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棄少
至尊棄少 連載中

至尊棄少

來源:掌讀520 作者:白文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盈盈 白文軒

簡介:被所謂女神一直玩弄,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重生歸來,你我再相逢,睜開眼睛看清楚, 誰,才是真的英雄!展開

《至尊棄少》章節試讀:

005 沒人能耍我張龍飛


「各位,請問準備什麼時候結賬?」

面對大呼小叫的張家人,部長實在不耐。

「你什麼意思?」張龍飛雙眼一瞪:

「五星級酒店就你這樣的服務態度?」

「五星級酒店,老子吃過不少,就沒有見過一家敢催客人結賬!」

「再這樣,信不信我找帝龍老闆投訴你們!」

你要是認識我家老闆,還至於連賬都結不起來?

部長一臉不屑,給身後的保安一個眼神。

保安立即踏前兩步。

眼看保安即將動手,陳蘭連忙站出來:「部長,你再給我們一點時間。」

「我們人還在呢,你還怕我們跑了嗎?」

說著,陳蘭就扭頭看向張盈盈:「盈盈,你再試一試給白文軒打個電話,可能恰好沒電……」

「不用試了。」張盈盈皺眉:

「剛我又打了過去,還是關機,而且我也發了短訊留言。」

「媽,我們之後再找白文軒算賬吧,現在先把賬單給處理了。」

面對如此狀況,陳蘭只能面向親戚:「各位親人!」

「今天出了點事情,相信大家都看在眼裡。」

「這賬單數額太大了,我們一家人拿不出來,希望各位親人能資助一些。」

「也不多。」

「我們這邊二十個人,加上龍飛的兄弟,平分也就……」

「不行!」張龍飛着急打斷:

「媽,要真這麼做,我以後還怎麼混下去!」

「啪——」張曉華一巴掌拍到張龍飛後腦勺:「你小子想什麼!」

「今天這賬不結,你爹我都混不下去,滾一邊去!」

陳蘭繼續勸說:「差不多四十個人,一個人四千塊足夠結了今天的賬。」

「大家放心,等我們找到白文軒,肯定一分不少的還回去!」

打包沒能弄成,還得平分賬單,在場親戚那能樂意。

而且這可是四千塊。

張盈盈他家的親戚,就沒有幾個有錢的。

要不然也不至於一點吃相都沒有,在座九成九都是第一次進來五星級酒店。

四千塊,那是他們家庭四五口人一個月的開支。

現在一頓飯就花掉。

跟殺了他們沒有區別。

至於陳蘭說會還回來。

親戚信她才有鬼。

「蘭姐啊,主要我拿不出四千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還在供着房子。」

「我身上只有六十塊,還要十塊錢搭車,如果大姐真要,我能拿出五十塊。」

「嫂子,我閨女你外甥女都要出嫁了,我連條兩千塊的金手鏈都捨不得買一條,你這是要了我的老命啊。」

「可憐可憐我吧,我一個月工資才1800,一頓飯吃了四千,我下面兩個月都不用吃飯了。」

……

面對親戚的賣慘推脫,張盈盈一家臉色極其難看。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服務員走進包廂:「部長,202包廂那邊又要了五條白華,三瓶人頭馬……」

「別給他們!」陳蘭渾身一抖:

「龍飛,你趕緊去那邊,一個都不能讓他們跑了!」

「對了!」

「沒開的煙酒都趕緊退掉,能省一分是一分!」

說到這裡,陳蘭湊到部長跟前:「部長,你問一下服務員,剛才我們包廂有一個穿着西裝的年輕人,幫忙看一下他還有沒有在酒店裏面,如果看到他,喊他立馬回來。」

前台的收銀員擔心自己的工作,所以也是一塊跟着來到包廂。

聽到陳蘭的話,他便立即開口:「你說那個西裝年輕人啊,他早就走了。」

「臨走的時候,還給了我三百塊錢,說是……說是包廂的費用。」

張盈盈驚愕:「什麼包廂的費用?」

「他好像算了筆賬,說包廂二十個人,一個人二百五十塊,給我三百讓我不用找零。」

部長皺眉道:「請問這是怎麼回事?這個西裝年輕人不是你們的親戚嗎?」

「親戚個屁!」陳蘭破口大罵:

「這個王八蛋在追求我家閨女,還說請我們來五星級酒店吃飯。」

「現在竟然逃單!」

「部長,不如你們報警抓了他吧。」

說著,陳蘭還把丟在地上的皮包提起來:「你看看。」

「這是人做的事情嗎?」

「跟女方父母見面,給的見面金竟然都是冥幣!」

「他分明就要擺我們一道!!」

部長一愣:「那還真的有點不太厚道……」

「不對啊!」

「跟女方父母見面,這些人都是……」

陳蘭應道:「這都是我們的親戚啊!」

「隔壁包廂那些呢?」

「他們都是我小兒子的朋友。」

「不是!你帶這麼多人……」部長表情逐漸陰沉:

「人多也就算了,煙酒都要好都要多,一頓飯消費十五萬!」

「你們就是這樣跟人家小夥子見面?」

說著,部長無名火都要來了。

要不是身為五星級酒店的員工,部長的職業素質還在,他現在肯定得破口大罵。

就這,還好意思說自己被擺一道?

有臉,你們就別那樣坑人家小夥子啊!

部長沒有開口,服務員也不敢按照陳蘭吩咐出去找人。

喝了酒的張龍飛可能有點上頭,看到部長和服務員的臉色都很是不屑,他頓時惱怒道:「我媽的話聽到沒有?」

「還不趕緊找人去!」

「娘的!不就是服務員嗎!老子使喚你還敢不聽!!」

「小子,你嘴巴乾淨一點。」一個看似保安隊長的中年人站了出來。

「你叫我小子?你一個保安叫我小子?」張龍飛勃然大怒,甚至有點不可置信:

「知不知道我是誰?信不信我出門就叫人弄死你?」

「趕緊給我跪下道歉,不然我殺了你!!」

「哈哈哈哈——」

張龍飛如此具備殺氣,如此狂傲的叫囂,甚至引得保安隊長張嘴大笑:「要我鐵頭跟你跪下道歉?」

「有意思!」

「老子在東門街混的時候,你媽還沒跟你爸搞上呢!」

「藍部長,我能給這個小垃圾一點教訓吧?」

部長賠笑着:「鐵頭哥,你想怎麼做都行,我哪敢過問。」

一看五星級酒店的部長態度如此諂媚,張龍飛的酒瞬間醒了。

「別亂來!」眼看鐵頭獰笑走向張龍飛,張盈盈立即擋在親弟面前:

「現在法制社會,你們要敢亂來,我就報警!」

「報警?」鐵頭不屑道:

「吃霸王餐,你們還敢報警?」

「趕緊報,我就在這裡等着!」

「我們給錢就是。」陳蘭也怕兒子被揍,隨後再次面向各位親戚:

「各位親人,就當我跟大家借了。」

「我們一時之間真的拿不出來這麼多錢啊!」

「你們放心,我們之後就算把小超市賣掉,也會還給你們。」

「不是我們不想,是我們實在沒錢啊!」親戚再次推脫:

「你們還有小超市呢,我在人家小飯館洗碗,你覺得我能拿出來四千塊嗎?」

「我兒子想學駕照,我都拿不出錢。」

「蘭嬸啊,我還想跟你借錢給我兒子交學費呢。」

「咳咳咳——我咳了差不多一年,連醫院都不敢上,蘭姨啊,你放我一馬好嗎?」

……

面對親戚一毛不拔的架勢。

張盈盈一家知道,從他們身上肯定要不來一分錢了。

說到底。

親戚今天肯定以為能白吃白喝才會過來,現在讓親戚出錢確實要了他們的命。

「怎麼辦?」陳蘭慌張的把老公孩子聚起來:

「十五萬啊!沒開的酒水退了,可能都要十二萬十三萬。」

「這麼大一筆錢,我們拿不出來啊!」

張盈盈咬牙道:「現在沒有辦法了。」

「我手上有兩張信用卡,可以刷六萬塊。」

「爸媽,你們卡里應該有六萬吧。」

「這賬先結了,不然我們走不出去的,能開五星級酒店的大老闆,我們小老百姓得罪不起。」

「之後我會找到白文軒,這錢必須讓他吐出來!」

「必須!」張龍飛咬牙切齒:

「姐,要是他不給。」

「我立馬找兄弟弄他!」

「沒人能耍我張龍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