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龍衛
至尊龍衛 連載中

至尊龍衛

來源:掌讀520 作者:楚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天 秦姨

簡介:十年前,風雪夜,號稱雲海四龍之一的楚家,被其他三龍勾結強者,聯合滅門
十年後,楚家唯一的生還者楚天踏恨歸來,一聲令下,十萬將士齊出,以秋風掃落葉之勢橫掃敵手,本以為已經結束,沒有想到,他戰龍楚天的征程才剛剛開始......展開

《至尊龍衛》章節試讀:

第6章 收取利息


舉手投足間,楚天把近二百斤的李業給扇飛,直接撞在了牆上,牙齒亂飛,鮮血直流,如同一條死狗一樣萎縮在牆角。

包間內,一時間落針可聞,突如其他的變化,讓所有的人都一陣錯愕,震驚。

「你……」

陳少臉色不由的一變,騰的站了起來,而其他的人也神色不善,隱隱把楚天包圍了起來。

陳家的陳少可是見過識面的人物,楚天那一巴掌具有多少力道,他能看的出來,不由的眼睛眯了眯。

「兄弟,好身手,跟我混吧,今天的事可以既往不咎,」

陳奇耐着性子道。

可是楚天根本沒有看他,徑直來到這個李業面前,一把提了起來。

「哪只手?」

「小子,你完了,敢得罪我……」李業口鼻流血,半邊臉腫成豬頭,還在發狠。

「哪只手?」

楚天爆喝,聲若驚雷,整個房間嗡嗡作響,讓在場所有人的心都不由的一顫,殺意刺骨,讓整個房間的溫度似乎都下降了許多。

楚天的眼神更加可怕,如寒冬秋霜,這個李業終於害怕了,眼神出現了恐懼,下意識的抬了抬右手。

「很好,」

楚天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匕首,對着李業的右手削了下去。

刀起,刀落,一隻大手脫離了那個李業的身體。

鮮血淋淋,觸目驚心。

這一舉動,着實嚇壞了眾人,連那個見過識面的陳奇都臉色驚變。

狠,太狠了。

短短的幾秒沉默。

「轟……」

其他的人驚慌無比,想奪路而逃。

「敢出這個門,死!」

楚天冷漠的聲音傳來,這些人頓時像是施了定身法一般,動也不敢動了。

「小子,你大膽,」

陳奇終於怒了,打狗還要看主人呢,楚天一再的對他無視,讓他出離了憤怒。

在這個社會,不僅僅是能打就可以,身為陳家的公子,他太知道這其中的厲害了,敢當著自己的面,在自己的地盤,傷自己的手下,甚至自從一進來,根本就不看自己一眼,這讓他更是受到了極大的羞辱。

要知道,陳家一怒,血流成河,根本沒有多少人敢和陳家抗衡,就連飛龍堂,也要給陳家一點面子,當然,兩方走的道不一樣,有時是彼此互惠相關係,井水不犯河水而已。

「楚天,你幹什麼,快點出去,」

此刻,秦露露從驚呆中醒了過來,她沒有想到楚天如此霸道,雖然是為自己出頭,不過,得罪了眼前的陳少,她根本無法預料到後果。

「出去等我!」

楚天微笑着沖秦露露輕聲說道,和先前的狠辣判若兩人,楚天不想讓她看到更血腥的一面,

「你……小心點,」

秦露露心裏七上八下,然後小心的走了出去。

「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陳奇眯着眼望着楚天,十年的變化太大,那時,楚天他們這一代人還小,本身交集也不多,所以,陳奇根本認不出楚天。

「討債的人,」

楚天冷漠的說道,手中的匕首一甩,插在了陳奇面前的桌子上。

「十年前的恩怨,該還了,自已廢了雙手吧!」

楚天眼神有些神馳,淡淡的說道,當年發過誓,要讓陳,王,胡,三家血流成河,說到做到,不要談什麼無辜,當年,他楚家無辜的人太多了。

只不過陳奇卻是臉型扭曲而憤怒,高高在上的陳家少爺,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整個雲海市,可以說是高高在上,權勢滔天,哪裡受過如此的羞辱,還自廢雙手,這怎麼可能?

「我廢你媽……」

陳奇怒了,拔下桌上的刀子,對着楚天就捅了過去。

「你敢反抗,那就廢你四肢,出口不遜,就再加一條舌頭吧,」

楚天神色冷漠,出手無情,一個小小陳奇在他的面前和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區別。

陳奇只感覺手上一空,刀子竟然被楚天憑空奪過。

「唰,唰,唰……」

楚天出手,接連傳來陳奇的慘呼,地板上多了兩隻手,兩隻腳,切口平整,白骨滲血,鮮血染紅了地板。

「哼,」

最天,楚天把刀子伸進了陳奇的嘴裏,一攪一帶,一段血肉被帶了出來,陳奇大口吐血,終於昏死過去。

「你……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饒是在場的都是上流社會的人渣,見過不少的風浪,不過,像楚天如此狠辣的手段,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

一個個臉色蒼白,兩腿發抖,大小便失禁,臭氣熏天,有人指着楚天哆嗦道,眼神充滿了恐懼,甚至有人直接暈了過去。

「你們也應該參與羞辱她了吧,各斷一指吧,」

楚天自語,刀光閃過,地上除了滾倒的那些人,又多了幾根斷掉的手指,這已經是最輕的懲罰了。

一時間,整個包間鮮血淋淋,觸目驚心。

「三天後,讓陳九提頭來見,否則,後果自負……」

楚天冷漠的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打電話,快打電話,封鎖消息,快,再晚陳少就不行了,」

楚天一走,頓時,有幾個保持清醒的人急忙大叫道。

一時間,這個帝豪酒店亂作一團,這是陳家的地盤,來的人極快,不過,消息,卻是沒有一點散布出來,不得不說,陳家處事極為謹慎。

「你還沒有走?」

楚天出了酒店,看到不遠處的秦露露在向這裡張望,於是走了過去,淡淡的問道。

「你到底做了什麼?裏面怎麼了?」

秦露露神色有些驚慌的質問楚天。

「行了,走吧,不管你的事,」

楚天懶得和秦露露解釋。

「怎麼不管我的事,你得罪了陳家,會連累我們一家的,你知道不知道?」

秦露露氣呼呼的喝道。

「你……還沒有被他們羞辱過隱,還是天生有被羞辱的愛好?」

楚天盯着秦露露冷哼一聲,然後轉身離開。

「你混蛋,楚天,你給我站住!」

秦露露不由的一呆,小臉很快出現怒意,追罵楚天去了。

……

「你又得罪了陳家的少爺陳奇?」

秦英吃驚道,聽了女兒秦露露的話,剛剛從外面回來的秦英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楚天,她感覺楚天開始向陳家下手了,讓她擔心不已。

「不錯,這個陳奇欺負露露,陳家更是迫害楚家的罪魁禍首之一,我自然不會放過,」

楚天冷漠的說道。

「你這孩子……太衝動了,陳家的勢力在雲海到底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你怎麼能夠……」

秦英不知道該說楚天什麼好了。

得罪了飛龍堂,又得罪了陳家,讓她一時間感覺到了絕望。

最後,秦英一咬牙,返回屋裡,很快的出來,手裡多了一個紙袋。

「孩子,家裡只有這些錢了,你全部拿上,帶上露露,離開雲海,馬上!」秦英急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