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逍遙醫仙
都市逍遙醫仙 連載中

都市逍遙醫仙

來源:掌讀520 作者:易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易安 陳秀容

簡介:母親身患重病,耗盡錢財,走投無路的他,獲得先祖傳承,搖身一變
一身醫術無人能及!從此逍遙自在
展開

《都市逍遙醫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走投無路


清晨的醫院格外的冷清。

值班護士叫醒了睡在重症監護病房外座椅上的易安。

「醒醒,小夥子。
這是易慧蘭的醫藥費清單,今天過後,卡里的餘額就不夠了。

易安緩緩的接過護士手裡的清單。

看着手裡的清單,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護士嘆息着說道:「你是不是該考慮把病人接回家了,腦出血患者,術後這麼長一段時間都醒不過來,確實已經希望不大了。

即將崩潰的他,雙眼獃滯,無力的搖了搖頭。

他的父親早在他還未懂事時就已過世。
剛剛大學畢業的易安,以為可以幫母親減輕生活壓力,可母親突如其來的重病,摧毀了一切。

巨額的醫療費根本就不是他這樣的家庭能負擔的起的。

短短半年來,已經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
高利貸以及周邊親戚朋友的錢也借了個遍。

「錢,還需要錢!」

易安拖着疲累的身體,緩緩起身。

望着病房裡插滿儀器針管的母親,易安無神的雙眼中閃過一抹堅定。

忍住哽咽,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語氣自然一些。

「媽,你一定會好起來的!一定可以!」

說罷,一抹淚水,轉身離去。

易安來到大伯家小區,剛準備進去,就碰到了出門的伯母陳秀容和哥哥易輝。

「媽,我可跟你說,那個新輝小區,綠化又漂亮!位置又好!價值還不貴,我們可得走快點,不然一會可就被搶光了!」易輝興沖沖說道。

看着逐漸臨近的二人。

還未等易安開口。

陳秀容就朝着易安滿臉嫌棄說著:「大清早的就看見掃把星,真是晦氣!」

「伯母,我媽的醫藥費不夠,能不能再幫幫我!」

想着母親每日高昂的醫療費和卡里所剩不多的餘額。
易安哽咽着說著。

陳秀容看着易安嗤笑道:「前兩個月剛借給你一千塊!還不夠?真當我們家是開銀行的了?

就你缺錢啊!我還缺錢呢!誰知道是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我這閑錢我幹什麼不好!

憑什麼幫你!」

易安頓時慌了!拉着陳秀容焦急的說著。

「伯母。
真的求你了,我媽等着錢救命呢!

我已經畢業了,等我工作賺錢了!一定第一時間還你!」

求求你相信我!」

陳秀容一臉嫌棄的甩開易安的手。

「誰讓你沒錢!沒錢還治什麼病!

什麼破親戚!張口閉口就是錢!」

易輝一把推開易安。

「易安,我們家可沒錢!新輝小區的小戶型我家都不知道夠不夠錢買呢!還借錢給你!」

「快滾開!耽誤了我買新房!我要你好看!

以後別來我家了!我可沒你這樣整天來借錢的親戚!」

說罷便拉着陳秀容快步離去。

看着逐漸走遠的二人,易安緊咬着牙齒!憤怒的攥緊了雙手。

其實他知道,再來借錢希望不大,可是他又毫無辦法。

想着曾經大伯父家買房子的時候,錢不夠,曾向他母親借錢。

母親二話不說直接拿了五萬給他們!

現在落難了,居然只肯借出一千塊錢!

真是世態炎涼……

沒有辦法,只能硬着頭皮去往找二伯家借錢。

念着病床上的母親,加快了步伐一路小跑。

剛到二伯家門口,就輕輕的敲了幾下門。

開口喊道:「二伯,是我。
你在家嗎?」

不一會兒二伯易耀華便開門了。

「是易安吶,這麼早來二伯這有什麼事嗎?早飯吃過了嗎?」

他拉着易安的手問道。

二伯的關心讓易安倍感溫暖。

「二伯,我媽的病情一直沒見好轉。
能不能……能不能再借我點錢。

易安哽咽的說著,強忍着眼淚沒有落下。

「唉。
好孩子,自從你媽病倒之後,可苦了你了。

二伯家的情況你也知道,上次拿給你們家的那十萬,已經是我們家所有的錢了。
」易耀華嘆息的搖了搖頭。

易安瞬間面無血色。

二伯的話猶如一把鋒利的劍!狠狠刺穿了他的心。

逐漸失去希望的他,眼神越發的空洞。

「我知道了二伯,那我就先走了。
」說罷,便準備轉身離去。

此時屋內響起伯母的聲音,「老易啊,這大清早的,你在跟誰說話呢?」

「老婆,是易安來了。

不一會兒,圍着圍裙的伯母就走了出來。

「易安吶,怎麼站在門口啊,有事進屋裡說呀,這傻孩子。
」伯母劉琴直接拉着易安往屋裡走。

劉琴看着神色憔悴的易安,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臉。

「沒錢了伯母。
我真的沒有辦法了!」

想着病床上昏迷的至親!各種負面情緒湧上心頭。

這一刻他徹底失控。

「該怎麼辦啊。
我真是太沒用了!」

易安抱着頭,痛苦的蹲在地上抽泣着。

「會有辦法的!」劉琴一邊說著一邊蹲下身子抱着易安安慰道。

久違的溫暖,讓他慢慢平靜下來。

看着易安痛苦的樣子,二伯一咬牙!

「易安!二伯有辦法!」說罷,便快步回屋。

不一會,就從屋裡出來。
手裡多了一張20萬的欠款字據。

「二伯家是真的沒有錢了,這是我之前的工程尾款,還未結清。

你拿着這個字據去德興建築公司,拿了錢之後給你媽治病吧!」

二伯遞過手中的欠款字據,拍了拍易安的肩膀。

「快去吧,孩子。
你媽會好起來的。

易安看着二伯手中的字據一時間手足無措。

此時,原本在飯桌上吃早飯的妹妹易涵,也回屋了。

從自己房間出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張銀行卡。

「哥,這是從小到大的壓歲錢。
你先拿去用吧!密碼是六個六!」說罷便遞給易安一張銀行卡。

「會好起來的!加油!」易涵上前安慰道。

易安顫抖的接過字據和銀行卡。

這可是二伯家全部的錢了!

連妹妹為了幫他都拿出了僅有的積蓄!

如此大恩!

無以為報!

心中太多的感激匯成熱淚流淌下來。

「謝謝!真的對不起!老是麻煩二伯,伯母!」

易安抬手抹去眼淚,深吸口氣。

退後兩步,重重的跪在地上。

「大家的恩情,易安銘記在心,他日若有可能,必捨命相報!」

說完就起身快步離去。

德興建築公司在清海市也是大名鼎鼎的公司。

一路快步奔跑的易安,累的渾身是汗,樣子也狼狽不堪。

門口的保安,看着一身狼藉的易安喊道:「喂!幹嘛的!沒事走遠點,別影響我們公司形象!」

易安拿出口袋裡的字據,說明來意。

保安一臉狐疑,接過字據正面反面看個不停。

「不會是假的吧!」

此時一輛霸氣的奔馳大G停在公司門口。

從車上下來一位華衣男子,一身筆挺的阿瑪尼西裝,擦的透亮的皮鞋,跟易安形成鮮明對比。

撇了一眼易安。

對着保安呵斥道:「閑雜人等趕緊趕走,影響公司形象!」

「是,陳經理!」

正當保安準備趕走易安的時候。

從副駕駛下來一位美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雙修長的美腿,在高跟鞋的托襯下,很是火熱。

身着白色低領T恤,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下身則是穿着一條短裙,大片乍現的春光,令人挪不開眼。

「咦,這不是醫大才子,易安嗎,怎麼在這裡?」美女一臉意外。

「這人你認識?」

「當然認識了,親愛的,這就是之前說我太過現實前男友。

陳鋒恍然大悟。

「噢,原來是前輩啊!」陳鋒一臉壞笑的看着易安。

張媚看着一身寒酸的易安道:「你來這裡幹什麼?」

易安深吸一口氣:「我是來拿工程尾款的。

張媚冷笑的說著。

「工程?尾款?連你這種窮鬼都有工程?修廁所的工程嗎?

我看你倒像是來打雜的!」

易安氣急,拿着尾款的字據遞給張媚。

「你!」

「這是尾款字據!」

張媚不屑的撇了一眼字據,根本沒有接過去的意思。

「跟你很熟嗎?拿給我幹什麼?誰知道是不是假的!

快點滾吧,一身邋遢樣!活像個要飯的!看到你就讓人噁心!」

「你好像惹我女朋友不開心了哦。

陳鋒一臉玩味的看着易安。

「她不開心,你可是會倒霉的!」

接過易安手裡的字據繼續說著:「你要知道,這個字據,是真是假全憑我的心情!

趕緊跪下給我女朋友道歉!

否則,這就是廢紙一張!」

面對二人如此羞辱!易安狠狠的攥緊拳頭,忍住不讓自己怒罵出口!

「對不起!是我嘴賤!

求求你幫幫忙,我媽正等着這筆錢救命!」

想着還在病房裡煎熬的母親!心如刀絞!

易安垂下頭,緩緩的跪在了地上。

憤怒與不甘的情緒彷彿要將他引燃!

看着跪在地上的易安,張媚一臉嗤笑的說道。

「我為什麼要幫你?不是說我太現實嗎?

你有骨氣!你不現實!所以你現在跪着求人拿錢救命!

錢吶,確實是個好東西,可惜你沒有!」

陳鋒哈哈大笑着。
「喲,這麼容易就跪了啊!可是不好意思!我改主意了!」

易安看着被陳鋒揉在手裡的字據,一股不好的預感襲來。

緊接着,陳鋒就將手裡的字據撕成了碎片。

易安大急。

「王八蛋!把字據還給我!」

爭搶中,陳鋒被推倒在地。

易安看着滿地字據的碎屑瞬間暴走!猶如一隻發狂的野獸一般,雙眼通紅。

這是他的希望,或許有了這筆錢,他就能撐到母親醒來,可轉瞬間被毀於一旦。

「混蛋!我殺了你!」易安怒吼着沖向陳鋒。

門口的幾個保安將陳鋒,張媚護在身後,對衝過來的易安飛起一腳。
直接將其踹飛。

「嗎的,敢跟我動手!給我打!打死了算我的!」陳鋒看着凌亂的西裝面露狠色。

只是學生的易安哪裡是這些保安的對手,不一會兒就被打倒在地。

憤怒的他不斷針扎着爬起!卻又不斷的被打倒!

不一會兒易安就承受不住,鮮血隨之而出,不一會兒就陷入了昏迷。

看着倒在地上昏迷的易安,陳鋒一腳又一腳狠狠的踩易安的臉上。

「嗎的,敢跟我動手!沒死過是吧!」

張媚看着昏迷的易安,眼裡沒有半分同情!

「走吧!跟這窮鬼計較太掉價了!」張媚不屑的開口道。

陳鋒提起皮鞋踩在易安的衣服上擦拭着血跡。

「真是出門沒看黃曆!碰上這倒霉鬼!

搞的勞資一肚子火!」

陳鋒摟着張媚一臉賤笑:「一會兒可得好好給我去去火!」

一邊說著一邊朝公司里走去。

誰都沒注意到的是,易安的鮮血順着脖頸流到了胸口上的玉墜上,那玉墜冒着青色的煙霧逐漸融入易安的身體,直至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