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首富嬌妻從撿垃圾開始
重生之首富嬌妻從撿垃圾開始 連載中

重生之首富嬌妻從撿垃圾開始

來源:掌讀520 作者:寧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憐 現代言情 顧珏

簡介:辛辛苦苦做實驗,一朝回到解放前寧憐萬萬沒想到,自己只是睡了一覺,就遠離了空調西瓜wifi的美好生活成為了一個靠撿垃圾為生的——垃圾小妹自閉不過一瞬,寧憐兢兢業業撿垃圾,然後撿回來了一個高冷小哥哥小哥哥潔癖又高冷,但是純情趴了二十多年的老鹿砰砰的跳老牛吃嫩草真香展開

《重生之首富嬌妻從撿垃圾開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報酬


陽光西斜,刷滿文明標語的圍牆裏面垃圾堆砌成山,沿着牆根聚着大堆狂歡的蟑螂臭蟲,腐壞惡臭的味道能把過路的人嗆得眼淚直流,加快離開的步伐。

寧憐被這股腐爛惡臭的味道嗆得出了眼淚。

屐拉着露着腳趾的43碼回力布鞋,拿着根銹鐵棍扒拉着垃圾山。

「天天都是老樣子,咋沒點新貨?」她的聲音悶悶的,因為鼻子用碎布塞着,饒是如此這味道都能直衝進天靈蓋。

省城的垃圾車已經好幾天沒有開到縣裡扔垃圾了,再不來點新東西修修換錢,她這幅身體的親媽恐怕就撐不住了……

「哎——」

她寧憐,一個21世紀的剛剛畢業就遇上災情從而肄業在家的大學生,何德何能就成了穿越大軍的一員,穿到了這個歷史書上並沒有的時代?

成為了這個同名同姓的小可憐,不僅家徒四壁,炕上還有個重病的老媽要照顧!

逼的她不得不用這雙焊接機械的手,來這惡臭的垃圾場淘淘賺錢的路子。

「叮——」

銹鐵棍子碰到了金屬,發出獨特的聲音,寧憐的眼神立刻就亮了!

俯下身子用小臟手扒開上面的垃圾,同時小心的保持着自己的平衡,這垃圾山可不是鬧着玩的,要真是不小心陷進去了,小命就沒了。

東南角那的大老鼠就曾拖出來過一根白森森的骨頭,她很希望不是人的……

「摸到了!」

寧憐將那金屬質感的東西拽了出來,東西不大、四四方方,竟然是個收音機?

乖乖!這附近她掃蕩了不下十遍,竟然漏了這種大貨!

痛快的用撿來的小螺絲刀拆開檢查了一番,發現只是電池扣鬆動了而已,只需要用鐵片固定住,就跟好的一樣!

寧憐放聲大笑,這玩意在縣城裡可是稀罕物件,拿出去賣了那她娘的病就有錢治了!

笑得太投入,猛的一回氣,臭氣順着口腔灌了進去——

「嘔!」

淦!垃圾場這臭味遲早把她也腌入味了。

收穫頗豐,寧憐正準備走,結果就聽見汽車轟油門的聲音!

省城的垃圾車!這聲音她一定不會認錯,畢竟只有那輛車的玻璃鬆動成那樣還不修,離着老遠就聽見玻璃嘎啦嘎啦的響。

寧憐把收音機寶貝似的放進挎包里,往「卸貨口」走去。

今天她來得早,撿垃圾的同行都還沒來,這一車的寶貝她能撿頭茬了!

不過她速度得快,不然等那些同行來了,她連個尾巴都摸不着!

想到自己自穿越過來後與同行「鬥智斗勇」的日子,寧憐只想摸把辛酸淚。

在寧憐想這些有的沒的的時候,垃圾車已經把後車廂裏面的東西全都倒了出來。

各色垃圾滾落而下,發出陣陣悶響,寧憐回過神,一雙眼睛盯着那傾瀉而出的垃圾——先盯好,一會兒直接動手!

只是整個後車廂都快倒空了,寧憐也沒瞧見一個頂值錢的,心裏不免失望。
不過想想這都是人家扔掉的垃圾,頂值錢的,人家也不捨得啊!

嘆了口氣,寧憐走上前去想要翻一翻剛倒出來的垃圾堆,誰知剛走出一步,一個鼓囊囊的麻袋衝著她迎面滾出來。

寧憐心裏一驚,忙抬腳要躲開,然而已經來不及。

麻袋帶着一股巨大的衝力撞上寧憐,帶着她瘦弱的身子不斷往後滾,直到撞到牆根才堪堪停下。

該死的!

心裏咒罵一聲,寧憐費力推開麻袋,這一動作,便是發覺有些不對勁。

裏面似乎不是裝的什麼垃圾,而是一個......人。

寧憐起身正要去一探究竟,卻聽到腰間傳來稀里嘩啦的撞擊聲。

她腰間是挎包,挎包里是她剛撿來的收音機......

一張髒兮兮的小臉立刻變成苦瓜臉,寧憐顫抖着手打開了挎包,果然,那原本還有救的收音機,如今已經散架了。

如果是在她穿越前,她有工具,還能修一修,現在?

呵呵。

寧憐氣得不輕,轉身就對着那麻袋踢了一腳,怒道:「都怪你!」

落腳卻是有些綿軟,寧憐立刻就想到自己剛才的猜測,膽子立刻就小了。

「不會真的裝的屍體吧?」

又看了看挎包里散架的收音機,寧憐咬牙,伸手去拽那麻袋口——就算是屍體,她也把屍體上面值錢的東西扒了拿去還錢!

她等得,原身的娘可等不得了!

麻袋口系得並不緊,寧憐一用力,繩子就鬆開了,接着一顆人頭出現在寧憐眼前……

「我擦!」

寧憐驚呼一聲,爆出一句國罵。

「真是死人?」寧憐手抖得厲害,但想到原身快病死的娘,終究還是又靠近了那麻袋幾分,正要伸手去把人撥弄出來,看身上有沒有值錢的東西,就發現這麻袋裡的人胸膛還在起伏。

寧憐又是一驚,但這次穩重多了,藉著月光她也看清了袋子里的人。

是個模樣俊秀的少年,嘴裏被塞了一大團棉布,嘴角都被撕裂出血了,眼睛微閉,眉頭皺得死緊。

也許是感受到了垃圾場的「芬芳」,少年緩緩睜開了眼睛,臉色極其難看。

寧憐把少年從袋子里拖出來,一眼就看見了少年乾淨的白襯衫,心中立馬打算起來。

瞧這少年的樣子,可不是普通人家......

少年因為寧憐的動作,臉色愈發難看——也有可能是忍不了垃圾場的「芬芳」。

寧憐看着少年慘兮兮的樣子,終於有了一絲善心。
她伸手把少年嘴裏的棉布扯出來,然後取了兩個角塞進他的鼻子里,「用嘴巴喘氣。

顧珏吐出一口血沫,警惕地看着面前髒得看不清臉的少女,「你是誰?」

「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寧憐挑了挑眉,指了指那堆垃圾山,道:「看到了嗎?臭小子,如果不是我,你現在就在那堆垃圾山下,挖都挖不出來!」

「哦。

顧珏冷淡的收回眼神,眼睫微垂,掩去其中翻湧的情緒,手中也還不斷掙扎,想要掙脫上面的束縛。

那些人,是衝著試驗數據去的......

想要拿自己威脅爸爸么?

還有那些保護試驗人員的警衛員,為了掩護他離開,全都犧牲了......

顧珏眼裡閃過一絲痛色。

「喂!臭小子!」

寧憐不滿地瞪着顧珏,「你剛剛有沒有認真聽我說話?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得報恩你曉得不?」

面前少年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但看穿着模樣,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家的孩子!

不趁其難挾恩以報,她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被寧憐的聲音喚回神,顧珏微微蹙眉,看向寧憐,「把繩子解開。

他語氣冷硬,就和命令下屬一樣。

寧憐心裏有些不舒服,但想到給這少年解開束縛,自己就能拿到報酬,也就忍了。

走上前給少年解開繩子費了好一番功夫,寧憐站起身,美滋滋地等着他掏兜。

結果看少年活動了好一會兒筋骨,也不見少年有所動靜。

「報酬呢?」寧憐手往少年眼前一放,有些急。

顧珏看着面前髒兮兮的小手,眉頭皺得更緊了,側身往後避了避,「什麼報酬?」

寧憐不開心了,語氣也重了不少,「臭小子,我救了你,你讓我給你解開繩子,不就是要給我報酬嗎?」

顧珏抬眼看着寧憐,猶如在看一個傻子,「我只是叫你解開,並未承諾你隻言片語,你若不願,可以拒絕我。

寧憐只覺得自己滿腦袋問號,心裏無名之火開始熊熊燃燒,就在她打算武力鎮壓的時候......

少年站起了身。

足有一米八的身高,是寧憐上輩子加這輩子,都達不到的高度。

寧憐憋屈地打消了武力鎮壓的念頭,內心悲憤欲絕。

狗男人!

真狗!

啊呸!

狗都沒他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