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校花的貼身黑貓
校花的貼身黑貓 連載中

校花的貼身黑貓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蘭斯洛特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景天 胖子 都市小說

「美女,你Bra帶掉了!」 「美女,你哪裡都不錯,不過胸前是硬傷!」 訂婚宴上,他擺着一副欠揍的表情,當著所有賓客對未婚妻說道
然後又非常強硬的強吻未婚妻
到學校上學,還揚言要像泡茶一樣,把所有校花給泡了…展開

《校花的貼身黑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暈打劫


「將要乘坐23點航班到湘南市國際機場的乘客,請拿好你的行李登機…重複一遍…」

廣播播報完的時候,身穿得很隨意卻又長得非常帥氣的少年將一包包背在身上,一手拿着機票非常瀟洒的往檢票口處走去。

跟隨着急匆匆往登機處走去的眾人身後,少年呼出口氣吹了吹有些長的漆黑秀髮,嘴角露出一抹弧度,滿不在乎的抬步就是跑了前去。

拖着行李箱將要搭乘的乘客還有那些攜帶着一家幾口的人兒看到身穿地攤貨的少年朝着檢票口狂奔而去,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什麼。

這種事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見慣不怪,看到少年穿成這樣,恐怕認為他是第一次乘坐飛機,可問題是這跟乘坐公交車不一樣,不需要佔位置的啊!

等了十來分鐘,登上飛機的時候,一位身穿淡藍色制服的空姐站在機艙門外,只見這位美女空姐身材非常的妙曼。

走到空姐跟前,少年吞了吞口水,就像看到奇珍異寶般把眼睛瞪得老大,目光落在了空姐脖子之下肚子之上。

雖說眼前的傢伙色迷迷的盯着自己胸部看,空姐臉上沒有流露出多少不滿意,因為她知道,既然做得這份工作那就要笑臉相迎,哪怕是被人用非常猥瑣的目光盯着看。

「先生,請出示你的機票讓我核實一下信息。」少年還是沒有動靜,看到他身後的乘客有些不滿,空姐皮笑肉不笑,好心提醒道:「先生,先生,請出示你的機票…後面還有乘客等着登機呢!」

「啊…哦…」反應過來將機票遞給空姐後,少年摸了摸頭,對空姐尷尬一笑:「呵呵,不好意思,是我走神了。」

取回機票後,這位名叫景天的少年對着身後排隊的乘客微微鞠躬起來示意抱歉,乘客看到他這樣有禮貌,緊繃的臉當即緩了下來。

後面的乘客對他的態度是好了不少,但是這位美女空姐對景天卻是更加反感。

空姐在心裏呢喃道:這算什麼嘛,跟別人道歉都不跟我道歉,真是虛偽,還白白看了我那麼久。

「我去,這位置隨機得太過離譜了吧?怎麼就巧合呢?」走到相應的座位,景天無奈的吐槽起來,這隨機選票實在太給力了,偏偏就是中了他最討厭的一個號碼阿拉伯數字九。

他的座位就在左邊第九排第九個座位,而且是靠近過道的位置,景天最喜歡的是坐在窗邊位置欣賞飛機外的風景,欣賞飛機在白雲中穿過的畫面。

額,雖然現在是大晚上,外面黑漆漆的一片,不過總比要看到某些類似鳳姐般的美女要好就是了。

將行李放好,景天才緩緩坐下,「哎,不知道隔壁的是個什麼樣的乘客呢?會不會是個…」

還不等他把話說完,景天就聽到一把鴻渾的聲音響起:「帥哥,麻煩你站起來借過一下讓我進去可好?」

「那個不好意思因為身材比較礙地方,只能夠麻煩你移動一下,免得我擠進去時擠到你。」大概二十來歲的胖子搔了搔頭,尷尬一笑道。

哎就知道是這麼一回事,我上輩子到底做錯了什麼,導致這輩子倒霉成這樣,每次乘飛機隔壁坐的從來不會是美女,有這麼衰么我。景天很客氣的站了起來讓胖子擠給進去,既然對方這麼有自知之明,總不能夠不客氣一點吧?

好歹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是有自知自明的人?不就是借過一下,景天倒是看得開沒介意什麼。

等了大概十來分鐘,飛機內的廣播響了起來,說是飛機即將起飛,為了你的安全起見,請各位乘客帶好安全帶,並將電子設備全部關機,以免發生不必要的安全問題。

飛機起飛兩個多小時後,飛機上的空姐推着一台放着各種飲料的餐車出來,很不巧的是,景天這邊負責的空姐就是那位非常討厭他的美女空姐。

「先生請問你喝點什麼?」將餐車停下來後,美女空姐很客氣的問道。

那個滿臉橫肉的男人,搓了搓手後,對着美麗空姐銀盪的笑了起來,「給我來一杯奶,一定要新鮮出爐的喲。」

「對不起先生,我們的蒙牛牛奶都是盒裝的,並不是新鮮的鮮奶。」隔着兩三米的距離,景天便聽到美女空姐的聲音。

滿臉橫肉的男人舔了舔嘴唇,指向美女空姐的胸部,「那麼大,擠一擠不就有了嗎?」

其他乘客聽到這男人的話,頓時投來了鄙視的目光,這種人渣真的是走到哪裡都會碰到,乘客們很好奇,這人渣是怎樣上飛機的呢?

「先生,請你放尊重點…」空姐沒有跟他說太多,放下一杯蒙牛牛奶,推着餐車便朝着後面而去。

空姐離去後,過道另一邊位置,一位帶着眼鏡穿着西裝文質彬彬的青年,託了托眼鏡,悠悠的說道:「就是因為有你這種無賴,才會有這麼多宛如空姐這般美麗卻被摧殘的女生出現。」

其餘人覺得眼鏡青年這話沒什麼,不過在景天看來就認為大有問題了,別以為帶着副眼鏡就是君子,簡直噁心人,誰不知道你們是一夥的?

在景天坐下來的時候,他早早就注意到這兩人的關係,表面上裝得毫不認識,但兩人時不時眉來眼去。

更為重要的是,兩人的目光注意那些穿得非常高檔的有錢人,景天笑了笑道:「呵呵,果然有趣啊!」

「先生請…怎麼是你?」美麗空姐將餐車停下來後吃驚的道,準備詢問景天要喝什麼時,低下頭就注意到那個非常好色的傢伙,怎麼到哪裡都會遇到他,這會兒空姐對景天直接冷着面,不給他好面色看。

景天只是淡淡一笑,對美女空姐的仇視沒有當回事,攤攤手後滿不在乎的說道:「麻煩這位美麗的空姐給我牛奶,不過牛奶不要奶,只要牛就好。」

隔壁的胖子聽了後不禁吐槽起來,牛奶不要奶不就是要牛了嗎?你讓人家去哪裡給你找頭牛回來飛機上?

憋了眼景天,胖子閉上眼睛倒在椅子上,若無其事一樣呼呼大睡起來。

看到美女空姐不再是板着一張臉,微微笑了起來,景天順勢拍着馬屁讚賞道:「還是微笑的你最好看,雖然板著臉的你同樣好看,不過我更喜歡你微笑的樣子,要記得多笑哦!」

「你要的牛!」美女空姐冷哼一聲,彎下腰將牛奶遞給過去,景天一手接過牛奶,一手摟在空姐柔若無骨的柳腰上,這麼近的距離下,景天輕輕呼吸就聞到一股從美女空姐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

不過,景天不是偷偷觀看的人,光明正大的看了眼後,就在美女空姐準備發飆的時候伏在她耳邊輕聲提示道:「有人要打劫飛機,剛才一唱一和的兩人就是歹徒。我相信最少還有一位歹徒隱藏在乘客當中,快點告訴…」

還不等景天把話說完,空姐掙脫開他摟着自己的手臂,同時怎會相信一個少年說的話?

不就是想讓我注意他嘛,做夢呢!美女空姐非常不屑的道:「切,說謊都不帶打草稿,怎麼可能有…」

「都別動,打劫,將值錢的東西放到前面座椅擺放東西的簡易桌子上!」方才滿臉橫肉的男人站了起來,取出一把手槍,對着乘客掃了一圈後冷冷的說道。

嘎!還不等空姐把打劫兩個字說出,前面已經有一把粗獷的聲音替她說了出來,這是赤果果的打臉啊。

位置上,景天擺出一副波瀾不驚表情來,眼珠一轉,隨意看了眼美女空姐,聳聳肩並沒有多說什麼。這會兒,美女空姐簡直將這好色又裝比的少年給恨透了,她在心中怒罵道:死混蛋,臭流氓,遲不說早不說,現在才來說,你還不如不說呢!

「啊…啊…」聽得打劫,所有乘客害得驚叫起來,每位乘客更是驚慌不已。

「不要殺我,我有人多錢,我是XX公司老闆,我給你們錢,求你放過我。」

「對對,不要殺我們,我們很多錢,我給你們錢,你們放過我吧!」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這些乘客對着那三位拿着槍的歹徒求饒道,為了活命錢算得了什麼,哪有小命重要。錢沒了可以再賺,小命沒了就是沒了啊!

美女空姐所站的位置後面,那位拿着槍的乘客站了起來,對着她就是賤賤一笑,美女空姐知道自己這次在劫難逃,保存了二十多年的清白恐怕就要沒了,怎麼在這個節骨眼上偏偏遇上打劫了呢?

那位歹徒走出座位站在過道上,趁着他不注意,景天毫不害怕的從位置上走到歹徒身後,突然裝出雙腿一軟趴在歹徒的身上,這一舉動把歹徒嚇了一跳,「你這小子找死嗎?」

美女空姐不知道景天鬧哪樣,看到他被歹徒用槍指着額頭,隨後故作非常害怕而且還瑟瑟發抖起來,這些都是美女空姐不知道他是裝出來的,景天顫顫兢兢的說道:「我…我…暈打劫…」

我靠,這是什麼鬼癥狀,這歹徒想破腦袋都想不出個所以來。歹徒吐槽道:「別欺負我讀得書少,我聽過暈船,暈車和暈飛機,就是沒聽過暈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