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假死後我從替身變成了白月光
假死後我從替身變成了白月光 連載中

假死後我從替身變成了白月光

來源:掌讀520 作者:慕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淺 蕭景遲

簡介:  慕淺用了很多年去喜歡蕭景遲,但是慕淺知道,這個男人從來都不屬於她
  蕭家的人也覺得她厚顏無恥,是一個勾引蕭景遲的狐狸精
  所以慕淺不奢望蕭景遲會愛她,直到他心頭的白月光回來了
她便接受了,體驗了一場烈酒燒喉,煙入肺腑的疼痛
  後來一場劫難,在他的面前親自帶走了慕淺
  ……  後來的後來,有人戒了煙,戒了酒
  也戒了身邊那些鬧人的鶯鶯燕燕
她親手種的玫瑰花也開的鮮艷美麗
展開

《假死後我從替身變成了白月光》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打一巴掌給一顆糖


慕淺進門的時候就看到了正坐在沙發上抽煙的男人,她眉眼微動,像是有什麼心思快速划過,最後也只得收斂了起來。

若無其事的跟往常一樣脫下鞋子,換上拖鞋才走進來,不同的是,今天她的右臉上有一片腫起來的巴掌印。

慕淺徑直走到蕭景遲身旁,嗅到煙味兒,又往旁邊挪了挪。

蕭景遲抬眼,一下子就看到了慕淺臉上的痕迹。

「誰打你了?」男人不可察覺的擰眉。

「還能是誰?」

不就是蕭景遲那囂張的妹妹?

那丫頭明明看不慣她,卻又趕不走她。

前提是慕淺真的讓蕭景遲沒有覺得麻煩。

慕淺摸了摸右邊臉頰,吃痛的咧嘴,這丫頭片子出手還挺重。

蕭景遲臉上冰冷的要命,隨口一句,「沒打回去?」

「不然?」慕淺挑眉。

男人的眸色深邃,「以前有人打你,你不也打回去了嗎,今天怎麼沒還手?」

蕭景遲的話顯得有些明知故問了。

「如果那人不是你的妹妹,我或許還真的會打回去。

言下之意就是:跟你有關係的人都會心軟放過。

女人聳肩,樣子有些無奈。

蕭景遲不是聽不明白,慕淺也沒跟他多說,因為臉上的一巴掌痛的她說兩句話都有些困難,而那蕭家丫頭一副驕縱蠻橫的樣子也讓她覺得難搞。

對於她臉上的巴掌印,蕭景遲並沒有說很多,又恢復成方才那樣安靜,手指中夾着的煙也燃盡了。

蕭景遲彷彿是直接無視了她的存在,就這麼對着筆記本電腦開着視頻會議,慕淺知道他做正事的時候從來就是心無旁騖。

不過,就算平常,他也是對她不屑一顧的。

慕淺本來是拿出桌子底下的醫藥箱用藥膏擦拭着自己的傷的,有些痛,她還是忍得了的。

可是過了一會兒,她的眼神就挪了位置。

他冷峻傲然,面色冷情,整個人是慕淺這幾年來無限重複見過的模樣。

慕淺還是忍不住用眼角瞄了蕭景遲好幾下。

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長得是真的好看。

蕭景遲是蕭家的老二,雖然是這麼排着的,但是蕭家的那些人都沒有他好看。

像這樣高貴的男人或許不會為任何人折腰,那些女人們都趨之若鶩,理所應當的享受了諸多尊容,

不,許是因為她不是他的心上人罷了。

慕淺很有自知之明的,尤其是她這樣靠着小時候定下來的婚姻綁住蕭景遲的人,罪不可赦。

狗血的婚姻關係,卻讓她每天都在慶幸能呆在這裡。

可這幾年她都很聽話,從來沒讓蕭景遲擔心過,讓蕭家沒有理由給蕭景遲換一個妻子。

後來蕭景遲也習慣了她的乖巧和聽話。

怕是這個男人心裏頭一直恨死她了吧。

開完會以後,想問問今晚他在不在家吃飯,

張了張口,慕淺口中還未說出來的話倒是讓蕭景遲誤會了。

他從衣兜里拿出一張卡,然後丟到慕淺面前,開口:「十萬,你母親這個月的手術費。

他知道怎麼安撫慕淺最簡單的方式,說來說去也只有錢。

蕭景遲給她多少錢,她從不介意,收着就是。

一巴掌換了十萬,怎麼著都是她賺了,反正這男人也不缺錢。

慕淺淡定的把銀行卡裝在口袋裡,也不計較臉上的傷,剛剛還沒有說出去的話也懶得再說,反正她的目的也達到了。

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花了點兒時間,下樓的時候已經沒看到蕭景遲的身影了。

抬頭看了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這麼晚了還出門,看來是去會哪個小情人吧。

有些失落,不過也被她輕鬆的掩埋了過去。

陳管家買菜回來的時候就看到慕淺坐在沙發上失神,走進一看,就發現她臉都腫老高了,他嚇了一跳,「少奶奶,您臉塗藥了嗎?」

「嗯。

慕淺有些不太想說話,不過還是禮貌性的回應了。

她以前也被人打過,火辣辣的疼痛讓她還了手,最後還是蕭景遲帶人才把她從拘留所保釋出來。

晚上十點多蕭景遲還沒有回來,陳管家做好飯喚她。

慕淺剛搬進來的時候也奇怪過,為什麼一個男管家廚藝那麼好,後來也釋然了,反正她挺喜歡吃陳管家做飯。

不過慕淺在餐桌前勉強的吃了一點兒,然後就上樓了。

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所以想提前休息。

結果有些失眠,就算睡著了也睡的不熟。

過了幾個小時,身旁的位置塌陷了下去,下一秒就有人把她翻了個身。

慕淺醒了,也已經習以為常了,並沒有掙扎。

只不過這一次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了傷,所以有些不情願。

蕭景遲察覺到她不情願,動作也沒有停下來。

半個小時之後,他才拉開床頭燈,然後和平常一樣抱着慕淺一起去沖了個澡,回到床上的慕淺又是沒力氣,就連喘氣也粗了些。

她吃力的癱在床上,軟軟的說,「我還以為你對着我這張臉是做不下的,看來關了燈也沒什麼差別。

她想,如果她是男人,或許下不了手。

不過關了燈,確實也沒差別,怪不得剛剛上床的時候也沒有開燈。

蕭景遲坐在她旁邊,淡定的拿出根煙來,聽到她的話,視線落在小女人的臉上,想了想,又收了回去。

沒回答慕淺的話,他眉目冷淡的說,「明天去蕭家,早點起。

這不是商量的口吻。

看來是今天發生的事叫蕭家的人知道了。

雖然跟她倒是沒什麼關係,不過……

加上今天被蕭家的人打了一巴掌,還不過一天,就又要去見那幾張臉了。

「你都已經說了,難道我還能不去?」

蕭家的人大多數都是不喜歡她的,畢竟娶了慕淺,慕家欠的債、要的錢,都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甩掉的,誰都不想跟這樣的家族扯上關係。

慕淺的聲音和態度都不溫不火的,生怕惹惱了蕭景遲就沒人給她錢了。

身旁的人躺下,也不知是不是難得回來睡一夜,慕淺竟然還睡熟了,一直到第二天陳管家來敲門的時候她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