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潮起1999
重生之潮起1999 連載中

重生之潮起1999

來源:掌讀520 作者:齊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方 齊羽

簡介:「那一年,申奧成功!」「那一年,還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那一年,夏天沒有空調,但2毛錢能買到一瓶冰鎮汽水
」「那一年,我最混蛋的年紀,卻遇上了最想照顧的兩個人
」「我多想回到那一年
」……商海巨鱷齊羽,意外重回1999
面對老婆恨鐵不成鋼的眼神,面對可愛女兒的期盼目光,他洗心革面,馳騁商海!未來首富麻花藤視他為精神導師,網絡巨鱷稱他商業教父,一步步,齊羽站上世界之巔
展開

《重生之潮起1999》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那一年,1999!


「那一年,申奧成功!」

「那一年,還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

「那一年,夏天沒有空調,但2毛錢能買到一瓶冰鎮汽水。」

「那一年,電視里的廣告天天喊着『農夫山泉有點兒甜』、『大寶天天見』!」

「那一年,我沒有手機,也沒有weibo朋友圈,我存了兩個月的零錢,跟朵朵和老婆去影樓拍了張全家福……」

「那一年,我最無力的年紀,卻遇上了最想照顧的兩個人。」

「直到今天那種心疼依舊刻骨銘心。」

「我多想回到那一年。」

……

夏天。

窗外,一聲聲的蟬鳴悠揚。

紗窗漏下斑駁的陽光,照耀在抱着吉他的齊羽身上。

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

齊羽將眼睛擦了又擦,怔怔的看着周圍熟悉而陌生一切。

1999!

他真的回到了1999年!

「愛到心破碎,也別去怪誰,只因為相遇太美,就算流干淚傷到底、心成灰也無所謂……」

還珠格格片尾曲《雨蝶》,悠揚的在狹小的房間里響起。

一大一小,兩聲嘆息同時響起。

「媽,小燕子真可憐……那個什麼皇帝冤枉她嘛。」

「好了,看完電視,趕緊去寫作業!」

「哦……」

聽到這兩個聲音,齊羽一陣激動。

通往陽台的帘子被掀開,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出現。

「吉他彈完了?等下吃飯,我去下麵條。」美女的聲音有幾分冷淡。

看到跟前一言不發,有些獃滯的齊羽。

美女的眼神愈發失望。

但她沒多說什麼,抿緊嘴唇,低頭向房間一角走去。

這是個一廳的小單間。

麻雀雖小,卻集齊了睡覺、做飯、會客等諸多功能。

一家三口居住在這裡,擁擠而逼仄。

因為採光不好,即便是大白天,房間里的燈依舊時不時亮着。

看到走到角落的煤氣灶前,點火煮麵條的漂亮女人。

齊羽心神激蕩。

他,世界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富豪、鼎鼎有名的實業家……

他正春風得意的時候,卻因為一場車禍高度截癱,卧病不起。

最終他的公司也被手下搞鬼架空,凄慘離世。

可現在,他居然重生了,再次回到了1999年!

只是這一年,齊羽是一名中海汽修廠的鉗工,老油子,吃喝玩樂樣樣俱全。

而且,就連鉗工這樣的簡單工作,他半年前也被汽修廠工廠辭退了。

平時他一不順心就對老婆孩子大打出手。

就是個不求上進的混賬。

……

面前的女人是他的老婆,簡靈犀。

中海市遠近聞名的大美女,追求者能從排幾條街。

在上一世,曾經的1999。

他以為是自己人生當中最苦難和灰暗的日子。

可重生之後,他才發現這一年,是如此香甜和美好。

因為這一年。

他有最愛的女兒朵朵。

他有最愛的老婆,簡靈犀!

她們,都不曾離開他!

齊羽握緊了拳頭。

既然重新來過,他一定要彌補上輩子所有的遺憾。

要讓老婆跟朵朵,過上好日子!

「爸爸,這個題怎麼做?」

一個扎着羊角辮,圓溜溜的腦袋從帘子里鑽出來,撲閃撲閃的眼睛期盼的望着他。

可愛的小女孩細聲細氣,顯然是害怕自己的求助被房間里的媽媽聽到。

「噓……爸爸教你啊。」

望着心愛的女兒,齊羽心都要化了。

他拿起筆,稍做思考,在女兒的小本子上刷刷寫下答案。

看到寫滿了字跡的作業本,小女孩笑眯了眼,在齊羽臉上甜甜一吻。

「啪嗒!」

簡靈犀掀開布簾,端着兩碗熱騰騰的白菜麵條出來。

朵朵慌忙拿起作業本,試圖往懷裡藏起來。

她的小動作,被簡靈犀一眼掃到。

「又幫朵朵寫作業了?這孩子要被你寵得沒邊了!」簡靈犀臉色微冷,瞥了齊羽一眼,手中的白菜面啪的一聲重重磕在陽台旁的小方桌上。

小方桌平時是朵朵寫作業跟堆積木的地方,也是簡靈犀做副業的工作點。

一到了飯點,它就變成了飯桌。

朵朵縮了縮腦袋,不敢吭聲。

齊羽摸了摸鼻子,笑嘻嘻道:「孩子現在還沒形成邏輯思維,看圖作畫的題目……需要引導一下。」

「就你理由多。」簡靈犀哼了一聲。

「媽,又是麵條……」對面的朵朵,巴巴的看着碗筷沒有動彈。

「給你碗里加了雞蛋……待會媽媽要繼續寫稿子。等稿費到了,給我家朵朵買肉肉吃!」簡靈犀溫柔的哄着自家孩子。

朵朵苦着的臉,頓時漾起笑容。

「有雞蛋呀?」她尋寶似的從麵條里挑了挑,終於看到了那深埋着的蛋白、蛋黃。

小女孩笑眯了眼,她剛要將雞蛋一口吞下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

「爸爸,雞蛋……一起吃哩。」朵朵奶聲奶氣的看向齊羽。

「你爸不需要。你是小孩子,想要長高高,要多吃雞蛋。你爸爸是大人了,不需要長個子。」簡靈犀冷着臉道。

面對簡靈犀的冷言冷語,齊羽沒有生氣。

他覺得,這完全是自己活該!

對於1999年的自己,齊羽也是恨鐵不成鋼。

齊羽是個孤兒。

他父母生前是中海汽車修配廠的員工。

給齊羽留下的唯一財產,就是這汽修廠員工宿舍的這個小單間。

二十年的小單間,此刻已破破爛爛。

三年前,齊羽跟簡靈犀結婚的時候。

曾經心氣很高,發誓要買大房子,買桑塔納,給簡靈犀最好的生活。

但後來,他眼高手低,找工作各種碰壁。

最後,他變得越來越意志消沉。

1999年,是他最頹廢墮落的日子。

他在汽修廠上班弔兒郎當。

一有空閑就就窩在家裡酗酒,跟一群朋友打打牌,唱歌彈吉他。

最近他打牌越來越凶,輸光了工資不說,還欠了一屁股的外債。

屋漏偏逢連夜雨。

一天晚上,他跟幾個狐朋狗友喝得醉醺醺的回來。

結果掉進了附近的陽子湖,爬起來後大病一場。

這段時間,他一直窩在家裡,也沒去上班,頹廢到現在……

想想這段灰暗的記憶,齊羽真想掐死自己。

一個大老爺們,天天頹廢,靠着女人養。

還算個男人嗎?

更何況,當年簡靈犀選擇了他,付出了重大代價。

結果完全瞎了眼!

身為中海一枝花的簡靈犀,身材、相貌氣質,完全不輸一些大明星。

沒人會想到,心高氣傲的天之嬌女,會選擇跟他齊羽結婚。

畢竟齊羽除了一個本科畢業證。

其他一無是處,完全是眾人眼中讀書讀傻了的書獃子。

當時簡靈犀跟齊羽結婚的時候,娘家一個人沒有來。

還是居委會的王大媽,跟一幫汽車修配廠的朋友、鄰居湊了個趣。

想到這裡,齊羽恨不得甩自己一耳光。

朵朵吃完苗條,簡靈犀麻利的將小方桌收拾乾淨,然後抬進了房間里。

齊羽眼角餘光,就瞥到自己老婆坐在了昏黃的燈光下前,攤開了一張張剪裁得工整的報紙副刊。

她看了一會兒文章內容後,開始提筆刷刷的寫稿子。

中海大學中文系畢業的簡靈犀,有一手過硬的文筆。

平時看書寫作的愛好,現在成了她賺錢的副業。

她時不時有豆腐塊文章登上報刊,換來的微薄稿費,通常都變成了朵朵喜歡喝的麥乳精和糖水罐頭,偶爾也會買一些肉,改善伙食。

現在日子愈發艱難。

簡靈犀決定要將投稿事業做強做大。

她花費了足足一個月時間,收集了厚厚一疊全國各地報刊地址。

寫稿?

看到簡靈犀低頭認真攥寫的模樣,齊羽有點心疼。

昏黃的燈泡,在略帶陰冷的房間里,有氣無力的照耀着。

簡靈犀日後的長久不愈的青光眼跟飛蚊症,大概就是這時候長時間寫稿引起的。

齊羽小心翼翼坐到簡靈犀旁邊,想要跟她說些什麼,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房間里,陷入尷尬的沉默。

簡靈犀也彷彿沒看到身邊的男人,專註的對付面前的稿子。

一刻鐘後,齊羽終於坐不住了。

「你這樣寫稿子,遭不住的。眼睛會弄壞不說,報紙副刊的稿費也比較低……」

簡靈犀手中的鋼筆,戛然停住。

她目光冰冷的盯緊齊羽,一言不發。

齊羽被自己老婆看得一陣心虛。

他斟酌了一番,小心翼翼道:「我沒說你寫的東西不好……只是,去年開始全國大下崗,很多職業都競爭激烈,包括你現在要投稿的報紙副刊……」

「隔壁的王大伯,四樓的肖阿姨,都是電廠的老筆杆子了,聽說也一門心思寫稿子。」

「競爭大了,你投稿投得多,過稿率也不一定有從前高……」

「你這是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撰稿人這個職業?」

簡靈犀憤憤的打斷齊羽的話:「你以為我不知道現在寫稿競爭大?如果不是你天天酗酒打牌,一分錢不賺,還偷我的錢出去買酒,我會這麼拚命寫東西嗎?」

「朵朵幼兒園的錢,麥乳精的錢,你管過一次嗎?」

齊羽一言不發。

誰不想要歲月靜好?特別是簡靈犀這樣的漂亮才女。

只可惜,她遇到了1999年的自己,最頹廢的自己。

為了這個家,從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簡靈犀,起早貪黑的幹活。

除了工作,就是寫稿。

沒記錯的話,她還兼了一份給幫中海大學中文系的大學教授翻譯外國文學的工作。

只是翻譯外國文學更為不易,稍有差錯就會被嚴厲的教授責怪。

「我沒那個意思,我只是擔心你……」

「不需要你假惺惺!你別偷我的錢,酗酒打人,我就謝天謝地了!」簡靈犀抿緊嘴,眼睛裏蒙上了一層霧氣。

「對不起。」

千言萬語湧上齊羽嘴邊,最終匯成了一句話。

他欠面前的女人太多了。

這是一句,遲到了多年的對不起!

簡靈犀一怔。

她太了解自家老公的性格。

眼高手低、固執偏激,還不知道哪裡來的優越感。

他對自己寫稿子,向來是鄙夷的態度,看不起那豆腐塊換來的稿費。

甚至覺得她翻譯的文學稿子,一文不值。

根本不知道賺錢的重要和辛苦。

為此她跟齊羽經常爭吵。

而每次爭吵,齊羽都是逃避的態度,不是酗酒罵人,就是出門跟一幫狐朋狗友徹夜打牌。

可今天,他居然道歉了?

「你這句『對不起』,應該對朵朵說。」簡靈犀銀牙輕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