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長生歌
長生歌 連載中

長生歌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清歌闕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蒼雲 王明

悲催的絕世魔廚也能刺殺失敗!小命玩完,她再世為人,不成想寶刀不在手,異能也飄走,連身材都要和她作對
這個丑胖子是要鬧哪樣?好不容易嫁個過氣王爺還小命攸關……哎!所謂人在江湖飄呀,招牌往外拋啊:風家特製小籠包,挨一刀,吃一包,包你想挨第二刀!展開

《長生歌》章節試讀:

第8章:敢做不敢當


這米粒與普通的大米不一樣,看上去比大米要圓潤一分,小小的顆粒仿若珍珠般,這米粒上的紋路被打磨得光滑無比,要一粒粒打磨,怕是一個時辰也做不出這些米粒來吧。

「品嘗一道菜,就能吃出悲歡離合,這才是終極魔廚的巔峰。剛才的那些,是最基本的喜怒哀樂,這一勺,是嗔恨!」風輕歌冷聲笑道,隨意朝着那邊的慕蒼雲掃了一眼。

坐在席台上的身影不斷顫抖着,慕容浩瞪着前方,整個人就好像是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扼住了脖子,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血……

無邊的鮮血灑落而下,城牆完全被染紅,熟悉的身影一個個倒下,還有他死去的哥哥弟弟們,那一場公平的爭奪中,他的隊伍兵馬強壯,人數眾多。靠着陰險的軌跡,將自己的哥哥弟弟圍殺,連他自己的親生姐妹都沒有放過。

從那以後,無數個日日夜夜,他們的身影總會出現在他的夢中,要找他索命了。他避諱,不談及這些事。

奈何現在,血腥的場面再次出現在眼前,那一幅幅的畫面就跟放電影一般,折磨着他的精神。

「啊!」猛地摔掉手中的勺子,慕容浩刷的一下站起身來,雙眼帶着血絲,怒聲道:「混賬,這什麼東西,來人,馬上把風清兒給朕拖下去,重則一百杖!」

什麼?

眾人的臉色不由地大變,這是怎麼回事,剛才還直誇風清兒做得好吃的慕容浩,居然會突然暴怒,還要重則風清兒?

這樣的轉變實在是太大了,就連風清兒都沒有反映過來,一臉獃滯的看着慕容浩,詫異的問道:「皇,皇上……」

「來人,還不快把她帶下去!」慕容浩只覺得胃中噁心不已,那剛才吃進去的東西,也順着他的食道朝着外面的噴出,他實在受不了那股味道,扶着桌子嘔吐了出來。

風凌雲的臉色更是大變,連忙拱手道:「皇上,臣……」

「滾!」那血腥的一幕幕再次浮上心頭,慕容浩更是噁心不已,一腳踹翻眼前的桌子,怒聲道:「風愛卿,你養的好孫女!」

「清兒,你到底在米粥里做了什麼!」風凌雲更是眉頭一豎,怒聲喝斥道。

若是皇上出了半點狀況,他們風家絕對會吃不了兜着走!

此時此刻,風清兒也慌張了,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沒做什麼,爺爺,我也不知道啊。」

「胡說八道,這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湯難道不是你做的嗎!」風凌雲氣的瞪大雙眼,雖然感覺到今天的東西有點不一樣,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也沒直接說出來,只是下意識的暗示了一下。

那冷風襲來,風清兒狠狠地打了一個寒顫,卻是無意中對上風輕歌的那一雙眼,一瞬間,她什麼都明白了。本打算用這難吃的米粥來定風輕歌的罪名,但她卻因為慕容浩的一句話,冒領了功名,以為自己可以飛上枝頭成為鳳凰,結果卻是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朝着裏面跳!

她不知道,為什麼很好吃的東西會突然變了味,但是她是知曉,是風輕歌搞了鬼!

「是你,你害我!」風清兒臉色大變,雙手一沉,那一抹紅色的星力環繞在她身邊,她猶如一頭髮怒的老虎,雙手一合,就要朝着風輕歌打出。

站在兩邊的血衛冷哼一聲,反手一拖,「刷」的一下抓住風清兒的長髮,猛地朝着地面上一摔,頓時,風清兒的臉腫了起來。

「放肆!」

風清兒被摔了個狗吃屎,猙獰的從地上站起,雙眼瞪着風輕歌,只覺得一股怒火直衝腦門,狠狠地說道:「風輕歌,你到底在珍珠翡翠白玉湯里放了什麼?」

「這倒是奇怪了,你自己做的東西,怎麼反問我裏面放了什麼?」單挑着眉毛,風輕歌笑道。

兩邊的大臣這才主意到,原來風府內的廢物大小姐也參加了這次的壽宴。看到那一身的肥肉抖索着,他們差點把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聽聞風府大小姐肥胖,如今一見,不得不說傳聞是虛假的。眼前的人奇醜無比,肥肉縱橫,更是打破了他們的三觀啊。

雙眼一輪,風清兒立刻咬住差點從口而出的話,她已經當著皇上的面說了這東西是出自她手,現在是指證風輕歌,恐怕根本沒人會相信她!

既然如此……

風清兒瞪着風輕歌,怒聲道:「你還敢還嘴了!皇上,清兒在後院為皇上做菜,結果這丫頭非拉的我出去,我見她鬼鬼祟祟的在廚房外面晃蕩了一圈,定是她在菜里下了葯!」

這樣說話,不僅把菜的功勞攬在了她身上,還將風輕歌推在了浪尖上,證明了她的無辜。風清兒冷笑着,這死胖子居然想陰她,現在她倒要看看,她要怎麼辦!

「你胡說,小姐怎麼可能……」翠春急了,這風清兒分明就是睜眼說瞎話,竟說些沒有的事情。護主心切的她很想解釋,但是現在風清兒故意陷害他們,誰能為她們做主呢?

剛才在後院所發生的事情,護衛們都知道,風清兒也了解到了這些事,這個時候若是抖了出來,那麼岑王被挾持的事情也會曝光,到那個時候,牽連的可是整個風府。

風凌雲的臉色大變,無論是風清兒的過錯還是風輕歌,都會牽連到整個風府,他連忙起身,拱手怒聲道:「清兒,你胡說什麼呢,皇上,這責罰,還是讓臣替清兒受吧。」

「爺爺,這是事實!風輕歌,你敢做難道不敢當了嗎!」雙眼含着淚水,風清兒裝作一副人見猶憐的樣子。

單手拖着自己的下顎,風輕歌更是覺得好笑,挑眉說道:「噢?那麼我倒要反問你了,既然你看到我鬼鬼祟祟的在廚房晃蕩了一圈,為什麼不開口阻止我?還是說,你那個時候就已經發現了我在皇上的菜里動了手腳,卻還是端着一份有着毒藥的菜給皇上食用,風清兒,你好大的膽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