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帥歸來
龍帥歸來 連載中

龍帥歸來

來源:掌讀520 作者:龍天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青竹 奇幻玄幻 龍天雲

簡介:一紙鎖龍盟約,他不得不退役,然而歸來當天卻意外上錯美女總裁的車,對方還非他不嫁?龍天雲摸了摸臉無奈感嘆:都是太帥惹的禍啊
展開

《龍帥歸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很欣賞你的誠實


「緊急新聞,迫於各方壓力,軒轅國不得不做出讓步接受鎖龍盟約,龍帥龍天雲,被迫退出軍部,三年內不得動用任何軍部力量,包括其龍血軍!」

消息一出舉國嘩然,民眾紛紛抗議,因為對他們來說,龍帥龍天雲不僅是戰神,更是心中的偶像。

曾幾何時,龍天雲率領龍血軍,北擊雪國,東破扶桑,西滅眾地下黑暗勢力,甚至一度在域外戰場粉碎十八國聯手,殺敵百萬。

長刀策馬平天下,千里兵戈血染天!

正是龍天雲的強大,讓世界諸國感到恐慌,於是聯合起來抵制,最終軒轅國迫於壓力,被迫簽訂鎖龍盟約。

所謂鎖龍,鎖的就是龍天雲這條龍!

在西方看來,龍是強大與邪惡的代名詞,當盟約簽訂那一刻,他們終於放心了。

而作為當事人的龍天雲,此刻卻已獨自乘坐南下列車,悄然回到了南境鐘山小城。

「八年戎馬,熱血雖難涼,離開就離開了吧。

龍天雲沒有悲傷落寞,腳踏軍靴隨着人潮緩緩走出去,只是剛到街口一台紅色保時捷忽然來了個甩尾停在他面前。

「軍靴軍褲軍背心,外加部隊標準寸頭,看樣子就是你了,還愣着幹什麼,來不及解釋了快上車!」車中女子喊道。

龍天雲愣住。

車裡女子芬芳妙齡,一頭瀑布般的長髮烏黑髮亮,筆挺的鼻樑顯得五官立體精緻,身穿職業緊身短裙,將她胸前那沉甸甸的飽滿高聳凸顯。

顯然,這是個美女,並且還是位絕色佳人。

龍天雲不動。

車裡美女蹙了蹙眉道:「虧你還是當過兵的,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的,還怕我吃了不成?」

聽了這話,龍天雲拉開車門一屁股坐進去。

戎馬這些年他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即便這是某些暗黑勢力的美人計,他也無所畏懼,最後誰吃誰還不一定呢。

長發美女腳下油門一踩,車子衝出去,這才道:「想必你已知道我名字,葉青竹,情況特殊待會到了後你不要多說,一切看我臉色行事。

龍天雲剛想說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只是這時對方手機響了起來。

「喂,寶寶,人我已經接到了,放心吧,一切照計划行事。
」說完她便掛斷電話。

龍天雲索性不再開口,心想姑且看你耍什麼把戲。

葉青竹卻是一邊開車,一面偷偷打量着他,有好幾次甚至因不專心差點釀成車禍。

龍天雲實在看不下去,於是問:「我帥么?」

葉青竹俏臉一紅,不過轉瞬就恢復常態。

當然她不得不承認,旁邊這男人確實很帥,一米八的身板修長挺拔,寸頭下的臉看起來英俊剛硬,尤其帥氣中還透露出一種要命的邪魅。

她忽然想到了閨蜜暖寶寶平日在議論男人時常說的一句話:「這男人看起來很瘦,但摸起來卻很有肉!」

很顯然,副駕駛這個男人,就是這種類型。

看到對方還在打量自己,龍天揚起嘴角道:「想看就大膽看,用不着偷偷摸摸的,不收費!」

葉青竹頓時一陣無語,心想既然不收費你也用不着說出來呀,難道我不要面子的?

當下一來氣,腳下油門一踩車子直飆出去,半個時辰後駛入郊區湖畔小區,在一幢奢華別墅前停了下來。

「走,下去,記住待會千萬別亂說話。
」葉青竹說了一聲推門下車。

別墅院子里停滿了豪車,非常熱鬧,一群人在大廳嘰嘰喳喳交談,兩人剛走進去,幾個中年貴婦便圍了過來。

「青竹,男朋友帶回來了?」一名體態雍容的婦人問道。

葉青竹蹙眉:「怎麼回事兒二嬸?今天家裡來這麼多客人?」

二嬸道:「大家不是聽說你今天要帶男朋友回來,所以都想着趕來看看,恰巧今天你二叔,請了省城幾位名醫過來給你爺爺看病,所以人就多了點。

說著幾名貴婦人的目光就落到了龍天雲身上,上下打量好像要把他看穿似的。

面對這幾個明顯身份顯赫的貴婦人的打量,若是尋常人鐵定已局促不安,然而龍天雲依舊神色如常,只是他已知道,對方在車站的時候大概是接錯人了。

他剛想解釋,一名渾身珠光寶氣的婦人上前問道:「青兒,這就是你所說的男朋友?他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的?」

葉青竹怔住了,因為她忽然發現自己竟忘記閨蜜給她介紹的這個男朋友叫什麼名。

「我叫龍天雲。
」他只得開口解圍。

「龍天雲是吧?看樣子應該是當兵的,在部隊具體做什麼,是什麼職位,家裡又是什麼條件?」那珠光寶氣的貴婦人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

龍天雲反問:「這重要麼?」

他很反感這種居高臨下的語氣,也不知對方哪來的優越感。

貴婦人揚起嘴道:「如若你只是個尋常路人,那自然不重要,我甚至都懶得過問半句,但你若作為我女兒的男朋友,那當然就很重要了!」

葉青竹不依了,嚷道:「媽,他才第一次上門,用不着這樣吧?」

「正是第一次上門,所以才重要,我可說好了,家裡不反對你找男朋友,甚至因你爺爺病重,大家都催促你快些找,但這不代表能隨便,咱們葉家什麼身份,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這個門的!」

葉母冷喝着,轉頭看向龍天雲,傲然道:「為人父母不容易,這一點,想必你應該能理解吧?」

龍天雲不由笑了:「是的,這一點,我非常理解。

葉母也在笑,咧嘴道:「你倒是識大體之人,說吧在部隊任職什麼,家裡什麼條件?」

龍天雲習慣性露出邪魅笑容:「實不相瞞我既不是權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父母下崗工人,在部隊也只是殺豬的。

說到這裡,他聳了聳肩揶揄:「咱們做人就應該誠實,即便出身低微也不能撒謊,您覺得呢?」

「你說得對,我很欣賞你的誠實!」葉母雖然還在笑,但面色卻已沉了下來。