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姐姐們風華絕代
我的姐姐們風華絕代 連載中

我的姐姐們風華絕代

來源:掌讀520 作者:凌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封 奇幻玄幻 許婉婷

簡介:這,是我姐姐
這麼厲害的,我還有七個,羨慕不?展開

《我的姐姐們風華絕代》章節試讀:

第6章 天書碎片


二樓包廂內,凌封在看到這塊兒碎片後,神色瞬間變得非常激動。別人或許不知那是什麼東西,但凌封卻再清楚不過。

這是天書的碎片。

傳說中,天書是一件無上至寶,乃女媧手中的神器。

女媧補天之後,天書能量散盡,化為七塊碎片,散落到世界各地。

如果能夠將這七塊碎片集齊,將會湊成完整的天書,而天書中蘊含著長生的秘訣。

據記載,在華夏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只有一個人湊齊了七塊碎片。

而這個人,便是始皇帝嬴政。

然而後來始皇帝卻和天書一同消失,沒有人知道他是否從天書中得到了長生的秘密。

直到幾百年後,有人無意中得到了一塊天書碎片,世人才是天書原來又化作了碎片。

不過長生不長生的凌封並不關心,他只想用天書碎片壓制體內的天陰絕脈。

天陰絕脈,說白了就是身體中到處都被寒氣冰封。

小時候還好,自從凌封十八歲成年,每個月都會遭受一次身體被冰封的痛苦。

而每一次緩解他痛苦的,便是他從小就帶在身上的那一塊天書碎片。自打凌封記事起,這塊書碎片就在他的身上,他也不知是何人給他的

從天書碎片上面,凌封看到了治癒天陰絕脈的可能。

前段日子,凌封無意中看到了海城這次的拍賣會上會有天書碎片,於是特地下山。

一旁的林若溪察覺到了凌封的異樣,不由得好奇道:「這東西對你真的這麼重要?」

凌封點了點頭:「說是我的第二條命也不為過。」

聽凌封這麼一說,林若溪就更加好奇了,不過現在不是閑聊的時候,她也沒有多問。

一樓的拍賣台上,女拍賣師的臉上仍舊帶着微笑:

「現在開始這塊碎片的拍賣,沒有底價,大家可以隨意出價。」

女拍賣師說完後,整個拍賣會現場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一個人出價。畢竟這東西在普通人眼裡,就和一個碗的碎片沒什麼兩樣。

除非腦子有泡,否則正常人是不會買的。

就在女拍賣師也以為這最後一件拍品會流拍的時候,二樓包廂的牌子上突然出現了一個數字一一百。

女拍賣師生怕二樓的客人後悔,立刻落錘:「讓我們恭喜天字號包廂的客人,獲得了這最後一件拍品。」

下面的人頓時議論開來:「有沒有搞錯,這東西竟然真有人會出錢嗎?」

「果然,有錢人的想法我不懂。」

「憨批一個。」

別人怎麼議論凌封懶得理會,他只知道距離自己完全壓制天陰絕脈又近了一步。

幸虧今天的拍賣會上沒有修真者在場,否則碰到了識貨的,難免會和他競爭。

林若溪一個人先來到了後台,準備進行交割。

由於紅楓公館是中介,所有買家的錢要全部交到紅楓公館手裡,再由公館轉交給賣家。

「羅老闆,這張卡里有四億五千萬,剩下的五千萬不知可否在給我幾天時間?」

林若溪取出一張給金色的銀行卡,臉上有些窘迫。

身為海城女首富的林若溪,還從來沒有因為錢的事情如此為難過,此刻在心裏面已經把吳亞男罵了個狗血淋頭。

羅永祥並沒有接銀行卡,而是說:「既然林總是凌先生的姐姐,而且我也說過,只要是凌先生看中的,我都會出錢買下,所以林總不用付錢的。」

林若溪正準備拒絕,一個戲謔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還真是稀奇,林總家大業大的,還會差這五千萬?」

林若溪轉身,看到孟慶帶着助理走了過來。

林若溪皺了皺眉:「與你無關。」

孟慶笑了笑:「林中別這麼快就把人給拒之門外嘛,我其實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

「如果林總實在拿不出錢來,可以把這塊地轉賣給我,如何?」

「死胖子,離我姐遠點兒,誰說我們沒錢了?」

凌封去了一趟洗手間,剛剛來到後台。

孟慶看到凌封一身農民工打扮,臉色立刻冷了下來:「小子,你知道五個億是多少錢嗎?」

「我告訴你,就算你搬一輩子磚也賺不到這麼多錢。」

凌封沒有理會,把手伸到了上衣懷裡,不慌不忙地掏出了一個破布袋子。

孟慶是一個有潔癖的人,看到這個袋子臉上不免露出濃濃的厭惡之色。

「果然,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就算你這裏面裝的是金子,能值五個億?...怎麼可能?!」

孟慶的話夏然而止,只見凌封打開布袋,嘩啦啦倒出了一堆鑽石,在燈光下熠熠生輝,孟慶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凌封得意地看向孟慶,挑釁道:「死胖子,這些夠不夠五個億?」孟慶臉上的肥肉不停顫抖着,表情極為精彩。

「假的,一定是假的!你一個臭搬磚的,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鑽石?」

凌封淡淡道:「是真是假,一看便知,在場應該有珠寶專家吧?誰來鑒定一下?」

此刻能來後台進行拍賣品交割的,全都是海城最頂層的人物,其中不乏各行各業的精英。

「我來看看吧。」

一個成熟且頗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是一個走着一頭酒紅色波浪長發身材豐滿的美少婦。

女人很漂亮,尤其是她右眼角的淚痣,更是平添了一份別樣的韻味。不過凌封第一時間並沒有看向女人,而是看向了女人身邊的那個拄着拐棍,看上去非常慈祥的大爺。

這個大爺,正是凌封之前問路的時候碰到的那個。

「耳聾大爺?」凌封一臉愕然。

大爺的臉瞬間拉了下來:「你才耳聾,你全家都耳聾!」

蘇倩略感詫異,不知道自家老爺子是如何跟凌封認識的。「爸,你先去那邊坐一會兒,馬上我們就回家。」

老頭瓮聲瓮氣地說了句:「那你快點,我還要回家看小花呢。」說著,老頭又瞪了凌封一眼,然後在一邊的長椅上坐下。

凌封也回瞪了過去,還做了一個鬼臉。

林若溪掐了他胳膊一下,沒好氣道:「你是小孩子嗎?」凌封嘿嘿一笑,老老實實站在了林若溪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