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級奶爸
超級奶爸 連載中

超級奶爸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瘋子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凡 秦婉 都市小說

坑爹?往死里坑,就對了! 一代梟雄,唯一鬥不過的,只有自己的女兒……展開

《超級奶爸》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卧槽!老大,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我哪來的女兒?我像是一個能當爹的人嗎?」

酒店天台,兩個身影,站在微風當中。

「顏夕雨這個女人,你有印象吧?」男子盯着一臉錯愕的秦凡,問道。

聽到這個名字,秦凡微微皺了皺眉,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穿着一襲白色紗裙的女孩。

然而,秦凡還是搖了搖頭,說道:「沒印象。」

「別騙自己了,你小子什麼貨色,我還不知道?作為一個男人,就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說完,男子遞給了秦凡一張照片。

照片里,是一名穿着韓式休閑套裝,扎着一頭馬尾辮的小女孩。

不得不說,小女孩的眼睛和嘴巴,像極了秦凡。

「還別說,和你長得挺像。」男子微微一笑。

秦凡自從六年前加入X國際特工組織之後,就一直過着居無定所,全球奔波執行任務的日子,根本無法想像,自己會突然有一個女兒。

儘管,秦凡騙不了自己的是,五年前,她的確和這個叫顏夕雨的女孩,有過一次邂逅。

老子這槍法……

看着照片里的小女孩,秦凡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問道:「老大,她怎麼會找到你?」

畢竟,X特工組織本身就比較神秘,而秦凡所在的這個無影小隊,更是組織中,最來無影去無蹤的存在。

男子微微眯了眯眼,說道:「說明這個叫顏夕雨的女孩,不簡單。小凡,或許當年你們之間的事,也是她一手策劃的。」

秦凡記得,和顏夕雨相遇的那次任務,是在上港市。

那次任務目標的擊殺難度比較大,期間秦凡還出現失誤,雖然最終成功擊殺目標,但自己也負了重傷。

後來,若不是因為顏夕雨的救治,那次任務,很有可能會讓秦凡,失去一條胳臂。

不過,秦凡從未想過,這會是一場預謀。

關鍵是……

「神經病啊!我當時在她心目中可能就是個來去無影的殺手,她策劃給個殺手,生個女兒?」顯然,這套邏輯,在秦凡看來,很荒謬。

當然,最重要的是,秦凡無法接受,自己突然多出來一個女兒!

這對於一名殺手而言,就是個累贅。

何況,秦凡自由散漫慣了,自己的生活本身就亂得一團糟。

別說,再來個女兒了。

這時,男子又將一份文件,遞到了秦凡面前。

「小凡,你是我們無影小隊中,年齡最小,但個人實力又最強的存在。關於你的身世,作為老大,我最清楚,你是時候回去了。」男子嚴肅地盯着秦凡的眼睛,說道。

聽到這話,秦凡眸光一閃,震驚道:「回……回去?秦家在我離開那年就已經沒落了,我的父母也都死了,我還回去幹什麼?」

「你不想報仇嗎?還有,你不想你姐姐嗎?當然,最重要的一點,你的女兒,如今也在上港市,作為一個男人,你該回去找她。」

報仇,這是當年秦凡活下去的唯一支撐。

父母被殺之仇,必須得報!

只是提到女兒,秦凡還是有些抓狂。

「老大,你不覺得,她跟着我很危險嗎?」秦凡內心很是矛盾。

「顏夕雨能找到我,說明這個女人不簡單。其次,她說她要離開一段時間,或許是一年半載,但也有可能,是永遠。」男子嚴肅地說道。

這話,讓秦凡的身體,為之一振。

男子繼續說道:「小凡,雖然你平時弔兒郎當,但作為我們無影小隊的成員,你在我心目中,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回去吧,照顧好你女兒的同時,也是時候算算當年你秦家沒落的那筆賬了。另外,這份文件裏面,有你女兒如今的住址和信息,還有一位我在上港市的朋友,如果你需要,可以去找他,他會全力配合你。」

說完,男子拍了拍秦凡的肩膀,離開了天台。

……

直到上了飛機,秦凡才打開文件。

文件里,是三張人物信息表。

第一張是秦凡女兒的信息,她的名字叫秦小溪,今年四周歲零兩個月。

秦凡推算了一下時間,發現的確和自己邂逅顏夕雨的時間符合。

「長得倒是挺好看,跟她媽一樣,是個美人胚子。」秦凡咂了咂嘴。

「黎天香,天香閣一姐。卧槽,這女人,還是個混江湖的。」隨後,當看到第二張人物信息時,秦凡皺起了眉。

顏夕雨離開後,就將秦小溪,交給了黎天香幫忙照顧。

「靠,老子的女兒,從小就開始混江湖了?這以後還怎麼好好讀書?」秦凡又抿了抿嘴。

而後,秦凡將目光投向了第三張人物信息。

賀方東,東方集團董事長,上港市新晉首富。

「哈哈,老大這朋友給力,這求他幫個忙,怎麼著,也得給個幾百上千萬吧?」

看完文件信息後,秦凡閉上了眼睛。

回到上港市,當秦凡走進這個夏家花園老小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當年,秦凡的父母被不明勢力迫害而死後,只剩下秦凡和她的姐姐,秦婉。

兩人相依為命地生活了不到一個月,秦凡便離開了上港市,經過幾年的特訓後,加入了X國際特工組織。

由此,秦凡和秦婉這一別,已有八年多。

秦凡憑藉著記憶,找到了當年他們一起住過的那棟老房子,直到看到陽台上掛着女人的貼身衣服,而且還是時髦年輕款時,秦凡這才鬆了口氣。

至少,說明這老房子,還住着人。

秦凡來到房門口敲了敲門,只是敲了許久都沒人開門。

無奈之下,秦凡縱身一躍,從二樓陽台,翻了進去。

秦凡並沒有開燈,只是藉著昏暗的月光,觀察了屋內的情況。

直到在秦婉的卧室,發現床頭有她的照片後,這才終於放下心來。

「這麼晚了還不回家,這女人,不會在外面廝混吧?「確定秦婉還住在這後,秦凡直接雙腳靠在沙發背上躺了下來,準備休息會等秦婉回來。

……

「秦婉,你今天真的太衝動了,你這一杯酒潑那嚴總臉上,你知道意味着什麼嗎?別說丟工作了,可能人家還報復你!」

一名穿着藍色連衣短裙的女孩,吃力地攙扶着一名穿黑色職業套裝的女孩,搖搖晃晃地走在小區內。

穿黑色職業套裝的女孩,正是秦婉,如今的她,是一家化妝品公司的業務員。

而那穿着超短藍色短裙,踩着一雙恨天高的女孩,名叫林珊珊,是秦婉的閨蜜,同時為了替秦婉分攤房租,如今成為了她的室友。

在潑嚴總之前,秦婉就已經被灌了很多酒,從而此時走路搖搖擺擺,說話也是大舌頭,迷迷糊糊。

「那個混蛋摸……摸我你知道嗎?占……占老娘便宜!」秦婉迷迷糊糊地說道。

林珊珊嘆了口氣,繼續扶着秦婉,不假思索地說道:「佔便宜怎麼了?像我們這種沒錢沒背景,窮得只剩下姿色的女人,不就只能靠美色了嗎?秦婉啊,你就是傻!你要是能放下你的貞操,你現在早就嫁給高富帥了!」

「呵呵,高富帥……老娘以前也是白富美。」說著說著,藉著酒勁,秦婉忍不住哭了起來。

終於,林珊珊艱難地將秦婉扶到了門口,只是一打開房門,秦婉便感覺一股噁心,連忙跌跌撞撞地沖向了衛生間,開始抱着馬桶吐了起來。

林珊珊也顧不上開燈,跟着沖向衛生間,從而根本沒發現躺在客廳沙發上的秦凡。

秦婉吐得一塌糊塗,就連林珊珊的裙子上,都沾了不少污漬。

林珊珊咧了咧嘴,顯然很是嫌棄,埋怨道:「哎呀,天哪!臟死了!秦婉,我這剛新買的裙子啊!」

「對……對不起,珊珊,你別管我了,我沒事。」秦婉也很愧疚,坐在地上,有氣無力地說道。

一直以來,家裡就她們兩個女孩住。所以此時,見自己的裙子髒了以後,林珊珊下意識想要脫下來洗一洗。

然而,脫到一半,衛生間門口,突然響起了秦凡的聲音。

「那個……需要幫忙嗎?」秦凡扯開笑臉,一臉友好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