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人她又傲嬌了
夫人她又傲嬌了 連載中

夫人她又傲嬌了

來源:掌讀520 作者:喬星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宗明 喬星願 現代言情

簡介:......展開

《夫人她又傲嬌了》章節試讀:

第3章 我永遠忠於你


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喬念推搡喬星願的場景。

長達十幾秒的沉默後,喬星辰臉色變的很難看!

這麼會?

喬念真的沒有撒謊?

眾人一時之間都沒說話,尤其是喬宗明,叫的那麼凶臉都差點掛不住,難道他是這次真的冤枉了喬念?

陳淑貞如重釋負,打圓場:「既然念念沒有推星願那就好,這都是誤會,你們就不要揪着念念不放了。」

喬星願圓圓的眼睛裏再次湧出淚水,語氣里藏着一絲委屈:「媽媽說的對,我相信姐姐的,跟姐姐沒關係。」

喬念:「那你跟我道歉。」

喬星願眨眨眼睛,視線有些模糊:「姐姐……」

為什麼要她道歉?

「你明明可以說清楚我沒有推你,但你就是不說,左一句我沒事不要怪姐姐,右一句很抱歉對不起,解釋一句你就那麼難,你會死嗎?」

喬念終於把前世憋着的話說出來。

喬星願總是這樣,看似為自己說情,實際上是火上澆油,這模稜兩可的話任誰聽了誰不覺得是自己在欺負人?

喬星願被吼,抖了一下:「我沒有姐姐,是我不好……」

喬星辰擋在喬念面前,振振有詞:「你不要得寸進尺,星願從小膽子就小啊,她肯定是被嚇壞了,你沒推就沒有推,以前推的還少嗎?有什麼好得意的。」

喬念:「……」

喬星辰這破三觀是沒有救了。

氣氛有點尷尬,喬宗明總算沒有再喊打喊殺,只是對喬念說:「行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你以後也要像今天這樣愛護星願,不要再推她才算是個合格的姐姐,若有下次,我絕對不饒你。」

「呵呵。」喬念發出的聲音很低,異常平靜,就那樣坦然地跟他們對視,語調平緩,毫無起伏,生冷的就像是寒冬里漸漸結冰的湖面,但又不知道是對誰說。

「好啊,來日方長。」

她不欠他們什麼,憑什麼要接受這種不公平待遇?

既然已經回來了,那就不要怪她,她對不會這麼白白的忍受!

獨自一人回家。

喬念似一陣風上樓收拾行李。

她要搬出去。

在這裡沒一件事讓她舒心。

包括房間的裝修都是喬星願的喜好,她算什麼?

「大小姐,這麼晚了你去哪裡……」傭人在後面喊。

喬念一頭扎進早就下單的網約車:「可以走了。」

「嗡嗡。」

手機微信響起,一個機械人頭像發來的信息。

【念念,你出發了嗎?】

喬念看着那頁面有點恍惚,她是重生了沒錯,可不知道在哪裡冒出一個機械人系統,非說自己跟它有緣分所以找上自己,幫助自己改變命運。

在酒店消失的監控就是它發給自己的,對於自己的一切它了如指掌,神秘莫測。

而自己只要好好學習,有時間多跟它聊天就好。

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就是別無所求才讓喬念有些擔憂,真的有這麼好的事情?

【念念,在嗎?看到回複信息。】

喬念:【在,去酒店的路上。】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期待我的念念重新譜寫自己的人生,加油,對了有困難記得找我,無論事情大小;沒困難也要找我,我只屬於你,我只會幫助你,永遠忠於你。】

它發了一個表情包。

喬念看到後笑了一下。

【好。】

她姑且相信是上天的眷顧讓她擁有這個機械人,畢竟沒有比睜眼重生更魔幻的事情了。

——

「我說這位大少爺,你有時間玩手機你開一下車不行嗎?趕着去投胎啊這麼急,我好不容易休息,你把我拉出來這合適嗎?」

黑色的賓利上,陳訴很不高興。

看着前面堵成一條龍的馬路直罵娘。

他好歹也是科研界的寵兒,整日沒日沒夜的賣命工作,一般想要見他還見不着,尤其是在他休息的時候!

身邊這廝大晚上把自己薅出來就算了,還讓自己這麼矜貴的人開車,一路上捧着他那破手機愛搭不理的。

怎能不氣!

「你跟誰聊天?我看看。」陳訴探頭去瞧卻慢了一步,什麼重要信息都沒看到,就見一隻貓咪的圖片,有些許粉嫩。

但這也把他雷個半死。

眼前這個人是許嶧城吧?

許嶧城是誰?

京城掌權者!

混圈子的誰不知道他名字,或者說大部分都默認了這麼一個規矩,惹誰都不要惹許嶧城,他低調是真低調,狠辣也是真狠辣,隻手遮天,目中無人。

犯他頭上便必死無疑,沒有下次、沒有原諒,只有睚眥必報,十倍奉還,生殺奪予,絕不姑息。

陳訴怔了怔,猶豫着:「你丫的該不會……」

許嶧城側目,一雙烏黑鎏金的眼掃來:「你有事?」

陳訴恨鐵不成鋼的拍了一掌方向盤,當然有事!

這廝要自己給他開發一個軟件,條件隨便開,結果現在事成了他在幹嘛,就拿着這逆天的玩意看貓?

「不是,你心理是不是不健康啊,林謹白怎麼給你看病的,把人都看廢了,你逼着我開發軟件結果就這,就這?」

許嶧城神色淡淡丟給他一個眼神:「我沒給你錢?」

「一身銅臭味,你也就剩錢了,研發者的精神精神你懂不懂?你要說你把這東西用在征途上我肯定沒意見,你拿它看貓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陳訴氣死了,白瞎了他這麼好的設計。

許嶧城:「收了錢就閉嘴。」

外面夜色無邊,而他心中暗流涌動,似乎很久都沒有這種感覺,那麼想要,那麼迫切趕去見一個人。

「你指定有點毛病。」陳訴嘟囔着,按下心中不樂意,但沒辦法啊他又打不過這廝,而且給的錢確實多。

緩緩啟動車子,順着車流往前,他又好奇道:「你搬家就搬家啊,叫我幹什麼?老子還得負責給你搬家嗎?那幫老頭要是知道他們的寶貝被這麼對待,還不把你大卸八塊。」

許嶧城摩挲着指尖,不知在想誰,深沉如不見底的幽潭,隱隱透出幾分暖意:「不是幫我搬家。」

陳訴聞言更火大,頭頂冒煙:「那他媽是誰?」

真當他是生產隊的驢啊,隨隨便便一個人都能夠使喚他的?

「您的房卡請收好,祝您入住愉快。」

辦理入住手續完畢,喬念帶着行李箱入住酒店。

天色已晚,腦海里有不少東西都沒理清楚,所以在酒店先安定下來,明天一早再搬家。

霧氣朦朧的浴室里,喬念洗完澡出來看到手機多了好幾個未接電話,分別是來自喬晟,陳淑貞。

其中陳淑貞發了很多微信詢問她在哪裡。

喬念如實告知,自己要脫離喬家生活。

其實前世陳淑貞待自己不錯,最起碼是把自己當女兒,即使自己沒有喬星願優秀的情況下。

可是陳淑貞也有一個致命的軟肋,那就是以夫為天,她深愛喬宗明,事事以他為先,在自己與喬星願的問題上,沒辦法明目張胆的偏向自己,左右為難。

所以喬念乾脆幫她做了選擇。

她身體不好,還是不要為自己操心了。

「叮咚。」這個時候門外有人摁門鈴,喬念有些警惕,這個時候會是誰?

門外是個男性,年紀不大,穿着打扮挺正經的,還沒看清楚臉,下一秒他就把手指堵在了貓眼兒上不讓她看,並道:「喬念你趕緊出來,我知道你在裏面,快開門。」

這是……

喬念開了門。

眼前的男性不是別人,是她表哥、陳訴。

長的自然不差,一表人才,風流倜儻。

陳訴比喬念大好幾歲,自己風塵僕僕在外地趕回來,又看到喬念孤零零一個人就氣不打一出處來:「怎麼回事,大晚上一個人在這裡住?」

喬念跟陳訴不是很熟,因為陳訴工作的關係,他們見面的次數不多,陳家兄妹反倒跟喬星願他們比較熱絡。

尤其陳清讓與喬星願,不是親姐妹勝似親姐妹。

「你來說教?」她神色冷漠,對他沒好臉色。

陳訴看她防鬼似的,接下來想要說的話也沒能說出口,抬手摸了摸鼻尖:「誰來說教了,小屁孩沒規矩,這地方治安不好,收拾東西我給你安排地方住,免的姑姑和家裡人擔心。」

喬念拒絕:「謝你好意,我不去,我可以照顧好自己。」

「你才多大你能照顧自己,離開喬家你吃什麼,用什麼?外面很危險的你知不知道,不要鬧了,跟我走。」

喬念退一步,無話可說,關門!

就知道陳訴嘴裏沒好話,難道天底下就喬家最厲害?

以前那麼窮她不也沒被餓死么?

「等等……等一下,卧槽!」陳訴眼疾手快攔她被夾住了腿,疼痛之下粗口自然而然爆了出來。

只見喬念本就白皙的小臉十分詭譎。

「你個小沒良心的,這麼對待你哥啊,知不知道你哥全身上下多金貴吶。」陳訴抽着氣倚在門框上,看起來很是滑稽。

喬念握緊了門把,冷冰冰沒什麼人情味道:「你說對了,我就是沒良心,再不走,你可能要躺着出去。」

「嘖,別啊,女孩子不要打打殺殺的。」見她真生氣,陳訴連忙嬉皮笑臉進入正題。

「我跟你說認真的,跟哥哥走不要住這裡,哥哥給你安排地方住,距離你的學校很近,而且都不用你付房租,豈不美哉?」

喬念心中警惕:「你到底想要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