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醫貴婿
神醫貴婿 連載中

神醫貴婿

來源:掌讀520 作者:鬼面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鈴木次郎 鬼面具

簡介:鬼醫傳人江樹,為查孿生兄長死因,以兄長身份回國,欲要釣出幕後黑手,誰曾想剛下飛機,就被一個女人拉去登記結婚了
「你別過來啊,你再過來,我要叫嘍……救命啊
」 殺伐狠辣的王者,這個時候前所未有地慌得一批……展開

《神醫貴婿》章節試讀:

第7章 公證結婚


「他他他……他真是江陽那個廢物點心嗎?他怎麼敢……」

過了許久,夏芷萱彷彿才第一次認識了這個男人一般,結結巴巴地吼道。

庄映雪同樣有些怔忡,獃獃地回不過神來。

江樹輕掃了二人一眼,思量着哥哥的身份還要假扮下去,便淡淡道:「夏小姐,我江陽雖然只是莊家的一個養子,但也是個人,希望你能給予尊重,這也是對您自己的尊重。
您是名門淑女,應當注意平時的儀態涵養,不要辱沒了門風。
否則,這不是您一個人的恥辱,是整個家族的恥辱。

無言以對!

夏芷萱和庄映雪彼此對視了一眼,都驚呆了。

這還是那個唯唯諾諾的江陽嗎?如此不卑不亢,進退有度的措辭,絕不是當初那個膽小怕事的窮小子能說得出來的話。

他,沒有這個膽!

「你,不是江陽,究竟是誰?」

夏芷萱緊盯江樹不放,庄映雪也一下子心頭揪了起來。

江樹面上依舊平靜:「我就是江陽,只是這麼多年來,承蒙莊家照顧,不敢放肆,為莊家添惹麻煩。
但今日我既然已經決定與小雪私定終身,就豁出去了,不怕再多一些麻煩了。
夏小姐,其實這麼多年來,我真的很討厭你!」

「你……」

夏芷萱氣得臉都快歪了,庄映雪則是忍不住捂嘴偷笑起來,也打消了心中的疑慮。

「好了,芷萱,我來找你是有正經事的,我們要結婚了,你給我們婚前公證一下吧。

「真的不考慮一下了?」

搖了搖頭,庄映雪的面上滿是期待和幸福。

夏芷萱無奈,只好點點腦袋:「既然你都決定了,那我還能再說什麼呢?來吧,婚前財產公證,我保證給你做的滴水不漏。
以後你們要是離婚,莊家的財產他一分錢都別想分走,哼。

「不是我要公證,是他要公證!」

「啊?」

驀地,夏芷萱又懵了,莫名其妙地看向江樹:「他要財產公證?他家有個屁的財產啊?」

「不是財產公證,是夫妻協議。

搖了搖頭,江樹鄭重道:「我們是假結婚,要約法三章!」

假結婚?

夏芷萱狐疑地看向庄映雪,庄映雪苦澀地笑了笑,把所有一切告訴了她。

「原來是這樣,為了讓那個姓秦的死心啊,這我就放心了。
那麼,你們想公證什麼?」

這一次,夏芷萱說了你們二字,沒有再把江樹當空氣了。

江樹微微一笑:「第一,妻子庄映雪要時刻克制自己的衝動,婚後她不能做出逾越之舉,對我有不軌企圖,否則必將接受法律制裁!」

呃!

嘴角一抽,夏芷萱全身僵硬了,庄映雪也是目瞪口呆地看向江樹,一張雪白的面容逐漸燒了起來。

空氣,瞬間變得極靜。

江樹感覺到了氣氛的尷尬,看向她們道:「怎麼,你們對這第一條有什麼意見嗎?如果小雪不答應,我是不會同意結婚的。

「小雪,我想掐死他!」

搓了搓衣袖,夏芷萱登時氣笑了:「江陽,你是唐僧肉嗎?我們家小雪東江第一美人,會上杆子陪你上床?你這第一條還是人話嗎?我還擔心你趁着假結婚之便,對我們家小雪圖謀不軌呢。

「哎呀芷萱,別說了,羞死了!」

庄映雪把腦袋深深埋到了胸脯,整個臉頰都燙得通紅。

江樹想了想,覺得有理:「那好,雙方都應盡量剋制,不得有肌膚之親,可以吧?」

「可以……」

庄映雪的聲音小的像蚊子叫,夏芷萱已是氣得直搖腦袋了。

這個賤男人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江樹滿意地笑了笑,繼續道:「第二,婚後二人不得干涉對方的私事,否則立刻解除婚姻關係。

「好,本來就是假結婚,這個無所謂!」

庄映雪沒有出聲,夏芷萱替她答應了。

「第三,雙方婚姻關係以一年為期。
一年之後,自動解除婚姻關係,不得有異!」

「啊?才一年?」

庄映雪大驚,眼中滿是失落。

江樹雙眸微微噓了噓,以他的本事,頂多一年時間,不管對方是何方神聖,肯定能查出大哥身死的來龍去脈,為大哥報仇了。

如果一年後還沒有頭緒的話,師門的追殺應該也到了,沒必要再拖累這姑娘了。

「這三條雙方誰若違反,自己的全部身家就要盡數賠給對方,凈身出戶,不得有違,公證吧。

「全部身家?你這是想詐騙呀!」

聽到他的話,夏芷萱當即火了:「江陽,你一個山裡出來的窮小子,有個屁的身家?你家那兩百畝果林,還是莊家出錢幫你們包的。
結果這條約誰違反了,就要把家產都賠上。
莊家的資產可是過億啊,萬一你套路我們家小雪呢?想得倒美!」

是么,原來莊家資助我們家包果林了啊,那爹媽的日子應該過得還湊合了。

江樹不由笑了笑。

只可惜我在海外那五千億的零花錢一直被師父盯着,得想辦法弄進國來啊,呵呵。

「怎麼,不答應嗎?那就算了!」

「我答應!」

庄映雪趕忙道:「就算只有一年夫妻,我也想跟你過下去。

「是么,那就簽合同,領證吧。

江樹看都沒看庄映雪一眼,夏芷萱恨得直咬牙:「小雪,你怎麼這麼傻,太委屈了!」

「行了,趕緊擬合同吧。

庄映雪只露出一副幸福的笑容:「我相信江陽哥的人品,不會害我的,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人長大是會變的,小傻瓜!」

翻翻白眼兒,夏芷萱見庄映雪一直堅持,只好妥協,擬定了合同,做了這個公證律師,並負責把協議帶到公證處公證。

待雙方簽好條約後,便馬不停蹄地去了民政局。

啪!

隨着一記紅印蓋下,庄映雪和江樹的結婚證新鮮出爐。

「祝二位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工作人員將結婚證遞給了二人,看着上面的結婚照片,庄映雪輕輕撫摸了一下,笑了,一生的心愿總算了了。

「江陽,我們今天領證結婚,是大喜事,你應該開心呀,怎麼一點表情都沒有?這麼嚴肅?來,給夫人笑一個?」

我開心不起來,總覺得對不起大哥,唉。

苦笑着,江樹無奈搖搖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