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神主宰
萬神主宰 連載中

萬神主宰

來源:掌讀520 作者:葉流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鳳婉茹 葉流雲 奇幻玄幻

簡介:熱血少年百折不撓,一朝血脈覺醒,號令萬界諸神
修神級功法,成無上霸體,與眾天驕爭鋒
屠妖除魔,碾壓萬界,威震諸天
展開

《萬神主宰》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雪地遇襲


午後,大周皇朝北部天空,飄起了漫天雪花。

又是一年將盡時!

豐陽城的葉家,做為本地三大世家之一,提前一個月,就已經在為一年一度的年終族比做準備了。

在武道盛行的蒼雲大陸,年終族比無疑是各家族最重要的盛大活動!

叮!

當!

葉家器堂後殿,一個赤膊少年,脖頸上綁着一顆黑色的石墜子,穿着粗布長褲,在熔爐前揮舞着一柄大鐵鎚,不斷地錘鍊着一塊熔煉得通紅的生鐵。

爐火將他的面容映得通紅,堅毅的臉龐和肌肉結實的身軀上,都已經滲出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咣!」

那少年砸累了,將大鎚往一邊一扔,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了一眼一直在燒着的鐵塊,不禁嘟囔道:

「我就想煉製把刀而已,至於這麼坑我嘛!從哪找來的一塊破鐵?」

這塊玄鐵他已經熔煉了兩年,每天至少抽出一個時辰來錘鍊它,可直到現在,也只是微微變形而已。

兩年下來,刀沒煉成,倒是身體卻練得強於常人,兩百多斤的大鎚也被他舞得嫻熟至極。

他無奈地搖搖頭,又跟一旁的一個金屬傀儡戰在一處。

頓時殿內「砰砰」聲不絕於耳。

這金屬傀儡也是罕見,能使出不同的拳法跟他戰鬥。
不到一刻鐘的工夫,已經變換了三四套拳法。

少年出手卻是毫無套路,完全是見招拆招,偶爾被打中幾拳,他也是渾然不在意。

猛然間,他和那傀儡同時發力,雙拳對轟到一處。

「砰」地一聲轟響。

那金屬傀儡退了兩步,那少年卻「蹬蹬蹬」連退了四五步,才勉強站住身形。

少年揉了揉紅腫的拳頭,臉上的肌肉疼得微微抽動,可明亮的眸子之中,卻滿是失望之色。

「難道我的資質就這麼差嗎?努力修鍊了四年,可到頭來還是個煉體三重的境界。
還有十天就年終族比了,到時候如果還不到煉體四重,可就要趕到支脈去了!」

武道修鍊的大境界,依次為煉體、真元、化海、元丹、天罡。
每個境界分九重,每一重又分為前、中、後、巔峰期四個層次。

也有人籠統地把每一個境界的一二三重,稱為前期;四五六重,統稱為中期;七八九重,統稱為後期。

在這豐陽城,根本就沒有化海境界的武修。
達到真元境中期,就足以撐起一個大世家了。

至於天罡以上的境界,那就都是傳說了!

赤膊少年叫葉流雲。

他現在的境界,準確的說法就是煉體三重後期,也就是統稱的煉體前期。

此刻,他心中充滿了不甘,同時也有種深深地無力感。

葉流雲十歲時,葉流雲的小姨鳳婉茹來找母親,好像是母親家裡出了什麼變故。

然後父親陪母親回了一趟娘家,便一直沒再回來。
小姨被母親留下來照顧他,接替了父親器堂長老的職務。

葉流雲一直想着通過自己的努力修鍊,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將來可以去尋找父母,也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可最近兩年,他的境界就卡在煉體三重!無論怎麼努力,境界都是沒有進步。

族內無論是主脈還是支脈的弟子,對這個「廢物」和「庸才」都是不屑一顧。

甚至連跟他有婚約的葉馨雨,每一次見到他,眼神中都充滿了鄙夷和厭惡,幾次跟他提出解除婚約,讓他成為全族的笑柄。

葉流雲隨手抓起件單衣穿上,黯然神傷地走出後殿。

鳳婉茹此時已經醉倒在搖椅上呼呼大睡,旁邊的酒桌上橫七豎八地躺着幾個空酒葫蘆。

他瞥了一眼鳳婉茹,臉色白裡透紅,睫毛扇動,起伏的胸口。
他急忙收回目光,不敢多看。

鳳婉茹比他大八歲,年紀輕輕,一副驚世容顏,亭亭玉立,再加上超然的氣質,絕對是個大美女!

可就是這個美女,卻成了個酒鬼,經常喝得醉醺醺的,完全沒有淑女的形象!

鳳婉茹見多識廣,葉流雲對外面世界的一些了解,也都是從她的故事裏得來的。
可很多時候,葉流雲都以為是鳳婉茹在故意誇大而已。

但在修鍊方面,除了讓他鍛煉身體之外,卻不給他練體丹藥。
還說這是為他好。

葉流雲不理解。
因為別人也沒有血脈覺醒,一樣服用丹藥,提高境界。
他也抗爭過,但只是惹得鳳婉茹生氣而已,也沒什麼作用。

因此葉流雲的境界提升慢,跟他從不服用丹藥有很大的關係。

鳳婉茹倒不在乎他的境界,但見他血脈又遲遲不覺醒,又沒有辦法,於是才借酒消愁。

葉流雲想到這兒,有些心疼鳳婉茹。

「不知道自己要是被趕到支脈去,鳳婉茹能不能受得了?」

他嘆了口氣,拎起桌上的酒葫蘆,出府去給她打酒。

葉流雲也不覺得冷,迎着漫天的雪花,呼吸着凜冽的空氣,嘎吱嘎吱地踩着厚厚的積雪,心情倒是舒暢了很多。

就在葉流雲走到離酒館還有兩條街的距離時,他突然站住,眉頭緊皺。

「有殺意?」

一種危險的感覺油然而生,連帶着心臟都是猛地一跳。

突然,一個蒙面黑袍人,從旁邊的巷子躥出,一陣風般向他撲來。

葉流雲嗅到了這陣風中有一股女子身上的香氣,在雪後清新的空氣中異常醒目。

可葉流雲畢竟境界太低,預感到了危險卻躲不開,被那黑衣人一劍刺中小腹氣海。

他下意識地捂住小腹,雙手沾滿了鮮血。

那黑袍人跟着一掌向他前胸拍來。

「是個女子!這隻手和剛剛那陣風的味道……葉馨雨?她要殺我?」

一個念頭在葉流雲心中一閃而過。

別人他不了解,對於自己這個未婚妻,葉流雲雖然沒什麼好感,但還是仔細觀察過的。
所以他一下子就能分辨出來。

只不過葉馨雨以前最多也是羞辱他幾句、慫恿別人找他麻煩而已。
她自己可從沒動過手,更別提要殺他了。

此時也容不得他多想,「啪」的一聲,黑衣人這一掌,正拍在他胸前的吊墜上,好像是將吊墜打裂了。

葉流雲後仰摔倒的剎那,一隻手急忙握緊了胸前的吊墜。
那可是他父母留給他的唯一紀念。

葉流雲摔落在地,那黑衣人緊跟着又是一劍,向他咽喉刺來。

「哼!」一聲冷哼猶如炸雷一般,在街道中迴響。
跟着一股強大的氣勢壓向黑衣人。

噗!

黑衣人被震懾得渾身一僵,這一劍再也刺不下去,一口血噴在面罩上,隨即轉身逃走。

見那黑衣人逃走,葉流雲也放下心來。
看來是有人出手,將他救了下來。
剛剛還以為自己要被人殺了!

此時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黑色的吊墜,將他的血液都吸收了進去。

隨後那吊墜光芒一閃,籠罩葉流雲全身,他身上的傷口立刻恢復得完好如初。

「傷口癒合了?這是怎麼回事?」

葉流雲大吃一驚,還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那黑色吊墜竟然又飛入他體內。

此刻,也許是剛剛受傷較重的原因,他意識越來越模糊,逐漸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