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之醫祖
都市之醫祖 連載中

都市之醫祖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天明 葉晨 奇幻玄幻

簡介:葉晨在兄弟女友的雙雙背叛下一夜之間凈身出戶,卻因兒時的一份因果獲得醫祖傳承,從此開啟了不同尋常的人生,懸壺濟世,武道殺敵,橫掃千人救母,踏遍山河尋父,為紅顏怒發沖關,救一切世間應救之人,踏一切世間不平之事,睥睨天下
展開

《都市之醫祖》章節試讀:

第三章 醫典顯威


隨着葉晨的緩步靠近,在場之人表情各異。

「站住。」

幾名黑衣大漢將他攔住,葉晨不由眉頭微皺。

那李院長此時已然認出來人,這不是那姓葉的廢物嗎?

這小子找死來了?

自己親媽都離死不遠了,醫藥費也沒結清,現在還敢來這兒找事兒。

「葉晨!你來這兒幹什麼?趕緊滾!」

「就是,你不會以為自己還是葉大少吧」

......

嘲諷之聲不絕於耳。

葉晨掃了一眼眾人,就把目光重新定在陳雪茹的身上。

抬手指向病房裡躺着的老者。

「我可以治,不知道能不能讓我試試?」

陳雪茹正要開口。

「你?就憑你這個前富二代?呵,你懂醫術嗎?」

「就是,這小子一看就是個二百五。」

「是啊,穿的破破爛爛的,他要會治病我豈不是華佗在世了,哈哈!」

在場專家們再次紛紛輕蔑嗤笑。

「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們似乎也治不好吧?」

葉晨一語驚人,剛才還嘲諷不斷的人們瞬間啞言。

走廊上再次恢復寧靜。

他繼續平靜的看着陳雪茹,耐心等待着回復。

陳雪茹始終在打量葉晨,心中其實是失望的。

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一身衣服雖說乾淨但明顯的地攤貨。

模樣倒是不錯,但是絲毫看不出有精通醫學的樣子。

不過用短短一句話就噎住了在場眾人的嘲諷,倒也是個人物。

心中不覺泛起一絲絲渺茫的希望。

「你,當真能救我爺爺?」

「那是自然!」

葉晨言語之中頗為自信。

「狂妄之言,小子,連我都無能為力,你說能救?」

沒等陳雪茹開口,方才一直沉默的劉醫忍不住了!

他自認為在腦科腫瘤這個區域,放眼全國,比他強的寥寥無幾,這份驕傲還是有的。

畢竟陳山這種個例,只是因他接手太晚。

「說不上狂妄,畢竟是你們放棄了的!我若能救豈不更好。」

葉晨眼神之中閃爍着強大的自信。

「陳小姐,不要相信他,他媽是腦溢血瀕臨腦死,就在我們這層住院!」

李院長突然開口,眾人跟着點頭。

「對對對,而且醫院的醫藥費也沒交齊,根本就是個癩皮狗!」

「而且他原來就是一紈絝子弟,如今一貧如洗,怕是已經瘋了啊。」

陳雪茹聽到這裡臉色瞬間陰沉。

「打斷一條腿,扔出去。」

她憤怒的吩咐着,這樣的人竟還要浪費她見爺爺最後一面的寶貴時間。

而葉晨則身形詭異的避開保鏢,迅速開口。

「如果我有辦法讓你相信呢?」

陳雪茹語氣冰冷。

「你如何讓我相信你?!」

「301室,我剛為我母親治療完,一看便知!」

李院長聞言嘲諷。

「哼!上午才送來,這會兒要是能好那就是奇蹟!」

略一轉頭還想說點什麼,正與此時陳雪茹冰冷的目光相對。

嚇得心中一顫,趕忙吩咐下去。

「不必了,我親自去,我也想看看是不是真有此等奇事。」

劉醫站了起來,雖覺可笑,但就這青年的自信讓他很是好奇。

片刻功夫。

劉醫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

神情滿是驚愕,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隨行的一名醫生口中不住喃喃:「醒了,醒了...」

「詳細說!」陳雪茹眉頭微皺.

那醫生看着陳雪茹冰冷的目光,趕忙說道。

「醒了,他母親不僅醒了,身體指數比正常人還健康。」

一瞬間陳雪茹心中早已寂滅的希望再次燃起。

她看着葉晨,徐徐說道。

「葉晨對嗎?希望你的醫術可以讓我大吃一驚。」

「你會的。」

葉晨大步流星走進病房。

眾專家看着葉晨的背影,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病房中僅有一個盯看儀器的小護士。

葉晨來到陳老身邊,立刻就看出了問題所在。

除了患者本身病症,他還隱隱察覺其身上有一絲怨氣。

而且其渾身的脈絡較之常人都要粗壯一圈。

想必這位陳老定是有常年習武的習慣。

再看其體內的怨氣則如絲線般貫穿陳老的全身脈絡直通腦部。

葉晨立刻在傳承記憶中翻找着類似的病症。

陳雪茹見葉晨只是站着,很是疑惑。

「葉先生這是?」

「望氣。」

她本來平靜下來的心情再起波瀾。

「中醫望氣?」

「嗯。」

中醫,哪位中醫聖手不是年過半百,頭髮花白。

再看眼前之人,陳雪茹心中涼了半截。

但也只能苦笑,到了如今這幅田地,死馬當活馬醫吧。

葉晨見狀,心知肚明,並未浪費口水詢問。

手中直接閃出數枚金針。

金針之上光暈炫彩奪目,陰陽二氣隱有環繞。

突然!

滴————

一陣宣告死亡的滴聲持續響了開來。

「這還沒開始呢,人就死了,他還救個屁啊。」

「院長,這是哪來的奇葩啊,劉醫生都治不了的病,還有人說能治!哈哈...」

「行了行了,有人給咱們背鍋不好嘛!」

此時,病房外的眾人見此情景紛紛嘲諷起來。

陳雪茹的臉色開始逐漸陰沉。

這種緊迫感讓葉晨深吸了一口氣,體內一股暖流開始緩緩流動。

雙手猛的飛速變換,瞬間將數十枚金針刺入陳老周身要穴。

再看監測機器上的數據也隨之逐步上升並趨於穩定。

葉晨又將雙掌放於陳老頭部,渡金蓮入體,化解怨氣。

一切做完後,轉身,擦汗!

整個環節乾淨利落,令人震驚。

陳老腦中的腫瘤直接被壓制到了極點,再無一戰之力。

但也苦於自身修鍊時日尚短,氣力不足,無法一次性根除。

不禁搖了搖頭,略微有些不滿。

而此時門外的那位劉醫已然被葉晨的下針手法所震驚,畢竟是名醫,對中醫也頗有了解。

同一時間下幾十枚針,而每根針的位置力度都恰到好處。

如此手法,又如此年輕。

妖孽大才!

「病人暫且無礙了,但病根還未徹底根除,仍要後續治療。」

葉晨囑咐道。

陳雪茹方才已經心如死灰。

然而只是短短几十秒的時間,卻發生了戲劇化的轉變。

大悲大喜的陡然反轉讓她眼中已見淚光。

「雪茹替爺爺多謝葉先生,之前無禮之處,還望先生海涵。」

她面對葉晨深深的鞠了一躬。

葉晨見狀反倒有些不太自在,微微側過身軀,將陳雪茹扶了起來。

看着那姣好的面龐,微微一笑道。

「無妨,而且咱倆年齡相仿,你就叫我葉晨就行。」

「好,那以後也請您叫我雪茹吧。」

陳雪茹冰冷的臉上突然掛起了溫婉的微笑。

霎時間美艷動人,葉晨竟看的有些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