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狼行都市
狼行都市 連載中

狼行都市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了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二虎 張軍 都市小說

狼若回頭 必有理由,不是報恩 就是報仇! 我踩着一具具枯骨,一步一步,一階一階……多年以後,當我站在樓頂,俯瞰這座城市,望着那一個個陌生而又熟悉的人,我知道,我已經無法回頭!展開

《狼行都市》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001章 大和物流


初春時節,南方H市還很清冷,尤其是早七點這個時候,路面的薄冰剛剛化,很是寒冷。

街上的行人都是穿着厚厚的冬大衣,摩挲着手哈着熱氣,行色匆匆趕着上班。

H市城西物流城,大和物流公司斜對面,張軍穿着軍大衣,哈着白騰騰的熱氣,走到一個燒烤攤前。

「浩文,給我弄倆羊肉串再加個雞腿。」

「喲,今兒這麼早,穿的這麼精神啊?」

燒烤老闆名叫張浩文,年紀也不大,看着也就二十齣頭,中等個子,微圓的臉,看着就挺和善,親近。

張浩文笑呵呵的,這時候燒烤攤生意還很淡,他一邊熟練地擺弄着燒烤,一邊招呼張軍:「隨便坐哈,軍。」

「沒辦法,今天輪到我和百川轉貨,必須整精神點,萬一被哪富婆看上了呢?」張軍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頭也沒回地笑着說道,一邊就着椅子旁的一輛摩托車反光鏡擺弄着髮型。

通過反光鏡可以清晰看到一張有稜有角的臉,加上一個寸頭、星眉,再配上張軍175身高135體重的身材,整個人也算是個乾淨利落的小伙。

張浩文笑着調侃:「也對,你丫的天天在我這吃腰子,俗話說吃啥補啥,腎應該還可以,再加上人長的一張鴨子臉,這事兒活絡活絡還真有可能哈。」

「呵呵,滾!」

張軍笑罵著:「這叫明明能靠臉吃飯,卻要靠實力,你小子嫉妒我!」

張軍來太和物流干搬運也有大半月了,而張浩文就在物流城這一塊支個小燒烤攤,張軍經常來他這光顧生意,兩人興趣相投年紀相仿,一來二去,也算是朋友。

八點才正式上班,時間還有餘,張軍和他聊着天,打發時間。

大約五分鐘後。

「給,你的雞腿和羊肉串。」張浩文笑着將燒烤遞給張軍。

張軍問道:「多少錢?」

張浩文隨口道:「不用了,下次一起結吧。」

張軍也不客氣,拿起雞腿和羊肉串邊吃就往太和物流走。

2003年的時候,H市的物流才剛剛興起,在H市物流城這邊,大和物流算是十幾個物流公司中最大的,大和主做省內的生意,也有一條從H市到貴Z的外省線。

至於省內,從H市到邵Y衡Y、邵D、長C等幾乎都有。

所以從規模上,在物流這一塊,大和物流在H省都很有名。

而張軍,則是大和物流從H市到貴Z這條線上十幾名搬運工中的一員。

高中畢業當了一年志願兵回來後,張軍整個人屬於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態,說學歷談不上,也沒有一技之長,在家裡呆了一陣子後,終於受不了老爹的嘮叨,於是一個人走出來,一頭扎入這物流城。

今天,算是張軍在大和物流乾的第23天。

「來了,軍兒。」

一個個子中等偏瘦,留着碎發的青年笑着招呼道。

他叫陳百川,今年才20歲,在偌大一個物流城中是最年輕的,而張軍比他也才大兩歲,兩人年紀也差不多,進入大和物流時間也不長,算是張軍除張浩文外第二個朋友。

「是啊,百川,早。」

張軍笑呵呵地,脫下軍大衣換上藍灰色工作服準備上班。

每天八點鐘準時上班,從H市到貴Z這條線一般是十二個搬運工,其中兩個人負責轉貨,其他是個人則負責下貨、裝貨、碼貨。

論工作強度,當然是轉貨輕鬆多了,一整天下來,推着板車將從挂車上卸下來需要轉運的貨物送到物流城其它物流公司即可,而下貨裝貨碼貨就是個極度苦逼的活兒。

從八點一開工,裝卸工一掀篷布就需要不停地干,除了中午吃飯時間外,其它連上廁所抽煙的時間都很緊張,而且挂車上來的貨物什麼都有,重的一百甚至兩三百斤,輕的才幾斤,還有一些相當噁心的貨物。

比如臭雞蛋,一箱箱臭雞蛋有的甚至都長蛆了……

一共六組,兩人一組輪換,相比較下來,轉貨是個「美差」了。

就在張軍與陳百川兩人換上工作服,準備開始轉貨工作的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今天老劉請假了,下貨碼貨我們九個人乾的過來嗎?就轉貨而已,需要兩個人去嗎?」

張軍回過頭就看見,一個半禿頂頭,這麼冷的天居然就穿個草鞋,上身配個灰色汗衫的約莫六十歲老頭正冷冷看着自己。

張軍眉頭一皺,看着老頭,也沒說話。

「軍兒,別理他,老二這個人你還不清楚么?我們干我們的。」陳百川輕聲說道,一邊拉了下張軍衣角。

「老二說的沒錯,今天下貨碼貨的就只有九個人,確實很緊張,這樣,張軍你留下,轉貨交給陳百川一個人就可以了。」

剛爬上挂車掀開篷布準備幹活的搬運工工頭劉大虎瞥了一眼下方的張軍,語氣帶着三分命令的說道。

張軍忽的轉頭,面無表情地看了挂車上的劉大虎與老二劉二虎一眼。

其實光從劉大虎說話上看,九個人干十個人的活確實不容易,可實際上好多次輪到張軍陳百川他們下貨碼貨的時候也是九個人,甚至八個人。

有人請假,是正常的。

要是好好說話,作為掙血汗錢的同事,幫個忙幸苦一下也沒什麼。

關鍵是劉大虎與劉二虎仗着哥倆是大和物流區域經理張春生的遠房親戚就排擠外人,時不時對張軍冷嘲熱諷。

還有就是……劉大虎最後說話的語氣讓人很不舒服!

張軍沉默三秒:「行,轉貨交給百川一個人干,我今兒無論是在車下卸貨或是到挂車上裝貨、碼貨都行,但有一點,我不需要任何人幫忙搬,重貨一個人一件,實打實的搬、扛!誰也不能賴!」

「軍兒你……」陳百川喊了一聲,他知道張軍的牛脾氣上來了。

劉二虎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斜眼看着張軍:「呵呵,你什麼意思?意思我拈輕怕重偷奸耍滑唄?」

張軍懟道:「誰拈輕怕重偷奸耍滑心理沒點B數嗎?」

「你這小毛孩!」劉二虎氣急,還要再說。

「行了,開工吧!」

劉大虎冷眼掃視下面二人一眼,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