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男人當自強
男人當自強 連載中

男人當自強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煙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申劍 裴宇

在網吧,遇到一個美女學生妹,她問我五塊錢一摸干不幹,我答應了,然後跟她去了廁所…… 學校,就是一個江湖,弱肉強食,想不被欺負,就得有實力,有兄弟
青春,就是每個少年熱血躁動的時期,人欺我,我必回之
我動用武力,不是為了欺負別人,而是為了不被別人欺負而已
男人,應當自強,昂首於任何人面前,不卑不亢!   展開

《男人當自強》章節試讀:

第六章 紅花油


我楞了一下,隨即說:「裴哥,你別開玩笑了,我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怎麼可能混的起來?」

裴宇搖搖頭,說:「能不能混起來,跟能不能打沒關係。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是想以後總是被欺負,還是想像一個男人一樣,誰都不敢欺負?」

我立即說道:「當然是誰都不敢欺負了。」

裴宇笑了,說:「那就好,接下來,按我說的做就行,咱們兩個也拉出一夥兒勢力來!正好,高一剛開學沒多久,勢力沒有成型,咱們現在,還有機會!」

我也沒鬧懂裴宇到底在說什麼,以後要幹什麼,反正,他不會害我就行。

我們回了教室,剛剛好要上課。這時候,我才想起來,自己是跟裴宇去廁所方便的,結果沒方便成,反而挨了頓打。想到這裡,我一下子就來了尿意,想在去一趟廁所。

誰知剛剛坐起來,腿上不知被誰踹了一腳的地方猛地一痛,一下子就軟倒了。

我的座位就在過道旁邊,跟我僅隔着一個過道的,就是昨天幫我收拾東西的班花秦淺。她正收拾着書桌呢,完全沒留意我,我腳一軟,就撲到了她的身上。

我的手,也是不經意間,按在了她的大腿上。雖然隔着校服,我還是感受到了秦淺纖細修長的大腿上那驚人的彈性,加上她身上若有若無的香味,簡直讓人心神蕩漾。

秦淺嚇了一跳,但是她看出來我不是故意的,就把我扶了起來,問道:「趙尋,你沒事吧。天吶,你臉上怎麼回事兒?剛剛出去被人打了?」她看了我的正臉,才看到我已經鼻青臉腫的,都是剛剛申劍的人留下的傷。

嗅着秦淺身上的香味,我真的挺不好意思的,站穩後連忙退後了兩步,說:「對不起,對不起……剛剛腿一疼,就摔着了。」

秦淺臉紅紅的,小聲說:「沒事……我就是被嚇了一下而已……」

我仔細大量了一下秦淺,發現她真的不愧是我們二班的班花。文靜、漂亮,懂事,簡直是找媳婦兒的最佳之選。

我剛想說話,就覺得背後被人推了一下。

這一下挺狠的,我身上本來就有傷,猝不及防被這麼一推,直接就摔到了前面的桌子上。

秦淺叫了一聲:「趙剛,你幹什麼!?」

我起身一看,果然是趙剛乾的。

趙剛是我們班裡一霸,來了之後跟我們班兩三個學混子混在了一起,平時挺牛氣的,對外也是稱自己是我們二班的扛把子。其實,班裡不服他的多着呢,比如裴宇。但是,趙剛就是自我感覺良好,走到哪都得瑟。

聽說他對秦淺挺有想法的,還讓跟着他的那幾個學混子有事沒事就叫秦淺嫂子,秦淺為此也經常生氣,但是對於趙剛的行為也無可奈何。

毫無疑問,趙剛肯定是看到剛剛我跟秦淺有了些「親密」接觸,心裏不爽,所以來找我麻煩。

趙剛人高馬大,加上又有兩個小弟,牛得不行,半抬着頭,說:「趙尋,你擋我路了,還不快滾開!」

我還沒說話呢,秦淺就有點生氣了:「趙剛,你有病吧,趙尋好好的,哪裡擋你的路了。而且,你下手未免也太狠了!」

趙剛笑了笑,說:「我願意,對趙尋有什麼好客氣的,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敢說什麼?」說著,伸手就要扒拉我的頭。

我聽了之後,心裏頓時火起。這趙剛,就是拿我找優越感呢!他知道我打不過他們,故意找事兒,讓秦淺看看我有多慫。這樣,貶低了我,又拔高了他,一舉兩得。

我自然不會給趙剛面子,直接一巴掌把他的手打開了:「趙剛,手老實點!」要是以前,我肯定不敢反抗的。但是前幾天裴宇說的話太對了,學校,就是江湖,就該動用武力。我要是退了,趙剛肯定還會往前進一步,這樣,我就永無寧日了!

對於趙剛,就得來硬的,大不了挨頓打,但是,絕不能慣着他們!

趙剛對於我敢反抗,也好似挺意外的,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一巴掌就朝我抽過來了:「草,你小子翅膀硬了吧是!」

我躲了過去,正猶豫着動不動手呢,秦淺一下子擋在了我前面,有些生氣地說:「趙剛!你有完沒完!」

趙剛自然是不會動秦淺的,收回手去,咧嘴說道:「行,趙尋,我看你能躲我家秦淺後面多久。這幾天放學,小心點!」說完,就帶人走了。

對於趙剛那句「我家秦淺」,秦淺臉氣得有些紅,但是沒多說什麼,只是轉過身問我有沒有事。我搖搖頭說自己沒什麼事兒,秦淺說,那你晚上晚走一會兒,自己還有東西給我。我問是什麼,秦淺也沒說。

接着,我去了廁所,回來之後,裴宇神神秘秘地問我,剛剛是不是跟趙剛起衝突了?

我說是,趙剛太裝逼了。

裴宇神色一喜,說:「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我問裴宇什麼機會,裴宇神秘一笑:「明天你就知道了。」

我也很納悶,這些人,真是一個比一個神秘。

到了晚上的時候,裴宇跟我告了個別,就走了。我沒走,而是留下來,看看秦淺到底要給我什麼。

我旁邊的秦淺一直在做題,也沒有要拿出什麼東西的樣子,我就耐着性子等着。直到教室里差不多沒什麼人了,秦淺終於是把手中的筆一放,從桌子里掏出了一瓶紅花油,紅着臉放在了我面前:「這是我下午的時候,去醫務室買的,你身上傷挺多的,用它擦一擦吧。」

我不禁啞然失笑——讓我等到現在,原來只是為了給我這瓶紅花油。

「多謝了,秦淺。」我笑了笑,還是把紅花油收下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心裏暖暖的。可能是之前,從沒有人關心過我吧。以前,我在班裡一直默默無聞,沒人注意我,自然也沒人關心我。可以說,連一個真正的朋友都沒有。而現在,裴宇為我出頭,秦淺還給我買葯,這真的是我以前從沒有感受到過的。

秦淺笑了一下,說:「沒事。對了,我聽說,趙剛今天晚上要在學校門口堵你,你小心着點。」

我點點頭,說:「我知道了,謝謝了。」

「沒事。那,我先走了,明天見。一會兒,你可千萬別從大門走啊。」再次叮囑了一番,秦淺才背起了自己的小書包,沖我擺擺手,離開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