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金針醫婿
金針醫婿 連載中

金針醫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蘇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綺韻 蘇辰

簡介:小醫生蘇辰入贅白家,招人白眼,被人厭惡,偶然獲得家傳玉佩傳承,習得逆天醫術,從此開醫館,煉丹藥,人生開掛,扶搖直上
一片仁心,讓無數患者重獲新生
一雙鐵拳,讓敵人跪地求饒
浪子情懷,讓一位位美女芳心暗許,送上門來
展開

《金針醫婿》章節試讀:

第6章 豪門眾生相


灌進肚子里的葯是吐不出來了,柳文深知藥片里是什麼東西,臉色變得恐懼。

想活命,去找給葯的人?

宴會大廳里上百人全都看着她,在一道道懷疑的目光中,有一道目光銳利如刀……

「不,你給我吃的是治療小姐癱瘓的葯,不是毒藥!」

柳文扯開了嗓子尖叫。

蘇辰冷漠的看着她,淡淡說道:「忘了提醒你,我是醫生,中醫,傳承的是蘇家祖傳的醫術,只要讓我聞一下,就能分辨藥物的種類。

你吃下去的是蛇形草、狼毒花、斷腸草等八種毒藥混合志成的毒藥,除了對人體肝腎有很強的破壞能力,最惡毒的一點就是,它可以破壞神經系統,輕則癱瘓,重則呼吸衰竭死亡。」

柳文聽了,臉上冷汗直流,臉上很快就被汗水布滿。

「你……你胡說八道!」

柳文強撐着叫道。

蘇辰眉頭一揚,道:「再提醒你一下,剛才給你灌藥的時候,我點了你的穴道,會加速血液循環,提升對藥物的吸收能力,幾片葯可以維持綺韻體內的毒素水平,對你卻是劇毒。

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心臟劇烈跳動,血液上涌到了頭部?

恭喜你,距離毒發只剩幾分鐘了,好好考慮吧。」

說罷,蘇辰挽住白綺韻的手臂,把她送回輪椅上坐下。

宴會大廳里的氣氛變得越發微妙,白氏中高層員工一個個表情古怪,更像是在強忍着看熱鬧,而白家的十幾個人,臉色都變得很陰沉。

撲通一聲,柳文癱坐在地,已經感覺到毒發的徵兆了。

她不由自主的抬起頭,看向白家人聚集的地方……

這一刻,一個人沖了過來,抬腿就是一腳,狠狠踹在了柳文臉上,把一個中年婦女踹的當場昏迷過去。

「白落雲,你幹什麼?」

白維漢雙手杵着文明棍,對着站在柳文身前的男人吼道。

此人是白家長子長孫,白落雲。

風度偏偏、溫文爾雅的公子哥,卻做出了毆打女人的惡劣事件。

眾目睽睽之下,白落雲向家主行禮,躬身說道:「爺爺,這件事不能任由發展下去,無論柳文指認誰,丟臉的都是白家。今天是白家族會,容不得發生醜事,請爺爺下令,把柳文帶回家裡審問!」

白維漢稍稍權衡,點頭說道:「落雲說得對,來人,把柳文送回家,嚴加看管!」

馬上有保鏢跑過來,把昏迷的柳文帶走了。

「你滿意了?」

白綺韻小聲對蘇辰說道。

「滿意什麼?」

蘇辰抱着手看熱鬧,聞言一愣。

白綺韻憤憤的道:「你故意在這個時候揭發柳文投毒的事,有沒有為我出氣的意思我沒感覺到,但我看得出來,你的目的是揭白家的臉皮,給你自己報仇!」

蘇辰苦笑道:「哪裡能叫報仇呢,頂多是找樂子罷了。」

「白家也是你家!」

「這……」

看着白綺韻嚴肅的表情,蘇辰無奈半蹲下來,安慰道:「好吧,我說實話,故意在這揭發柳文,目的是震懾隱藏在暗中,企圖對你不利的人,否則今天我治好了你中的毒,回頭他還會對你下毒手的。」

白綺韻低下頭,久久無語。

當年的江州第一才女,如何想不通蘇辰的意思?

更讓她震驚的是,從前的浪子蘇辰,家破人亡之後膽小怕事軟弱無能,去戰地醫院待了三年,居然有些讓人刮目相看了。

「你早就知道大哥會跳出來阻止柳文指認,或者,幕後真兇就是……」

白綺韻臉色變得很差,傷心的很。

蘇辰搖頭,道:「不一定是你大哥,但我知道,白家一定會有人出面阻止,大舅哥不出面,岳父,爺爺,也會阻止的。」

白綺韻鬆了口氣,看蘇辰的眼神越發的迷惑了。

從前的廢物辰,真的不一樣了,做事果斷,有謀劃,看事情異常通透,頗有些料事如神的意味。

不過,她很快發現,蘇辰觀察白家人的表現之後,露出了幸災樂禍的微笑。

「好看嗎?」

白綺韻氣呼呼的問道。

蘇辰想都沒想就說:「豪門眾生相就是不一樣,很有趣……呃!」

看老婆家裡熱鬧,被老婆抓包了!

好尷尬。

「哼!」

白綺韻撇開頭,不理人了。

蘇辰摸摸鼻子,沒打算服軟道歉,女人胡亂髮脾氣的毛病,一般都是男人慣出來的。

繼續抱着手看熱鬧。

禮台上,白維漢雙手杵着文明棍,閉着眼睛在思考問題。

禮台下,白志行陰沉着臉,視線落在地面上,明顯也在思考女兒被自家人下毒的事情。

其他白家人的表現有點意思,左顧右盼的,竊竊私語的,還有人露出了緊張的表情——一個年輕妹子。

蘇辰認出來了,她是白家的三小姐,二伯家的小女兒,白夕漣。

難道是她給老婆下毒?

這時,白維漢睜開了眼睛,表情嚴肅,高聲道:「諸位,剛才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情,但白家的家族大會必須如期召開,蘇辰,送綺韻回家,接下來的大會,你們不用參加了。」

蘇辰微微躬身,道:「謹遵爺爺吩咐。」

說完鞠躬行禮,推着輪椅,帶着白綺韻離開了大廳。

出了宴會大廳,白綺韻冷着臉說道:「爺爺看穿了你的詭計,當心他老人家教訓你!」

蘇辰咧開嘴笑道:「爺爺看不出來才有問題,再說我也沒打算玩陰的,暗戳戳的躲在陰影里玩陰謀,才會讓爺爺憤怒,你看他只是讓我離開,證明他沒打算教訓我。」

「小聰明!」

白綺韻冷聲道。

蘇辰搖搖頭不跟她爭辯,跟女人爭辯,無論輸贏,男人都沒好處。

「回白家莊園,還是回岳父岳母那裡?」

蘇辰問道。

白綺韻猶豫了一下,道:「不回去了,去客棧,那裡是屬於我的產業,在那,安全一點。」

一朝被蛇咬,癱瘓在床三年,她真的怕了。

蘇辰推着輪椅往前走,笑着說道:「老婆,如今我回來了,就不會讓你再受一點委屈,以後我有多風光,你就有多大的臉面,我會讓你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哼!」白綺韻嗤之以鼻音,下巴卻不自覺揚了起來,嘴角也彎起了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