氣!』三十萬買玉鐲,這樣大的事情村長怎麼可能不知道,他這是要在第一時間撇清關係。

誰不知道李老在市裡乃至省里的影響力啊,話說人家不小心放一個屁,都沒準把自己這個小村長給蹦死。

一行人左拐右拐,在車子走不了的村道上轉了好幾圈,才找到一個破爛的宅院,四周籬笆破爛不堪,院落里都長了荒草,屋子也有些傾斜,怕是來一場大風就能吹倒。

這裡就是劉潑皮的家了。

村長在一旁解釋,原來這劉潑皮還真是個滾刀肉,好吃懶做嗜賭好色,家裡長輩死的早,留下的家底都被他敗壞光了。

劉潑皮就是吃了東家吃西家,村民記得劉家曾經的恩惠,倒是也能容得下他一雙碗筷。

也所幸劉潑皮只是遊手好閒口花花,卻沒有做出什麼太過過分的事情,總體來說也算是相安無事。

劉潑皮這時還睡着大覺,現在是下午兩點,只怕如果沒人來的話,他都能睡到天黑去。

劉潑皮見到財神爺來了,一點也不怕李老懲治他欺騙,反而嬉皮笑臉的把眾人迎進了屋子,用破衣袖擦了擦只有三條腿的凳子,請李老坐下。

而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問:「錢帶來了?」

李老看了王昃一眼,王昃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因為王昃早在進屋之前就已經有些感應了。

這感應就是對空氣的感應,一處破落老宅,空氣卻出奇的乾爽,總有些飄渺的白煙在四周盤旋,如果說這裡還沒有寶貝,那什麼地方才能有?

李老也不廢話,直接把一個皮包扔在桌子上。

劉潑皮趕忙打開,從裏面拿出嶄新的十五沓鈔票。

他數都沒數,就說道:「李老果然是大買家,既然這樣……那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