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死丹神訣
九死丹神訣 連載中

九死丹神訣

來源:掌讀520 作者:姜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空 柳月鳶

簡介:丹能成藥,亦能修武
展開

《九死丹神訣》章節試讀:

第3章 咄咄逼人


回到閣樓。

他從霜兒口中也得知了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

從被廢到現在約莫半個月。

這半個月里,柳月鳶託人大肆宣揚,給他扣上了負心漢的帽子。

坊間都說流傳的最開的是:

他姜空半夜帶女子上山欲行不軌,慘被路過的高人發現,廢去丹田,擊落山崖。

現在皇城很多仰慕柳月鳶的男兒都揚言見到姜空,要再廢他命根子。

「柳月鳶你好狠啊。」

他重重的一拳落在桌子上。

「你想讓我萬劫不復,有朝一日,我定百倍還給你。」

就在此時,外面急匆匆跑進來一個下人。

「姜空少爺!不好了,你快去議事堂看看!」

下人喘着大氣,心急如火。

「議事堂怎麼了?」

姜空面色一沉,立馬問道,一種不祥的預感湧起在心頭上。

「蒼星道院來人了,現在雪夫人快被逼得下跪了。」

「姑姑!」

姜空聽到雪夫人三個字立馬推開了下人,瘋狂的向著議事堂衝過去,面色陰沉的要滴出水。

自小母親消失不見,姜楓尋找九葉火蓮深入十萬大山之後。

姜雪就是他唯一的依靠,唯一對他好的人。

現在被人逼的下跪,這無疑觸犯了他心頭的大忌!

世上要是有人敢如此傷害她,他姜空誓要拿命去博!

議事堂前早已聚滿了人,密密麻麻圍的水泄不通,這些下人看着議事堂指指點點議論着。

「沒想到啊,蒼星道院居然親自上門了。」

「可不是嘛,誰讓姜空被廢了,堂堂道院豈會收容一個廢人。」

「只是可憐了雪夫人啊,如此的屈尊。」

議論聲聽在耳中,姜空沖入人群,將一堆堆人撥開來。

「都給我讓開!滾!」

他魔怔了一樣擠開人群,遠處議事堂的模樣落在眼中。

「是空少爺!」

「還有臉過來,有辱門風,簡直是姜府的掃把星。」

「我是他還不如去死了。」

姜空對這些人的話充耳不聞,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議事堂之中。

眼眸微微泛紅,此時執事堂的畫面一幕幕落在眼裡。

兩個身着蒼星道袍的人坐在椅子上,像是上位者面對下位者般看着站在那裡的姜雪。

另一側的姜陽亦是坐在原地,對這一幕熟視無睹!

「我懇求蒼星道院再給空兒一次機會,他的天賦還在,會好起來的!」

姜雪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着,急火攻心,原本身上的傷勢隱隱開始發作。

姜空看得見,她姑姑的腳在顫抖着,腳踝已經紫青一片。

姜雪以前染過寒毒,從那後沒有站立如此久的時間,他明白那等痛楚是多麼的刻骨銘心!

「蒼星道院!」

他的拳頭緊緊捏住,一腔怒意快要化作實質性的火焰從胸口破膛而出!

此情此景,他也已經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年他橫掃皇城天驕,蒼星道院許他一個名額,現如今自己被廢的風聲絕對傳入道院耳中。

現在,這兩個人應是前來剝奪他的名額,而姜雪定在萬般阻攔着。

來者一男一女,男子年近三十,雙目如鼠狼。

另一個則是一十七八歲的黃衣少女。

其模樣很是秀美,氣質出塵,如若冰山雪蓮,讓人可望而不及。

面對着姜雪的苦苦哀求,男子全然不放在眼中,那雙眸子打量着姜雪的腳踝,而後嗤嗤一笑:

「姜雪啊姜雪,當年你不是瞧不上我嗎,現在怎麼在這裡求我呢?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他的目光越發的淫穢,不斷的從上至下打量着,露出了一絲病態的神采。

此人名為陳鵬,乃是姜雪當年的追求者之一,姜雪沒想料到,這一次來者居然是他。

少女看了陳鵬一眼,面露一絲厭惡之色,不過很快就消散了。

「不是我說你,你們姜家那小子就是一個廢人,你也明白,蒼星道院不收廢人!」

姜雪咬着紅唇,執着道:

「我相信空兒會好的,蒼星道院那麼強大,定能有治好丹田破碎的葯是不是。

我求求你們,我一輩子不求人,只求你們救救他,空兒天賦當年蒼星道院也是看在眼裡!」

少女看着這位年僅三十的美麗女人不禁悲哀的一嘆氣。

姜雪,曾經也是一代天之嬌女啊,如今卻落得如此境地。

清冷的聲音響起來。

「不好意思,蒼星道院並無治癒丹田破碎的靈藥,就算有,代價太大了。」

「雪妹!你怎麼如此糊塗啊,蒼星道院豈是一個廢物能夠進去的?」

一邊的姜陽此時站起來,面朝著兩人露出一絲諂媚之色。

「兩位貴客,在下姜陽,其實我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不知道你們願否一聽?」

陳鵬掃視他,擺擺手不耐煩道:

「快說,我們還等着回去交差呢。」

姜陽聞言,面露喜色道:

「姜空雖然廢了,但是我們姜府並不只有姜空一個天才。

犬子姜千羽,年紀輕輕已經是武者九重天的境界,離武師也只差一步。

這等天賦就算在皇城也是數一數二啊!

千羽代替姜空,一你們不算是失信,二我們也沒有損失,這不兩全其美嗎?

你們看,這個主意怎麼樣?」

此話一出,站在外面觀望着這一切的姜空無名火湧上頭頂,他渾身都在顫抖着。

姜陽!

自己的姑姑此時正在屈尊求人,而這個大伯卻不對親妹妹關心,心裏打着這個主意!

好一個血濃於水的親情,此時他不禁冷笑起來,目光陰寒的可怕。

「兩位若是覺得不錯,我願意親自給蒼星道院送上五十萬兩白銀。

日後姜家若是能夠有幸,成為蒼星道院附屬家族也不可啊。」

姜陽繼續恬不知恥的開口了。

這兩個條件頓時讓邊上的姜雪目露震驚之色。

陳鵬聽到這句話,頓時雙目一亮。

五十萬兩白銀、附屬家族。這兩個條件每一個都是很大的油水啊!

如果日後自己掌控這個附屬家族,姜家的命脈豈不是掌控在自己手中。

念到這個,男子頓時露出了一絲考慮的神情,目光轉向邊上的少女。

少女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有不喜之色,不過並沒有表態。

「不可,五十萬兩能夠去尋治癒丹田的靈藥了,這個條件我不答應!」

姜雪目露堅定之色,美眸緊緊盯着姜陽。

「雪妹!若是千羽將來成就高了,這對於姜家豈不是一件大好事?

反正這個名額是姜家的,給誰都一樣。

至於成為附屬家族,那也是一種榮幸!」

姜陽冷哼一聲。

「好了姜雪,現在的姜家不是你當家做主。」

男子看着風韻猶存的她舔了舔嘴唇,笑容猥瑣,朗聲繼續道:

「如果你能夠特殊服侍我的話,說不準,我還真能夠考慮考慮你們兩個的條件。

到時去美言幾句,還有那麼的一點希望,甚至能夠找來給你解寒毒的丹藥來,你看如何?」

如此淫蕩的想法竟從他口中說出來,這是大庭廣眾侮辱姜雪,將她的尊嚴放在地上踐踏!

此情此景,姜空再也忍不住了。

砰!

這句話將其積壓住的無盡憤怒徹底炸開來,姜空額頭上青筋暴起,朝着議事堂奔去。

姜雪目露絕望之色,深深環視一圈,雙目泛紅對着少女跪了下來,將最後的尊嚴徹底丟棄!

無助、不甘、絕望籠罩了她的內心。

那一雙染上寒毒的腳踝此時冰冷僵硬。

所有人都安靜了,包括是那個男子都是震驚。

一向骨頭比命硬的姜雪居然如此作踐自己!

「為什麼?」

少女美眸一動,問道。

她淡淡回應,嘴角帶着最後的一絲驕傲的笑容,那驕傲正是其內心的姜空。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姜空在她心裏,就是自己的孩子!

這一句為母則剛落在飛奔而來的姜空耳中,姜空暴怒,大吼起來。

「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